我,29歲身價800萬,31歲負債680萬,是上帝的寵兒,也是上帝棄兒

這是我們講述的第22位真人故事


口述丨顧磊明

編輯丨蘇 蘇

我叫顧磊明,自稱小明@破產創業小夫妻第一人也是網友們對我的愛稱。

我的故鄉是美麗的云南大理,今年34歲,我的故事,從22歲開始。

在我22歲到30歲之間,我把錢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并不是我一味地往錢眼里鉆,而是我這8年之間經歷了小富到衰落再到大富再到再次衰落的起起落落過程,我小富的封頂有多高,我衰落時的低谷就會瘋狂翻倍,墜入深淵。

二十多歲的我,那時候顏值還在線

01

我上面還有個姐姐,不是什么富家子弟,但從小至少家里也能做到吃穿不愁。因媽媽工作調動,舉家從大理遷移到昆明生活,從3歲起我便在昆明生活。

小時候的我

這期間有個小插曲,在從大理遷往昆明前,我們家把在大理古城1400平方米的宅基地以6萬元的價格出售(現在售價3000萬),買了昆明一套90平米的商品房(現在售價70萬),如果算上這部分的損失,那我后面的發家和負債也就一個零頭的事。

開個玩笑,上帝視角那是上帝的事,從現在往回看過去的一些決定,誰還不是個傻子呢?

2009年我22歲,剛大學部畢業,做著一個月1200的房地產前期開發工作,那時的我想過更好的日子,想要大房子想要車子想娶漂亮的媳婦,但腦子里沒什么切實可行的東西。

我陸陸續續地換了好幾份工作,后來陰差陽錯走進酒店行業,工資也由1200元漲到了2200元,每個月還能有點結余,還不錯。

進入酒店行業后,我跟著老板回到大理,我們去的地方是雙廊,那時的雙廊不像現在這般出名,就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漁村,連我一個大理人都不知道的地方,可見當時的雙廊有多冷門。

但雙廊“背靠蒼山,面臨洱海”這得天獨厚的優勢注定藏不住,我們在那住了一天,身心得到了巨大的滿足。

我的第一家客棧,這是當時雙廊最大的客棧,而我是這一帶最年輕的客棧老板

那時雙廊的民宿沒幾家,恰逢暑假,我找老板一打聽,這些民宿都住滿了人,并且價格不菲,我敏銳地嗅到這是個發家致富的好機會

我留了一個在建設中民宿老板的電話,其實當時我沒錢也沒什么本事,這個電話號碼更像是個雞肋,取之無用,棄之可惜。

但就是這么一個電話號碼,成了我前半生的第一個轉折點,民宿老板找到我,說民宿不想自己經營,想找個專業的人來打理,月薪5000,問我考不考慮。

2200到5000,直接翻了一倍有余,并且雙廊這地方景色優美,民宿我也看過,有模有樣,各方面對我的誘惑都太大了,我二話沒說就答應了。

在我滿心歡喜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高薪工作時,民宿老板又給我打了個電話,一盆冷水潑得我觸不及防。

民宿的幾個股東商量后達成一致,請人管理不如直接租出去省事,于是我的工作便泡湯了。這時他反問我,有沒有意愿租?

這下把我激動壞了,這個發家致富的機會等同于直接砸我頭上了呀

在我面前最大的問題就是資金問題,民宿裝修尚未完成,需要自己墊款裝修,還要繳納租金,一年租金60萬,第一次支付半年租金和裝修款,總共需要35萬元。

我把我的想法告訴家里人,但23歲的我顯然沒什么說服力,家人、朋友沒一人支持我,23歲的愣頭青能有什么好決策呢,更何況這涉及到35萬元啊!

可我就像被下了降頭似的,死死咬住這個機會,在我的軟磨硬泡下家里給了我8萬元,剩下的資金借不到,我就去借了30萬的民間高利貸,一個月利息一萬二。

我以為錢到位就等著水到渠成就行,可我還是太年輕了,老板豈是那么容易當的?裝修要親自上手,這對我這個門外漢來說無疑是一種困難,每天忙得昏天黑地,這期間我暴瘦14斤。

最開始民宿的樣子

熬了兩個月后民宿開始步入正軌,但對我來說一切都是新的,除了一點酒店管理經驗,經營上我可以說是毫無頭緒,卻又得硬著頭皮上。

一開始我把600元一晚的房間100元就掛了出去,但我還是開心得像個孩子,我的民宿終于開始賺錢啦!

民宿開業三個月后,我凈賺20萬,連我自己都難以置信,錢會來得這么快,按照這個形式發展,我不僅很快能還完高利貸,還能很快實現暴富。

02

在我的民宿經營漸入佳境時,我攤上事了,或許這是民宿老板早就給我下好的一個套

三個月剛過,就有個人拿著營業執照找上門來告訴我這是他的地方,我無權經營。

一個股東跳出來說他們內部鬧翻了,這個地方不租了,讓我趕緊收拾東西走人,威脅無用他們便到工商局舉報我無證經營,民宿被查封,接著他們找黑社會上門威脅,報警警察來了他們就撤,警察一走他們后腳就到,大門被他們強行砸開……

當年找到媒體報道我的慘狀

那時的我才24歲,哪經歷過這些,整個人傻了眼,每天晚上我都在想,完了,我和媽媽會不會死在這里。但這地方是我花錢租下來的,裝修、經營也都是我一手打理起來的,我不可能輕易把它交出去。

在恐懼中生活了一段時間后,我的心理防線徹底崩潰了,安全起見,我還是先帶著媽媽回到了昆明。

年輕氣盛的我被現實社會一番摧殘后我徹底崩潰了,我聽不進任何人的話,患上了抑郁癥,每天把自己關在屋子里不愿見人,不愿面對任何人,但我的家人并未放棄我,他們不斷開導我、鼓勵我,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慢慢走了出來

走出來后我找律師、收集證據,拿起法律武器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哪怕最后官司輸了也不能讓壞人這么輕易得逞。

8個月后,我勝訴了,二審判決下來,我聲淚俱下,我贏回了我的客棧,贏回了我的尊嚴!

03

重回民宿,看著熟悉的環境,感慨萬千,在經歷這一系列事情之后,我成長了許多。

排除萬難后,我又過上了日進斗金的生活,毫不夸張地說,25歲的我已經做到年入百萬。買車、買房,這些我統統在同一年安排上了。

那一年仿佛財神爺格外照拂我們一家,我的姐姐做嬰童用品也是做得風生水起,一家人成了左鄰右舍羨慕的對象。

在一家人沉浸在有錢、被敬仰的光環中時,欲望的潘多拉魔盒已經悄然打開。

這段話是我在回想那段時光時寫下的:

“有一句話說得好,當你一個月能賺一千元的時候,你覺得你一個月能賺五千就已經足夠了,但當你一個月有五千元的時候你就想一個月賺一萬。人的本性,其實就是這樣,永遠不知足。所以在我一個月有10萬收入的時候,我覺得不夠,我有了奧迪,我覺得我要瑪莎拉蒂,我有了房子,我覺得我要別墅,我要一年賺500萬該多好。”

我開始不滿足一個月賺10萬的生活,現在正是民宿蒸蒸日上的時候,民宿做得越大,意味賺得越多,況且我也不滿足于租別人的地,我要蓋一棟自己的民宿

手上有100萬,但我想要蓋500萬的民宿,且在貪婪心的作祟下我不想找合伙人分一杯羹,我總覺得只要民宿蓋起來正常營業,收入又能翻一番,年少輕狂只幻想著賺更多錢,卻忽視了把所有雞蛋放一個籃子里的風險。

我租下了一塊地,一次性給了20年的租金,剩下蓋民宿的錢全靠貸款,這么做的代價就是我每個月要付18萬的利息,但比起自己的宏偉藍圖,這點利息算不了什么,于是我在自己的完美想法中越陷越深。

04

一年后,我的宮殿土建剛完成就傳來一個致命的消息:當地出臺新政策,正在建沒有開業的客棧,一律停建,無限期等待。除了等待我沒有別的辦法,而高額的利息壓得我已經有些喘不過氣來。

此時噩耗再度傳來:姐姐因為非法貸款惹上了官司,而且所有不利的證據都指向她,她如日中天的生意不復存在,并且還被判刑五年。

姐姐這幾年陸續在外面欠下了幾百萬的貸款,東窗事發后債主們統統找上門來。姐夫和小侄女被逼無奈只能暫時住到我家里來,但欠的債終歸要還,姐姐犯下的錯,總得有人承擔。

爸媽早已老去,小侄女還懵懂無知,這份責任我義無反顧地扛了下來。我們賣了家里的兩套房子,一家人開始租房過日子,這還不是最慘的,我的老民宿合同即將到期,新民宿沒錢遙遙無期,似乎這幾年的繁華只是上天跟我們開的一個玩笑,當他收回這一切時,還把原有的一切作為利息一起剝奪走了

女朋友和我分了手,而立之年,我不是歸零,是負數

05

我二十多歲的人生就是不斷經歷起起落落的過程,再次面對困境時內心強大了不少,哪怕這次困境比之前都要大很多,我也堅信只要活著,擁有健康的身體就能慢慢解決這些問題

變賣家中房產后,姐姐的民間借貸已經還得差不多,剩下的就是欠親戚的幾百萬,我自己的貸款也基本償還完畢。

這時好消息傳來,新政策出臺,之前停工的民宿可以繼續建設,上天又給我打開了一扇窗。

此時的我也想通了,不再妄想著自己一口吃胖,我找到合伙人入股我的新民宿,有人入股才有錢繼續建設,只要民宿重新開起來,一切都會慢慢好起來的。

新民宿開業后,如我所愿,賺的雖然沒那么多,但至少看到了償還債務的希望,錢雖然比之前少,慢慢積累,債務過幾年也能償還完,這個民宿承載著我的期許,也承載著債主和我家人的期許

經歷了這么多事之后,我們一家人感情更深厚了,每個人都盤算著自己的工資能為這個家做點什么,房子散了,但家還在。

那時候的自己還真有點小白臉的樣子

06

想必很多人都聽說過楊麗萍3500萬的房子——“太陽宮”和“月亮宮”,這兩個宛如人間仙境的宮殿便是位于大理雙廊,而很多人也知道,這兩個宮殿曾被政府點名整治,或將面臨拆除,這一年便是2017年,我30歲。

2017年為了保護洱海及其周邊環境,政府啟動三退三還工程,對洱海附近的400多家客棧進行拆除,我的民宿,沒到拆除的地步,卻也要暫停營業。

民宿再次停業

暫停營業意味著我的收入來源又斷了,而這僅僅是在新民宿營業后的半年,經濟來源斷了,余下的幾百萬債務該怎么償還?

我要賺錢,我只想賺錢,用任何的方式,只要不犯法的事情我都做。”徹夜難眠時,我的腦海里只有賺錢兩個字,被債務纏身的我除了錢這俗物想不到別的。

07

特別的緣分

我清點自己的家產:一輛奧迪車,一個民宿,民宿只能等政策,車子能干什么?

我想起了無意間看到的直播——一個我曾經看不起的未知行業,但現在的我不想再去考慮這些,沒什么比賺錢更重要的了,何況這還是個0成本投入的項目。

于是我效仿其他主播,開著奧迪車做滴滴,搭一些美女乘客有意無意地搭話。

緣分就是那么奇妙,我和我妻子的第一次相遇就是在我做著滴滴開著直播的時候認識的,當時她不知道我開直播,上車后我們聊了兩句告訴她我在直播,她還以為遇到了網紅(當時顏值還在線),我解釋我只是個十八線的小主播。

我和媳婦初次相遇

這段視訊還被粉絲錄了屏,我們結婚后有粉絲把這段視訊發給了我,到現在我都會時不時翻出那段視訊看一看,感慨這奇妙的緣分。

我和我媳婦

我們是認識了三四個月后確定的關系,我把我所有的情況都告訴了她,并告訴她,現在你和我在一起注定要吃苦,但她還是走向了我。

直播一開始也不順利,粉絲積累很慢,幾乎沒什么收入,但我這個人一旦錨定某個方向就會全力以赴,于是我不斷向有經驗的朋友學習,慢慢的我的直播越來越多人看到,那幾年靠著直播收入,我還了一些債務,也奠定了之后做互聯網的經驗。在朋友的引導下我從娛樂平臺直播轉向直播,直白點就是直播帶貨。

做直播時,明顯看到被歲月摧殘的痕跡

先前的經歷讓我在語言表達上有一定的優勢,加上我本身是個比較有想法的人,在直播帶貨上越做越好,后來我的妻子也加入了這行。

做直播半年后,好消息再次傳來,我的民宿又可以重新開業了!一切就是這么神奇。

我和妻子在在18年完婚,那時我還有200萬的債務要償還,我們的兒子在19年10月出生,孩子的到來督促我要更努力地工作。

我們一家三口

16年破產到現在我一路摸爬滾打,我做過主播、自媒體創作者、民宿、社區團購,但凡我權衡后認為能讓我翻身的項目我試了個遍,一步一步地連續創業,如今的我基本還清了大部分欠款,并且擁有了自己的互聯網公司,帶領著更多的向我之前一樣的人創業,現在的我更清楚自己的目標和方向。

有了家庭,有了孩子,有了事業,這就是我的平凡但有意義的前半生。

現在我會在自媒體上分享我的日常工作,講述一些創業或是負債的故事,這些都是我親身經歷過的,我也曾經歷過黑暗,最絕望時想過了結自己,但就像那句話“殺不死的都會讓我變得更強大”,一次次磨礪都是成長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有時候再回想自己畢業后這十幾年,都覺得有些不真實。

有時候我都覺得上天是在和我開玩笑,他要我富我便輕易致富,他要我落魄我之前的富便都化作過眼云煙。

人總想駕馭金錢,殊不知永遠是金錢掌控著人的命運。

我不知道前路是不是還有坎坷在等著我,但我知道,再跌落低谷我依然有走出來的勇氣。

這句話聽著很雞湯,但經歷過的人都懂:活著就有希望。

如果你現在在谷底,一定不要放棄自己,一旦連自己都放棄,就是真的沒希望了。

大家好,這里是真實人物采訪,記錄每一個真實的你。

如果你有故事,請關注并私信我們吧,我們會把你的真實故事呈現給大家。@真實人物采訪

8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1. 90年代

  2. “把在大理古城1400平方米的宅基地以6萬元的價格出售”,這是哪一年的事呀?

  3. 抱一抱,一定可以東山再起!

  4. 和我經歷差不多,哎人生啊!就是一個輪回

  5. 親愛的朋友們,這里是真實人物采訪,專注于講述普通人的故事!\n你有故事嗎?請關注并私信我們。\n你來說,我們記錄!\n歡迎關注真實人物采訪欄目!\n今天的主人公來自于@破產創業小夫妻第一人

  6. 謝謝您的評論,您說的很對,很受啟發

  7. 謝謝您接受我們的采訪!\n能寫到您心坎里也是我們的職責和榮幸,祝您未來越來越好( •̥́ ˍ •̀□ )

  8. 看完文章,回憶歷歷在目,感謝小編把我小前半生記錄編輯下來,我始終相信,未來的你,會感謝現在正在奮斗的自己大家一起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