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求助!為什么我對于「世界上不存在任何永恒不變的真理」,最后會推出結果:世界上存在絕對真理?-讀者首先要懷疑的

真理,按照字面的定義,是指永恒不變的道理。讀者首先要懷疑的,就是這個定義。

因為真理的定義中,包含了對自身真值的判定,而對自身真值判定的語句是天生帶有悖論的。

哥德爾不完備性定理,就是為了區分“真”與“可證”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可證的為真,真的不一定可證。

為了規避這種自身真值判定悖論,真理一定是外部判定的。

外部性的真理就不是放諸四海皆準的。

好了,那我們再來討論一下:

哲學需要語言嗎?或者沒有語言也可以思考嗎?

首先我們先來討論一下什么是語言

語言是以聲音/符號為外殼,以含義為內涵,由詞匯和語法構成并能表達人類思想的指令系統。語音、手勢、表情是語言在人類肢體上的體現,文字符號是語言的顯像符號。

目前世界現存自然語言6909種,其中有書面文字的有2000多種。而隨著社會的進步,也出現了很多的人工語言,如世界語、邏輯語、手語等等。對語門、語系感興趣的讀者,可以隨后多多翻閱其他資料,因為涉及內容太多,哲學小徑不一一展開。

但凡此種種說明,語言是一套符號系統,它既有符號性,又有系統性。在一套認可的契約下,人把對概念的映像抽離成語言,所以語言一定要指向才有意義。

我們今天主要來分析一下語言在哲學研究中的局限性。對語言局限性的認知,是哲學的根基問題,不同的解讀也產生了不同的哲學流派。哲學小徑不評判高低,但給大家一個走進哲學花園的地圖。

1、語言的符號性

語言的符號性,讓我們的思維結構,會在去努力認知一個概念的時候,去追溯概念的本體。就像語言如果是水中月,我們一定要看到天上真的掛著一個月亮,才非常放心的認為,這個水中月是真實的。

悖論也恰恰出現在這個地方,因為語言在使用中,逐步脫離概念的本體,所以我們會通過定義的方式,出現一些不存在概念本體的描述,比如說:神、色彩、意識、外星人等等。人們在努力去認識這些事物的時候,語言會表現的非常乏力。

比如說藍色,你可以理解藍天、可以理解藍色的花朵,但是很難單獨的去理解藍。因為藍是一種賦色表述,單獨的藍在客觀世界中是不可知的。只有通過人眼的觀察,接觸到物體反射或者發射的光,才能賦色為藍,但實際為何不可知。就像人們描述黑,黑的定義是接收不到任何可見光,也就是在380~780nm之間的電磁波,但同樣的條件下,在可以接收分辨紅外光的動物眼睛眼里,一切又都是可見的,又成了白。

2、語言的系統性

語言中的各種單位相互間緊密聯系,彼此依存,組成一個系統。語言可以分為不同的層級單位,如語素,詞,詞組,句子等。語言系統就是由音位,語素,詞,詞組,句子等結構單位組成的一個層次體系。

語言的系統性,讓語言具有了生命力,但是也給語言的歧義創造了溫床。因為語言一定是在特定的環境下,才可以進行精確的意思表達。同樣的一句話、同樣的語氣,同樣的神情,換不同的環境作為背景,表達的真實意思可能大相徑庭。

因為固執于語言的系統性,幾乎每種自然語言都避免不了歧義的存在。在這方面體現最明顯的,恰恰是文字語言。

目前研究哲學,絕大部分都是依賴流傳下來的文字記載。但是作為文字記載的作者,他們的真實意思表達,真的就是我們后人理解的嗎?我們怎么知道自己就沒有理解偏了,或者理解的完全相反呢?

3、語言的指向性

提到語言的指向性,必須提到公孫龍的“離堅白”和惠施的“合同異”之說。

離堅白認為:一塊堅硬的白石,用眼看不會看出它是否堅硬,只能看到它是白色的,用手摸不能感覺其白色,只能感覺到其堅硬,所以世界上只有白石和堅石,沒有堅白石。

合同異認為:“至大無外,謂之大一;至小無內,謂之小一”。天地一體,萬物畢同于“一”。物方生方死。合同異的論點在漢語文化內一直沒能發揚光大,但卻與因明學中的遣余暗合。排除他體與確認自體是一體兩面,確定與排除總是同時產生。生滅一體,方生方死,不存在先后。

同時,在語言的指向性中,因明學還區分了能詮和所詮。語句及指向的動作為能詮,指向的所欲表達的總相(也就是概念)是所詮。以手指月為能詮,月為所詮,但我們很難指向手指本身。學過計算機編程的都知道,這個就是指向指針的指針了。但自然語言在指向問題中,便會產生大量的悖論。

最著名的邏輯悖論是羅素的理發師悖論:

一個理發師的招牌上寫著:城里所有不自己刮臉的男人都由我給他們刮臉,我也只給這些人刮臉。那理發師可以給自己刮臉么?如果他不給自己刮臉,他就屬于“不給自己刮臉的人”,他就要給自己刮臉,而如果他給自己刮臉呢?他又屬于“給自己刮臉的人”,他就不該給自己刮臉。

語言在哲學研究中的局限性,大陸和印度的先哲研究的較多,關注的也較多,西方哲學則到了近代,維特根斯坦才將西方的哲學給慢慢的引導到語言哲學上面來。維特根斯坦認為語言不能描述所有的東西,大陸的莊子認為大道不可說,佛學則認為高層次的佛法不可思議(不可用純粹邏輯去推敲得出結論)。

語言是思維的載體,但卻不能承載一切智慧。領悟大智大慧,很多時候需要自我的探索,懂了便是真的懂了,不懂也很難用語言去讓一個人懂。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