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楊學志發表的《5G將是一個徹底的失敗通信技術》一文?-香農理論在現有的通信系統傳輸體系中是一個上限

楊即使在業務場景上有理解偏差,大的原則是沒有搞錯的,關于他夾帶自己paper這種事情,推廣自己覺得對的理論結果是科研工作者的共性與本職工作,沒有問題。但我不認同他對于香農理論的推翻。香農理論在現有的通信系統傳輸體系中是一個上限,突破它基本不可能,除非資訊論重新再來一遍,把資訊熵重新定義一次。

mMIMO在技術上不是失敗的,但是massiveMIMO這個概念怎么看都像是搞營銷搞出來的,這就好像這幾年一定要把神經網路叫做深度神經網路才覺得高大上一樣。32*3264*64O在10年前甚至15年前就已經在實驗室里被廣泛研究了。那時我們只是單純的叫它MIMO系統,massive這個概念是硬推的,是為了和3G4G/LTE下4*4MIMO進行區分通(2×2,4×4做不了beamforming,即使做了效果也不好)。通信領域為什么現在這么關注massiveMIMO,理由很簡單,目前無線通信頻譜挖掘的手段已經用光了,只能靠密集部署和挖空間維度(beamforming)來提升空口通信速率。

移動通信系統設計目前的狀況很尷尬,要想提高通信容量,需要在更高的頻點上工作,而且要不斷縮小cell規模。我不覺得這兩條路可以持續走下去,這樣和直接做Wi-Fi網路部署有什么區別。而且,空口接入速率再快,主干網堵死了一樣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不管你怎么把主干網扁平化,哪怕扁平到什么層都沒有了,速率上限也還是擺在那里。還有一些被宣傳的特性,比如無基站接入,機制上CoAP的區別不大,它也無法帶來通信容量的質的改變。

5G在技術層面沒有大的問題,就和之前LTE一樣是逐步演變過來的,但是想依靠這些就顛覆這顛覆那的,不現實。換句話說,現在所有借著5G說事的應用,核心問題都不是通信速率和延遲。比如自動駕駛,車聯網就這么依賴低時延么,這得是多爛的AI系統才需要實時被控制著?比如AR/VR,現在最大的問題難道不是SLAM,本地的計算延遲?再比如遠程醫療,靠通信速率提升就能解決操作可靠性,責任認定的問題了?車子不好,不能怪路。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