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0年時,歐洲人面對的不是大清,而是戰國群雄,后續會如何?-胡夫金字塔到秦始皇陵的間隔

普通人是完全不能想象,時間對于文明將是什么樣的催化。

胡夫金字塔到秦始皇陵的間隔,要大于秦始皇陵到鳥巢的間隔。

整個19世紀,歐洲和美國的軍事理論和實踐都在不斷地發展,可以說十年換一個樣子也沒問題。

拿破侖戰爭時期的軍隊還在使用滑膛槍,克里米亞戰爭時期的法軍就已經裝備了線膛步槍。線膛槍把滑膛槍打的找不著北。

等到了普奧戰爭時期,普魯士軍隊就已經開始使用了后裝的紙殼定裝步槍,又把克里米亞戰爭時期的前裝線膛步槍虐的體無完膚。

再到了19世紀中后期,英法德等軍事強國紛紛裝備了使用金屬定裝彈的步槍,氣密性和維護性上又把紙殼彈打得找不著北。

沒過幾年之后,1886年,法國人發明了使用無煙火藥的步槍,把所有使用黑火藥的步槍再次淘汰。

那么也就是說,1886年的法軍,完虐1806年的法軍,應該是毫無壓力的。

但是,1806年的法軍,在面對西元前221年的秦國軍隊時,必定會把秦國軍隊虐的找不著北。

火藥武器這一條就夠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