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1年陳賡病逝后,周總理寫下3張字條,粟裕痛哭李克農怒摔酒杯

1961年,陳賡的健康狀況日益惡化,他時常會感到自己全身軟弱無力。15日這天,陳賡睡得很早,結果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被劇烈的胸痛驚醒了。夫人傅涯趕緊打電話到醫院,恰好這天是星期天,又是大早上,醫院里的醫師未能及時趕來。

8點的時候,陳賡臉色蒼白,額頭上的冷汗不斷冒出。傅涯喂他吃了藥,結果剛吃下去就吐了出來。疼痛在繼續、加劇,陳賡一直強忍著這種折磨,在床上掙扎著,他正努力熬著最后的痛苦時刻。

傅涯一直緊握著陳賡的手,卻發覺他的手心漸漸變涼了,最后他的眼睛也緩緩閉了起來。這時醫生趕來了,立即迅速開始做各種搶救工作。但不管用任何的方法,都無濟于事……

得知陳賡去世的消息后,所有人都悲痛不已,其中粟裕因為過于傷心,曾哭到一度暈厥了過去。而同為陳賡好友的李克農,平時一直為人儒雅隨和,可在得知這一消息后,卻直接將酒杯摔到地上。當陳賡將軍的訃告傳到廣州后,周恩來也親自打電話給中央,請求陳賡的追悼會等到他回北京后再開。

第二年,在陳賡逝世周年前夕,周恩來將3張自己親手寫的紙條交給了傅涯,在看清字條上的字后,傅涯再次痛哭起來。

周總理的字條上到底寫了什么?陳賡病逝,為何周總理和粟裕、李克農會有這么一番表現?

陳賡粟裕的莫逆之交

陳賡比粟裕這個老鄉大了4歲,兩人相識比較晚,但緣分卻很早。二人當時都參加了南昌起義,而且都同為下級軍官。粟裕在前敵總指揮葉挺的部隊,隨后擔任起義總部的警衛班代;而陳賡則是在總指揮賀龍的部隊,是個營長。他們都在“第一槍”中留下了爭斗過的痕跡。

起義部隊撤出南昌南下廣東的途中,兩人也都先后第一次負傷。但在這3萬多人的隊伍里,陳賡和粟裕因為一直都各自在總部與一線部隊,任務也不一樣,再加上當時的戰事又異常激烈頻繁,所以兩人一直都沒有見過面

起義后二人又各奔東西,陳賡在井岡山和中央蘇區的紅軍隊伍里,跟隨朱德、毛澤東學習打仗,粟裕先在上海追隨周恩來主持中共中央特科工作,后來又到鄂豫皖蘇區,在徐向前的麾下開始掌兵。

直到1933年5月,陳賡輾轉來到江西瑞金,擔任紅軍步兵學校的校長時,才與時任紅7軍團參謀長的粟裕同處在了一個戰區。但二人在那時候卻依然只是互相聞名,沒有見過面。不久后,粟裕率軍團組成的先遣隊向東,陳賡則跟隨長征的中央紅軍主力向西,從此二人又再次長久天各一方,征戰在不同的戰場。

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已經是1947年的12月了,那時的粟裕是華東野戰軍軍事主官,因為陳毅的離開,他還獨立統領了華野相當于兩個團的主力部隊。而陳賡則是晉冀魯豫野戰軍劉伯承、鄧小平麾下的第4縱隊司令員。但更多的時候,他的部隊被毛澤東當作一支小方面軍使用,直屬中央軍委指揮。

20年過后,陳賡和粟裕的職位掉換了個兒,但卻依然在各自的戰場上屢立戰功。1949年12月,粟裕發現蔣介石想要搞垮大別山的劉鄧大軍,于是馬上向毛澤東請戰,想要和陳賡一起長期配合劉伯承、鄧小平一起作戰

毛澤東應允后,陳賡便直接成為粟裕的直接部下,二人會師后,一見如故,十分投緣,陳賡先開口夸贊粟裕:“真是聞名不如見面,以前光聽說粟裕如何厲害,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粟裕很謙虛,直說陳賡了不起。

當時二人只相處了20來天,但卻在血與火的戰斗中結下了深厚的友誼,而且這也感染到了雙方的部下。因為這次戰爭收獲頗豐,所以在分發戰利品的時候,兩軍指戰員都互相推讓了起來。

陳賡的部下們說:“我們只不過在前面攔了一下,功勞還是應該歸出了大力的華野同志。”而華野的官兵們則按粟裕的命令,高高興興地將繳來的最好的武器,都送給陳賡部隊。

此后,二人也一直都保持著聯系。1951年9月,周恩來、朱德找到粟裕,向他傳達了中央和毛主席的命令:要他到總部擔任副總參謀長主管作戰。粟裕一開始并沒有接受,而是推薦了陳賡,他覺得陳賡比自己更合適。

但周恩來卻說:“主席和我們研究決定,要你到總參來工作。這個事我們醞釀了好久,大家認為還是你最合適。”于是粟裕只好接受了這一命令。進入總參謀部不久,他考慮要辦一所高水平的軍事工程學院。在得到毛澤東的批準后,粟裕在選擇一個合適的校長這件事上,又犯了難題。

百般思考之后,粟裕又一次想到了陳賡,陳賡畢業于黃埔軍校,戰爭年代又當過紅軍學校的校長,完全就是最合適的不二人選。當時陳賡雖還在北韓戰場,并但已經沒有什么大的戰事了,于是粟裕便立即向毛澤東、周恩來提議,將他調任回國。

陳賡馬不停蹄趕回大陸后,順利成為軍事工程學院第一任院長。1954年10月,粟裕擔任總參謀長,陳賡也以軍事工程學院院長的職位,兼任副總參謀長。大多數時間,兩人都在總參謀部工作,所以開始經常在一個鍋里吃飯。

粟裕欣賞陳賡打仗的能耐,也念念不忘幾年前自己的推薦,總參謀部分工的時候,他就讓陳賡接管了自己過去的職責:分管作戰因為其他事情不在總參時,粟裕也經常指定陳賡代理自己的職責,主持總參謀部。外出時一旦想到一些重要事情,粟裕也都是讓陳賡去辦理

粟裕還曾主動為陳賡擔責任。一次他要求作戰部代部長王尚榮等人一起,陪同蘇聯專家去全聚德吃飯。就在大家吃飯間隙,許世友打來電話,要王尚榮給一篇嘉獎的新聞報道審稿。因為當時不方便,所以王尚榮就轉告可以讓陳賡去審閱。

結果稿件送去時,身體欠佳不舒服的陳賡已經躺下休息了。被叫醒后,一聽說稿件是經過作戰部同意后送來的,以為已經看過了,所以就隨口說道:“既然作戰部看了,就可以了。”于是,新華社第二天就直接發布了這則新聞。

結果劉少奇當天一看新聞,就立即給粟裕打電話,嚴肅地說:“中央軍委已經有過決定,對師級(含)以上單位的表揚,只有軍委才有這種權力,大軍區級無權批準。”最后他還要求粟裕馬上查清這件事。粟裕一查,才終于知道了事情原委。

后來王尚榮表示要主動承擔這件事的責任,陳賡說這是他同意的,應該由他來承擔,最后粟裕也表示,自己是參謀長,應該承擔責任。這件事被劉少奇知道后,說:“你們這種精神很好,今后注意就行了。”

朝夕相處之下,粟裕和陳賡的友誼感情也變得更加融洽起來,兩人之間無話不談,也逐漸知己知彼了1958年,粟裕突然遭到一番錯誤的批評,陳賡當時不怕壓力,出面為他仗義執言。

在看到一份材料上說“粟裕根本不會打仗”時,陳賡還氣憤地反對:“粟裕根本不會打仗,那么,在大陸還有誰會打仗,請他站出來,讓我見識見識。”這是當時為數不多、擲地有聲的公道話。

1961年2月,二人還一同在上海療養,他們經常聚在一起談論古今,共度病中時光。但讓粟裕沒想到的是,一個月之后陳賡就離開了人世。這件事讓粟裕的內心感到萬分悲痛,他甚至不顧自己的病體,踉踉蹌蹌地趕往了醫院,見了陳賡最后一面,一度哭昏在了他的面前。

陳賡周恩來的革命情誼

第一次見周恩來的時候,陳賡還在黃埔軍校第一期學習,還沒有結業。1924年10月,周恩來出任黃埔軍校的政治教官。周恩來第一次講課時,是在一陣雷鳴般的掌聲中結束的,臺下學生們都對他的講課贊不絕口。最后陳賡還和幾位同學一起跑上臺,爭相做自我介紹。周恩來和大家一一握手后,連聲說:“我一定安排時間去看你們。”

1925年10月,廣東革命軍第二次東征,周恩來任東征軍總政治部主任兼第一軍第一師黨代表,陳賡在第四團當連長,都直接在周恩來領導下工作。

8月8日,鄧穎超來到廣州和周恩來結婚。當時周恩來因公務繁忙,于是便委派陳賡代為去港口接船。陳賡與鄧穎超此前從來沒有見過面,只有手里一張鄧穎超的照片,拿到碼頭下船的人群中一個一個去辨認。 雖然陳賡機靈,但一時間還是沒能在擁擠的人群中去認出一個從未謀面的人。

最后等到所有旅客都全部散去了,陳賡也沒見到鄧穎超的影子,于是他只好急忙地趕回到周恩來的住處去報告:“周主任,我沒找到鄧姐。”周恩來一聽,連忙從里屋叫出鄧穎超,對陳賡說道:“你看她是誰。”

陳賡一看清面前的女同志,瞬間滿臉通紅,連連鞠躬:“謝罪,謝罪,陳賡無能。”周恩來笑了笑說:“這叫里手防大意,強中更有強中手。” 原來鄧穎超見多識廣,處世經驗豐富,她知道廣州斗爭復雜,為避免麻煩,下船后鄧穎超直接拿一塊大頭巾把自己整張臉遮得嚴嚴實實,上了碼頭她就跳進了一輛黃包車,直奔周恩來的住所。

但陳賡還是覺得自己沒完成任務,雖然鄧穎超安全回來了,但他心里卻一直都有些內疚感。這件事在他的心中也留下了深刻的記憶。

1926年陳賡公開承認自己的共產黨員身份,緊接著他就經常積極參加校內外的革命活動,這些都受到了黨組織的支持,有些也是周恩來親自安排的。陳賡這一時期,在國共兩黨中已經成為了一個傳奇人物,在黃埔師生中很有名。

慢慢的,陳賡逐漸在斗爭中成長了起來,在政治上鍛煉得日益堅強,在和反動派周旋中顯示出過人的才華。這些都與周恩來的教誨指點分不開。1926年9月,根據周恩來的安排,中央決定調派陳賡前往蘇聯學習,此時的他才23歲。

1927年陳賡回國,在7月下旬陪同周恩來乘船前往九江,16日抵達南昌,8月1日參加了周恩來領導的南昌起義。隨后撤離南昌時,陳賡調任第二十軍當營長。隨部隊南進的途中,他的腿部受了重傷,但陳賡依舊堅持和部隊一起去汕頭參加起義。一直到10月份到了上海,陳賡才在組織的幫助下開始精心治療腿傷。

1928年4月,陳賡受傷的腿還沒有痊愈時,就遵照組織決定參加特科工作,化名王庸后擔任特科的情報科長,在周恩來的部下開始工作起來。期間他曾和特科的同志通過各種關系,營救了被捕的中央負責同志。

1931年顧順章叛變,陳賡報告給周恩來后,中央等機關全都搬家,周恩來還令陳賡動員特科全體人員采取措施,對付敵人的破壞。經過這場對敵斗爭后,周恩來對陳賡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二人之間的情誼也更加真摯了。

1935年七八月間,中央紅軍與第四方面軍會師后,陳賡被派去四方面軍司令部。沒過多久,因為張國燾想要對他進行陷害,毛澤東、周恩來覺察后,為了保護陳賡的安全,就從毛兒蓋派人送信給他。周恩來在信中暗示存在危險,叫他趕快去毛兒蓋

來到毛兒蓋后,周恩來高興地迎接陳賡,并把他安排到毛澤東身邊住下,隨后派他到新成立的紅一方面軍司令部工作。

長征過草地時,周恩來因患病連續幾天高燒,沒有吃什么東西,身體十分虛弱,呼吸都很困難,而抬擔架的同志們又一個個病倒了。陳賡聞訊后主動請求要擔任擔架隊長。

草地環境都是各種河溝,泥潭,稍不注意就會陷進去,而且周圍廣闊無邊到幾乎看不到路。當時大家缺少糧食和鹽的補給,身體都相當虛弱,但就算是這樣,陳賡也以堅強的毅力艱難行進。

他的腿原本就因為受傷而留下了殘疾,行走不便,但他卻依然寸步不離周恩來的擔架,一發現危險就立即跑上前去。后來經過日夜搶救和治療,周恩來的病竟然慢慢恢復了,紅軍也順利過了草地。此后,陳賡在周恩來的領導下工作,他們經常來往。

建國以后,陳賡定居在了北京,和周恩來見面的機會更多了。1951年5月,陳賡突然腿疾發作,前去大連療養。這個月的下旬,周恩來積勞成疾,遵照組織決定也來到了大連休養。他們朝夕相處一個多月,經常在一起交談。

次年6月,陳賡奉令回國創辦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在此期間,周恩來給予了他不少的支持。一次,陳賡因為教授提名單,急忙找周恩來批。他是個急性子,周恩來那時候又忙,上班時找不到,就在下班時去西花廳等他。

一天早上,周恩來在西花廳接見民主人士,客廳里已經坐滿了人,陳賡不好進去。隨后看見周恩來去衛生間,便立即跟了上去。一看見他匆匆忙忙地走進來,周恩來奇怪地問他:“陳賡,你來干什么?”陳賡遞上選調的教授名單說:“有幾個教授的名單,請批一下。”周恩來說要他等會兒再辦,陳賡不同意,怕他等會就走了。陳賡與周恩來之間的交往,向來都是無拘無束的。

50年代末期,幾批戰犯被特赦,其中大部分都是黃埔軍校出身。周恩來多次囑托陳賡去做他們的工作,也經常會帶著他一起去會見他們。1960年10月19日,周恩來讓在頤和園介壽堂休養的張治中,以黃埔軍校教育長的身份,邀請在京黃埔同學到頤和園聚會,并且叮囑:凡是眷屬在京的都要偕同參加

周恩來當時因為這件事還親自打電話給陳賡,要他務必偕同夫人前往。在宴會上,周恩來心情十分愉快,和大家握手打招呼后,便和大家一起就座后。之后他說道:“這次集會是黃埔師生聯歡。”

席間周恩來除了詢問起大家的生活情況之外,還縱談大陸外形勢,勉勵大家努力學習革命理論,提高思想覺悟,為社會主義建設和大陸統一大業貢獻力量。陳賡也和他們熱情交談,在飯后,他還和周恩來等人一起散步談心。

陳賡是周恩來的學生,他也始終將大他5歲的周恩來尊為師長,十分敬重。而周恩來也一直對陳賡情同手足,關懷備至。他們息息相通,患難相扶,成為終生不渝的知友和諍友。

李克農的酒友

李克農在革命戰爭時期,一直都在情報處貢獻著自己的力量,他憑借自己高超的偵聽能力,為我黨提供了不少有重大價值的情報。解放戰爭時期,中央情報部門成立,李克農在情報部門任職期間,屢立奇功,甚至直接被稱為“情報之王”。

1947年,陳賡帶領部隊在豫西地區進行斗爭,期間,敵軍利用先進的監聽設備很快就鎖定了陳賡部隊的具體位置。正當他們通過電報向各個兵團傳遞這個資訊的時候,恰好李克農從中監聽到了。

迅速破譯出內容之后,李克農立即向中央軍委報告。陳賡最后及時得知了敵軍的消息,不僅沒有遭受到突襲,還對敵軍進行了一次反攻。

新大陸成立后,兩人依舊保持著聯系,并且經常一起小酌。甚至后來每次提起李克農和陳賡的時候,一些干部們都知道,他們二人是有名的酒友。陳賡知道李克農喜歡喝酒,于是每次兩人相見的時候,陳賡都會帶上一壺好酒。

后來當陳賡住院之后,李克農經常會懷念之前和他一起喝酒的日子,陳賡在病床上也很希望能夠和他繼續在一起喝酒暢聊。但李克農在1960年的時候,也同樣處在一個重病纏身的狀態,因此一直留在家里安心養病,所以并沒有太多的機會去親自看望陳賡。

所以在得知陳賡病逝的消息之后,李克農再看到自己的酒杯,心中瞬間涌現出了無限的悲慨,想到自己以后再也沒有一個能夠可以一起把酒言歡的好友知己,曾經存下的舍不得喝掉的美酒,如今留著也沒有意義之后,他忍不住怒摔了酒杯,并且決定今后再也不喝酒了。

而當陳賡被火化了之后,李克農還和粟裕,以及廖仲愷的女兒廖夢醒等人一起,堅持去到機場給運往北京的陳賡骨灰送行。他們一起看著飛機起飛,直到它消失在茫茫的云端,幾人仍久久不肯離去。

得知陳賡的病逝消息時,周恩來正在廣州參加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和中央工作會議,在火速忙完了自己手中的工作后,他急忙趕到北京,直接趕去陳賡的追悼會上進行吊唁。

第二年,在悼念陳賡一周年的儀式前夕,周恩來親手為陳賡骨灰盒題詞“陳賡同志之骨灰”。由于在書寫過程中,他的心里太過悲傷,所以連著寫了好幾幅都不滿意。最后他從這里面挑出三幅比較好的,將它們一起交給了陳賡的夫人傅涯。看到周總理親手寫的題詞,傅涯忍不住再次失聲痛哭起來。這一個細節,表達了周恩來對陳賡的無限深情。

陳賡是一個極具傳奇色彩的一名將士,他的許多故事令人驚奇、欽佩、 捧腹,陳賡挺直如松、潔白如雪、豁達樂觀的鮮明性格,才使得會有如此多各式各樣不同性格的人,愿意和他交往,更為他周圍的人所熟悉、所喜愛、所崇敬。

同時陳賡身上甘于奉獻,堅韌不拔,樂觀積極,不怕困難等性格特點,也值得每一個后輩所學習和紀念。

5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1. 好文、

  2. 傳奇英雄,革命前輩[贊][贊][贊][贊]

  3. 英雄惜英雄!

  4. 緬懷陳大將!

  5. 偉大的戰友情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