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環難賣華米受拖累:一季度虧損超八千萬

當華米科技在2018年2月頂著“小米生態鏈穿戴第一股”的光環登陸紐交所時,來自小米的產品貢獻其近67%的營收。到了2021年這一比例下降至53%。這也意味著,華米科技對小米的依賴正逐步降低。

但從業績和資本市場來看,華米科技試圖脫離小米的過程并不容易:上市至今股價跌去八成、營收增速逐年放緩。從華米科技在5月24日公布的2022年一季報來看,其各項數據表現并不算好看:當期其約7.6億元的營收同比下滑34%;凈虧損為8872萬元,較上年同期擴大119%。

在小米的懷抱中迅速崛起的華米科技為何再次虧損?其“去小米化”進展如何,后續又會如何發展?

為何虧損

華米科技在財報中給出了一季度其營收下滑及虧損的原因。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小米手環出貨量下降和自有品牌銷售受阻。前者是因為下一代的小米手環將推出導致出貨量減少;后者是受消費者可自由支配支出下降、疫情等因素影響。

據《華夏時報》記者了解,華米科技的兩大主要業務為以小米手環、體重秤等產品為主的小米生態鏈業務;以Amazfit和Zepp品牌為主,包括智能手環、智能手表等可穿戴設備的自有品牌業務。

從財報來看,今年第一季度其產品的總出貨量為370萬個。作為對比,上年同期為630萬個。具體而言,一季度華米科技為小米制造的產品出貨量下降45.5%,而自有品牌Amazfit和Zepp產品的出貨量減少了31.6%。由此來看,雖然華米科技智能手環等產品的出貨量也被市場帶動出現下滑,但其下滑幅度小于小米。

需要提及的是,2021年華米科技產品全年出貨量已經較上年縮減960萬。當年雖然其為小米代工的可穿戴產品出貨量同比下滑超過三成,但華米的自有品牌產品出貨量同比增長了六成。

資深產業觀察家葛甲對《華夏時報》記者分析認為,華米科技營收下滑以及產生虧損,最主要還是受到全球硬件整體性需求下滑的影響,市場整體呈現結構性下跌。“今年一季度全球智能行動電話出貨量繼續下降,而作為行動電話的周邊設備,智能手環等硬件產品也很難保持正向增長。”

他表示,小米占據了大眾市場,對市場風向感受靈敏,小米手環的下滑幅度反映的是整個智能手環市場的變化。華米科技的產品下滑幅度小于小米也說明,華米并不依賴行動電話帶量,其已經有了自己的品牌力,并且用戶群體比較扎實。

此外,全球疫情、俄烏沖突等國際環境的不確定性,也影響了小米可穿戴產品和華米自有品牌產品在受影響地區的需求和銷售,并給華米的供應鏈帶來挑戰。

而華米科技公司管理層認為華米二季度營收在10.8億元到13億元之間,這相較2021年同期下降約7.6億到5.4億元。這意味著,二季度華米科技面臨的情況仍不樂觀。

5月27日,記者就精簡成本具體措施等問題通過多渠道聯系華米科技,截至發稿,暫未得到回復。

自有品牌占比超65%

華米科技CFO鄧成在財報中表示,隨著不確定性的持續,公司將繼續精簡成本,以期重新獲得未來的盈利能力。

雖然華米科技在一季度的總運營費用略有下降,但研發、營銷費用基本上仍占據其花費的大頭。其中,研發費用、銷售和營銷費用共占據其收入超過三成。

這背后,是華米科技在“去小米化”及發展自有品牌的過程中,需要在打通渠道、品牌建設、產品創新等方面有更多投入。

比如2015年,華米科技推出了自有品牌“躍我”。過去幾年為了擺脫對小米的依賴,華米也陸續推出折疊跑步機、運動鞋服、TWS耳機等產品,以期擴充其自有品牌的品類。

事實上,自2013年成立起,華米科技與小米就密不可分。作為小米的生態鏈企業,華米科技在前者的助力下迅速發展壯大。2016年,成立僅三年的華米科技就成長為一家營收超過15億元的公司。

從財報來看,一季度華米科技來自自有品牌產品的收入占比超過65%。作為對比,去年這一比例不到47%;更早前的2015年,其自有品牌占比在3%左右。這也反映了過去幾年,華米科技“去小米化”的進展。

葛甲對《華夏時報》記者分析認為,當前華米已經是一個獨立品牌,但其與小米更多是競合關系。在華為、榮耀、oppo等行動電話廠商紛紛加碼可穿戴賽道的情況下,獨立廠商在生態優勢、議價能力、供應鏈能力和銷售渠道均弱于前者。華米會在與小米共存的狀態下,逐漸擴大自有品牌占比。

不過,他認為這對華米來說是一個過渡階段,并不是終局。“未來華米科技還是要自建渠道,但這個渠道未必是排他性的,一定是多入口共存的狀態。在銷售渠道、供應鏈方面有長期持續的投入。在這方面,華米科技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責任編輯:黃興利 主編:寒豐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