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駕駛虛假宣傳,特斯拉或被美國禁售?

特斯拉,在加州踢到“鐵板”了。

近日,美國加州機動車輛管理局(DMW)對特斯拉提出了指控,稱該公司涉嫌虛假宣傳自動輔助駕駛和完全自動駕駛功能,并通過夸大高級駕駛輔助系統的廣告來誤導消費者。

加州是特斯拉在美國最大的市場,過去的2021年,特斯拉在美國累計銷售新車35.2萬輛,加州地區就占了12.1萬輛。

2013年,馬斯克從航空領域借用了autopilot自動導航的名稱,用來命名特斯拉的半自動駕駛系統,于是我們可以看到維基詞條里有Tesla Autopilot和autopilot,把特斯拉的Autopilot單獨列出來。

三年后,馬斯克接受theverge.com采訪時提到要做“全自動駕駛”,又過了四年,特斯拉FSD名聲鵲起。

Autopilot系統直譯過來叫“自動導航”,外行有理由解讀為跟“自動駕駛”差別不大,曾經在特斯拉中文手冊里就叫自動駕駛,后來出了事故才改為“駕駛輔助”;而在Autopilot基礎上拓展而來的FSD,英文全稱是Full Self-Driving,干脆就是“完全自動駕駛”。

無論汽車界、科技界還是廣大吃瓜群眾,相信都還記得火星鋼鐵俠在前兩年信誓旦旦要達到L5完全自動駕駛,FSD似乎就是特斯拉對世界的回答:Autopilot作駕駛輔助,FSD作L5級自動駕駛,真是高低搭配,干活不累。

不過,特斯拉終于還是被打臉了。一年前,是特斯拉自己的法律顧問站出來,給特斯拉自己打臉,一年后,則是美國監管機構的一紙文書,給特斯拉的自動駕駛潑了一盆冰涼的冷水。

再起風波

“這些廣告是一種欺騙行為。”

在向加州行政聽證會辦公室提交的投訴報告里,DMV直接搬出了美國民法,且矛頭直指特斯拉的自動輔助駕駛系統Autopilot和營銷多年的全自動駕駛軟體FSD。

該機構聲稱,特斯拉此前在網站上使用的廣告語言誤導了客戶,“發表或傳播了不真實或誤導性的陳述,而不是基于事實。”

具體舉例如下:

——“該系統旨在進行短途和長途旅行,無需駕駛座上的人采取任何行動。”

——“你需要做的就是上車,然后告訴你的車,你想去哪里。如果你什么也不說,你的車會自動瀏覽你的日歷并把你帶到假設的目的地。”

——“你的特斯拉會找出最佳路線,導航城市接到、復雜的十字路口和高速公路。到達目的地時,你只需下車即可,你的車會自動進入停車摸索模式,自動搜索停車位并自行泊車。”

對了,這份文件還指出特斯拉涉嫌虛假宣傳的時間范圍,從2021年的5月28日到2022年的7月12日。

其中,去年的5月28日,以及今年的6月3日、6月14日、6月28日、7月12日被專門提及。

特斯拉方面則認為,該公司正在進行合規的操作——

首先,他們已經明確告訴司機,在使用其Autopilot和FSD功能時,雙手需放在方向盤上保持警惕;其次,其官方網站上也表示,Autopilot等功能需要駕駛員的監督,并且不會使車輛自動駕駛。

但DMV表示,鑒于特斯拉在其他場合對相關技術的描述,上述的免責聲明是不夠的,并且具有誤導性。

值得一提的是,這并不是特斯拉第一次面臨政府層面的質疑和批評,早在兩年前,德國一家法院就發現,特斯拉所宣傳的Autopilot一詞和相關廣告十分具有誤導性。

美國康涅狄格州的參議員布盧門撒爾(Richard Blumenthal)和馬薩諸塞州的馬基(Ed Markey)去年曾要求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調查特斯拉是否使用了涉及其駕駛員輔助技術的欺騙性營銷行為。聯邦貿易委員會確認收到這些投訴信封信,但彼時拒絕對該事件發表評論。

此外,特斯拉還面臨著聯邦監管部門的審查。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在今年6月加大了對特斯拉Autopilot自動輔助駕駛系統的調查力度,預計涉及83萬輛2014至2022年生產的特斯拉汽車,比去年8月份剛啟動調查時增加約6.5萬輛。

NHTSA的一份文件顯示,此次調查已被升級為工程分析,擴展現有的碰撞分析,評估更多的采集數據,對車輛進行延伸評估,特別是Autopilot自動輔助駕駛系統帶來的潛在安全威脅。據悉,NHTSA目前已經審查了191起涉及使用Autopilot的車輛事故。

去年8月,NHTSA對特斯拉啟動了一項初步調查,以評估特斯拉自動駕駛系統對美國12起撞車事故的影響,涵蓋約76.5萬輛Model Y、Model X、Model S和Model 3車型。彼時,特斯拉相關事故已導致17人受傷和1人死亡。

真假“自動駕駛”

特斯拉究竟能否自動駕駛?

這很可能是汽車智能化歷史上最大的認知誤區,抑或騙局。至少從目前的輿論角度來觀察,特斯拉的自動駕駛功能在消費者當中的影響力如果自認第二,那就沒人敢認第一。

從2019年12月到2020年12月,特斯拉負責法律顧問的威廉姆斯(Eric C. Williams)和美國加州車輛管理局(DMV)自動駕駛汽車負責人阿科斯塔(Miguel D. Acosta)持續通信討論特斯拉自動駕駛議題,把特斯拉自動駕駛功能扒皮到體無完膚的地步,主要資訊如下:

·當下Autopilot和FSD嚴格意義上都不是自動駕駛系統,而是L2級駕駛輔助系統;

·目前也沒有包含任何相關的完全自動駕駛功能,無論是獨立的軟體還是整體車輛,都不能實現自動駕駛;

·特斯拉希望持續與加州DMV合作,但信件里沒提到的一個潛臺詞是,特斯拉一直沒參加DMV的脫離測試。

特斯拉的FSD處于什么水平?

答案是:它連L3都達不到。我們來仔細看看威廉姆斯的郵件內容,最關鍵的資訊有兩段——

第一段,是定性AP和FSD為L2級駕駛輔助:“如您所知,Autopilot是駕駛輔助功能選裝套件,符合SAE L2級自動化標準。組成Autopilot的功能包括交通感知巡航控制TACC和自動轉向。而FSD功能則是在Autopilot基礎上增加的額外選裝功能,也是代表SAE L2水準。”

第二段,是重申并非真正的自動駕駛,并解釋開發功能的動因:“我們開發上述功能的目的在于,通過OTA升級強化車輛能力,當前無論是Autopilot還是FSD都并非一個自動駕駛系統,能夠充分自動運行或者讓我們的車輛完全自動化。這包括都市街道自動轉向功能有限的應用場景。”

實際上,即便是L2級別的FSD,也一直在跳票。這些年來,特斯拉的FSD,終究還是扛不起自動駕駛的大旗,一言以蔽之,特斯拉自動駕駛的實力其實并不強。

談到這個話題,有說服力的是關乎自動駕駛實力的兩個評估排行榜:一是美國Navigant Research公司每年做的自動駕駛實力排名,二是美國加州車輛管理局DMV自動駕駛路測。

Navigant Research將參與評估的企業劃分為領導者、競爭者、挑戰者以及跟隨者四個檔次,谷歌Waymo一騎當先應該是眾望所歸,而蘋果和特斯拉長期處于第四軍團,可能就讓許多人大跌眼鏡了。

DMV每年發布自動駕駛汽車脫離報告,在自動駕駛路測里,考察自動駕駛車在加州公路上測試的總里程和脫離頻率,Waymo和Cruise等自動駕駛巨頭自然成績領跑,而大陸百度、滴滴和小馬智行前幾年也拿下還不錯的成績,尤其百度的脫離頻率居然還在2019年奪冠。

特斯拉呢?

你不會看到它的分數,因為特斯拉壓根兒就沒注冊自動駕駛測試,也就是說,這家公司對美國政府給定的自動駕駛標準并不買賬。

為什么將自動駕駛的短板判定為主觀與客觀的混合?

如果說,特斯拉不贊同DMV的自動駕駛標準,還可以看成是發展理念的差異,那么“過度宣傳AutoPilot”,并鼓吹自己有60億公里自動駕駛續航里程的累積,便存在刻意誤導消費者的嫌疑。

特斯拉方面,一年前就已經明確承認其自動駕駛功能需要司機全面的監督和操控,因為它“不適合在某些特定情況和事件中導航”,比如周圍遇到緊急車輛、施工區域、有多條通道匯聚的大型失控路口以及惡劣天氣——

這些情況都需要更高級的SAE L3級系統來導航或識別。

目前,特斯拉有兩周的時間來回應DMV的指控,如若給不出足夠的理由,該公司可能將暫時失去加州地區的新車生產和銷售許可。

有意思的是,自特斯拉宣布全球裁員10%以來,該公司已有自動駕駛相關的多個團隊受到波及。一個月前,馬斯克裁撤了美國圣馬特奧自動駕駛辦事處,兩百多人直接失去工作,且這些員工大多隸屬于Autopilot駕駛輔助系統團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