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結扎的男人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一條(ID:yitiaotv),作者:魯雨涵,原文標題:《我,一個90后未婚男,自愿結扎》,頭圖來自:視覺大陸

近日,一位90后未婚男性,因為確定不想生小孩,主動去做了結扎手術,他把經歷分享在社交平臺上,頓時成為各大媒體的寵兒,

有人評價他是男性楷模、男德之光,也有人質疑:“20歲的你可以為50歲的你做決定嗎?”

40年前,在大陸男、女的結扎手術數量相當,到了2019年,女性結扎是男性的50倍之多,

男性結扎為什么越來越少見?該如何消除男性對結扎的恐懼?愿意為伴侶做結扎,就是好男人嗎?一條訪問了三名做過結扎手術的男性,以及相關專業的醫生,

“做不做結扎手術,關鍵要看男人的想法,”

“別看只是一臺手術,它其實包含社會、家庭、情感很多考量因素,是這些大問題中的一部分。”

葉先生今年36歲,是一個二胎爸爸。去年8月份,他完成了一件“大事”:結扎。

結扎是他和老婆的共同決定,他們計劃只要兩個小孩,二寶還在肚子里的時候,他們就開始商量節育的事情,

另一方面,畢竟是固定伴侶,兩個人都希望“更親密一點”,安全期的時候偶爾嘗試不戴套,總是心驚膽跳的,做結扎就能一勞永逸,

他們提前了解到,男女都可以做結扎手術,女性結扎需要在腹壁上打眼,進到盆腔里去,才能把輸卵管結扎,屬于中型手術;而男性結扎只需要陰囊上開個小口,截斷輸精管就可以了,在體表就能做,屬于小手術,創傷小,風險小。

如果女性生小孩是剖腹產,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生產的時候順便把這個手術做掉,是一個比較合適的選擇。但是如果需要再動一次手術的話,男性結扎是更合適的,

美劇《生活大爆炸》中,Howard有了二胎后就去做了結扎手術

當時,葉先生的老婆已經確定要做剖腹產,也想過她來結扎,后來檢查出她有子宮肌瘤,不適合做結扎,就決定由葉先生去做,

最后,葉先生的結扎手術用時30分鐘,花費500塊。如果換成老婆,不僅需要住院觀察,手術費用還要超過3000元。再考慮到做結扎之后省下了未來幾十年的套套錢,不可不謂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和葉先生相比,阿杰的手術經歷比他想象得要“艱難”,本來只需要半個小時的手術,因為醫生太久沒有做,有些手生,足足延長到了快兩個小時。

阿杰和老婆青青剛結婚不久,因為不想要小孩,他在今年3月去做了結扎,躺在手術臺上,他可以聞到焊連輸精管時蛋白質燃燒的味道,起身后又看到手術臺上一盆紅黑色的靜脈血,往睪丸打麻藥的感覺更是讓他永生難忘,

阿杰和青青把結扎經歷分享在了B站賬號“悄悄在旅行”上

手術做完出來,阿杰看到青青坐在椅子上玩行動電話,不由得有點委屈:“如果要公平的話為什么不是兩個人一起做。”其實青青見他遲遲不出來,非常擔心,一直在行動電話上查和結扎手術相關的資訊,

不過,她也能理解丈夫的這種情緒,就像是女性懷孕,男性再體貼關懷、無微不至,女性也會問:“憑什么是我生小孩,”

抱怨歸抱怨,做結扎還是阿杰自己慎重考慮后的決定。用一個手術,換來自己“下半生的自由”,他覺得還是值得的,

根據《2020大陸衛生健康統計年鑒》,2019年全大陸一共有超過23萬位女性做了輸卵管結扎手術,只有4700多位男性做了輸精管結扎手術。人口最多的山東省做了1171例,整個北京市只有10例,天津、吉林、海南、青海甚至一例也沒有。

像葉先生、阿杰這樣主動做結扎的男性,被網友稱為男性楷模、男德之光,“能對女性承受的痛苦和壓力共情,選擇自己承擔避孕責任,太難得了,”

做結扎手術還要搖號

葉先生在去年年初就打定主意要結扎,后來碰上了疫情,又拖了大半年,手術才正式提上日程。

整個過程下來,葉先生發出感嘆:“男性結扎也真的不容易,主要是能做結扎手術的地方太難找。”

一開始,葉先生去了當地最好的一家醫院,結果沒有醫生可以做男性結扎手術,后來又找了幾家小醫院,好不容易才打聽到一家可以做的,葉先生去咨詢的時候,連前臺的護士都不太確定自家醫院能不能給男性做結扎,因為實在太少見了。

好在大夫那一關并不難過,見他已經生了二胎,大夫沒有做過多的勸阻,只是和葉先生反復強調,手術是很簡單的,但是可能會出現后遺癥,復通難度比較大,“吧啦吧啦一頓說,總的意思就是能做,但要考慮清楚,夫妻雙方一起來簽字,”

美劇《絕望的主婦》中,Gaby懷孕后要求丈夫做結扎

已婚已育的葉先生尚且如此,更不用說未婚未育、還不到30歲的劉先生。

劉先生現在和未婚妻同居,感情穩定,準備在明年領證。因為都是丁克,兩人很早就考慮要做結扎,籌劃了將近一年,今年3月,劉先生趁著換工作的空檔期,將其付諸行動,

因為對手術不太了解,劉先生一開始去了生殖男科,大夫告訴他應該去泌尿外科:“你都不生了還找生殖干啥,”

泌尿外科的大夫聽說劉先生未婚未育,苦口婆心地進行了勸阻,主要是擔心他未來會后悔,據他們的反饋,第一批做手術的丁克男性來做復通的幾率還不算低。

另一方面,泌尿外科周末不開門診,唯一能做結扎的醫生只有周一和周二出診,要不是劉先生賦閑在家,還真找不到時間做手術。手術排期也要等很久,很多醫院甚至是有指標限制的,一個月只能做幾臺,“就跟搖號那種感覺差不多”,

美劇《生活大爆炸》

一條打電話到上海設立了泌尿外科的三甲醫院,詢問是否可以做結扎,得到的答復也都是“不做這個手術”或者“做得很少,不清楚”。

為此,一條咨詢了微博健康原PO、三甲醫院泌尿外科醫生柒大夫,他也證實,結扎手術現在確實非常小眾,愿意做結扎手術的醫院和醫生都越來越少,

據柒大夫了解,結扎手術是醫療糾紛的高發領域。結扎屬于長期不可逆的節育方式,雖然從手術層面上可以做復通,但是根據文獻,復通成功率在50%~70%左右,有些病人的婚姻狀況或生育觀念發生變化,做了復通,發現依然無法生育,就來找醫院的麻煩。

如果遇上未婚來做結扎的,很多醫生會直接拒絕,或者需要男性父母也同意,才可以為其手術,

另一位相關專業的醫生還提到,結扎手術很簡單,“不能提高醫院的學術聲望”,為此承擔這么大的責任和風險,從醫生和醫院的角度來說有些不值當。

其實不止是泌尿外科,婦產科醫生也“不太愿意給患者做結扎”,哪怕伴侶雙方當時都非常確認未來不會生育了,醫生還是建議使用避孕套或者其他可逆的避孕手段,“誰知道以后會怎么想呢?”

英劇《性愛自修室》

全世界的男人都不喜歡結扎

在做手術之前,劉先生在網上做了很多功課,多數做了結扎的人,對這個手術都保持著比較積極的態度,“在咱們國家的傳統思想里,可能不太能理解男性節育,所以去做的人基本上都是挺開明的,反饋也都比較好,”

他也沒有把自己結扎的事情告訴爸媽,雖然父母可以接受他不生小孩,“但是我說我把自己切了一刀,他們絕對接受不了,”

事實上,將時間倒推至40年前,男性結扎并不是什么新鮮事,《大陸衛生健康統計年鑒》數據顯示,1971年,輸卵管結扎的人數為174萬人,輸精管結扎122萬人,比例大約在1.4:1,此后也一直穩定在這個水平,到了1977年二者甚至幾乎持平。

給阿杰做手術的醫生還提到以前男性結扎的盛況,“就像給牛做閹割一樣”,“來一個做一個”,

數據來源:《大陸衛生健康統計年鑒》

變化發生在1978年。從這一年開始,無論是絕對數值還是相對數值,男性結扎手術例數開始大幅度下滑,也是在這一年,各地相關機構開始制定具體的計劃生育政策,而女性承擔起了主要的避孕、節育責任,

有人戲稱當時的育齡女性,不是在做節育手術,就是在做節育手術的路上。尤其是1985年之后,國家在一定程度上減弱了結扎這樣長期不可逆的避孕措施,改為推廣宮內節育環等相對可逆的避孕措施,“大結扎”運動改成了“大上環”,

在1985~1994年之間,每年宮內節育環手術維持在1000萬~1400萬例之間,再加上輸卵管結扎的手術數量,每年做節育手術的女性數量可以達到男性的10~20倍。

單從結扎手術數量來看,女性和男性的差距也在不斷擴大。從1980年開始,女性結扎是男性的3~4倍左右,1992年后增長到7~8倍,到了2019年,女性結扎手術總例數已經是男性結扎的50倍以上。

數據來源:《大陸衛生健康統計年鑒》

85后的葉先生父親還做過結扎,90后的劉先生就對結扎手術非常陌生。他記得小的時候,一直都在宣傳女性節育,輸卵管結扎、放環之類的,要不就是避孕套,“我以前甚至都不知道男的還能節育,可能是到了二十四、五歲的時候,才意識到男性也能做這個東西的,”

在他的同齡人中,做了結扎的男性更是鳳毛麟角。即使是同為丁克的朋友,要么是女性去做節育手術,要么是長期采取避孕措施。

數據來源:《2019年世界范圍內使用避孕方式的趨勢》

不僅是大陸,全世界也呈現出相似的態勢,根據聯合國2019年發布的《世界范圍內使用避孕方式的趨勢》,全世界育期女性(15歲-49歲)使用的避孕手段中,女性主導的避孕方式(輸卵管結扎、宮內節育器、口服及注射避孕藥、皮下埋植等)占到了超過70%的比例,

占比最高的是女性輸卵管結扎,達到了24%,最少的就是男性結扎手術,僅占比2%,

從絕對數量上來看,11.5%的孕期婦女使用結扎作為避孕手段,而只有0.8%的女性是以伴侶結扎作為避孕手段的,

數據來源:《2019年世界范圍內使用避孕方式的趨勢》

美國2015年的某研究論文也顯示,在45歲的美國人中,做過輸卵管結扎的女性占比為27.1%,而男性只有13.3%。

只有大洋洲地區是一個例外,澳大利亞和紐西蘭是世界上男性結扎率最高的國家,在當地,結扎是除了避孕藥和避孕套以外最受歡迎的避孕方式。11月13日世界結扎日就是在澳大利亞創立的。

“我覺得我變強了”

雖然男性結扎手術已經誕生了一個多世紀,很多人對它的運作原理依然一知半解,這也是他們對其恐懼的來源。

電視劇《金婚》

2007年的電視劇《金婚》中,張國立飾演的佟志,和同事談論該如何避孕,同事建議他和自己一樣,讓自己老婆去做結扎,非常“管事”,但是佟志的老婆希望他去做結扎,同事聽了立馬勸阻,說男人結扎就和農村里敲豬敲驢一樣,成了“閹人”、“太監”,“咱爺們活著就是一股精氣神,你可千萬不能去”。

佟志聽完就回去和媳婦兒說:“男人是絕對不能做那件事的,做完之后就變成女人了。”

電視劇《金婚》

14年之后,將“結扎”和“閹割”劃等號的依然大有人在,要么就是擔心影響性功能,“無法再展雄風”。在柒大夫一條科普男性結扎的微博下,還有一位用戶回復:“男人就那么幾秒鐘的射精過程,沒有射精,等同絕性。”

對于這樣的誤解,柒大夫也很無奈。首先,男性的“性功能”主要受神經系統和睪丸產生激素的作用,結扎僅僅阻斷了精子流出體外的通道,和激素無關,因此不會影響性功能。

其次,精液的主要成分除了精子以外還有前列腺液,所以依然可以射精,并且有射精的快感。“米粥沒了米,還有湯嘛!”

另一位醫生補充說,很多人結扎后覺得自己的性功能不如以前,更多其實是心理上的障礙。“但是你講這個事情,大家就不信,其實還是對這個手術的認知不夠,”

美劇《無恥之徒》中,凱文結扎后,男性朋友問他“為什么不讓老婆結扎”

做完手術之后,葉先生沒敢和父母、朋友講這件事,他也建議大家不要“大肆宣揚”,做手術的人自己可能覺得沒什么,但是不排斥有一些身邊的人,平時喜歡拿這件事開玩笑,聚會的時候被當作談資等等,最終可能會影響到自己的心理狀態,

劉先生則把自己的經歷發在了網路上,戲稱自己成了“拆蛋部隊”的一員。

他尤其形象地描述了做手術的過程。因為麻藥的作用,他感受不到表皮被切開,但是輸精管被勾出來的感覺特別明顯。

醫生捏住睪丸的那一刻最讓他震驚,感覺“蛋蛋差一點就要被擠出來了”,疼得超出了他的預期。但是想到“捏蛋的疼痛比生孩子還是要輕很多”,他的心里就好過了。

美劇《老友記》中Ross和Rachel意外懷孕

事實上,劉先生的未婚妻有多囊卵巢綜合癥,本來就是不易受孕的體質,加上兩人一直使用避孕套,懷孕幾率已經很低了。他在這種情況下還選擇做結扎手術,相當于又加了一道最后的防線。

他覺得自己做結扎是一件“理所應當”的事情。一旦懷孕,后果是由女性承擔的,那么他“作為男性,理應多承擔一些避孕責任,”

當被問到有沒有覺得結扎后影響到性功能,劉先生笑了:

“沒有,我覺得我變強了。”

為有不同需求的人,提供不同的選擇

近年來,結扎手術的使用率和流行度都在逐年下降。根據聯合國的數據,從1994年到2019年,女性結扎的使用率從13.7%下降到11.5%,男性結扎從3%下降到了0.8%,東亞和東南亞地區的下降趨勢最為明顯。

同時,男性結扎還是唯二絕對使用人數也下降的避孕方式之一(另一個是安全期避孕法),從4300萬例數下降到了1600萬,

這主要是因為避孕套、避孕藥等無創的避孕方式逐漸規范和成熟起來,成為當下主流的避孕措施。

男、女結扎手術對比 ©《女生呵護指南》

女性健康科普原PO六層樓強調,在跟女性結扎手術橫向比較的情況下,更推薦男性做結扎手術。但是結扎并不是一個必須的選項,畢竟要產生創口,“如果不怕麻煩,每次都踏踏實實使用避孕套的話,那不也挺好。”

另外,結扎是專門為節育而誕生的手術,并不能預防性疾病傳播。在非固定性伴侶或者性伴侶有多個的情況下,即便已經結扎了,還是建議使用避孕套進行防護。

對于結扎手術,六層樓更希望大家可以回歸到手術最初的目的上:為人服務,

沒有100%完美的避孕方案,“醫生能給出的只是一個大數據,是面向群體的,但是不能指導一個具體的家庭或者個人的實際生活,”

美劇《老友記》中,Ross和Joey震驚于安全套只有97%的有效率

作為婦產科醫生,六層樓更能從女性自身安全角度來思考問題,“意外懷孕最終承擔后果的是女性,所以女性是不是應該在要不要懷孕,跟誰懷孕,什么時候懷孕……這些事情上有更主動的掌握權呢?”

當然,如果女性可以讓伴侶主動去做結扎手術,那也叫掌握權。

在青青看來,老公去做結扎,就相當于給她吃了一顆定心丸,阿杰的想法是,夫妻決定丁克,最怕的就是中途變心,“男性到了四五十歲,如果突然又想要小孩了,他還可以生,但是女性就比較困難,所以男性做結扎也是對女方的一種保障,”

但是在現實生活中,這很難,很多女性連勸說伴侶規范戴避孕套都障礙重重,更不用說是做結扎了。

美劇《絕望的主婦》中,Gaby發現丈夫并沒有按約定去結扎

還在做醫生的時候,六層樓遇到過一位女性意外懷孕,來做人流,問她用什么避孕方式,她說老公結扎了。最后發現她老公只是在陰囊上割了一個小傷口,沒有做結扎手術,騙她說做了,“你說這怎么防?”

在六層樓的從醫生涯中,有的女性無法說服老公戴避孕套,主動來要求上環,因為真的不想再懷孕了,也有的女性自己就不喜歡戴避孕套,向他咨詢該如何避孕。

“為有不同需求的人,提供不同的選擇,讓ta自己權衡利弊,選擇適合自己的選項,我認為才是一個社會文明進步的表現。”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一條(ID:yitiaotv),作者: 魯雨涵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