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芯”塞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燃財經工作室,作者 | 閆俊文 趙晨希 馮曉亭,朱曉宇 張 琳,編輯 | 饒霞飛,原文標題:《全球“芯”塞》,封面來自視覺大陸,

全球“缺芯”到底到了什么程度?光天化日之下,就連劫匪都打上了芯片的主意,

據香港文匯報報道 ,6月16日下午,香港街頭上演了一場“芯片大劫案”,一物流公司運輸的價值約500萬港元高價芯片被劫。

“這沒什么奇怪的,現在芯片是奇貨可居,”在安防監控設備生產廠商的負責人王一名看來,劫匪搶芯片的這個新聞,并不是怪事,“全球都在搶芯片。”

王一名現在就每天為了芯片發愁,“以前都是供貨商上門求著我們收貨,現在是我們到處求他們給點芯片。”

王一名的產能并不大,但在全球缺芯的這股浪潮中,他同樣未能幸免。盡管王一名已經想盡一切辦法去尋找自己設備所需的芯片元器件,但他依然不得不面對接下來“無芯”的現狀,這意味著如果這一局面得不到改善,他的工廠將不得不停產,直到芯片恢復正常供應。

“缺芯”的不僅僅是王一名,自2020年下半年以來,全球“缺芯”的困局越演越烈。越來越多的行業不得不面臨減產甚至停產的現狀,

6月15日,吉利控股集團總裁兼極氪智能科技CEO安聰慧就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透露,“因為芯片以及核心零部件供應緊張,目前極氪001今年的可交付定單已全部售罄。從即日起,我們不得不停止接收意向金。”

實際上,不僅僅是極氪,從2021年1月開始,包括大眾、本田、福特等汽車廠商先后因芯片供應不足宣布減產或關停部分工廠。有數據統計顯示,2021年第一季度約有近100萬輛汽車被迫推遲生產。

如今,這波“缺芯”潮不但沒有得以改善,還在越演越烈,已經漫延到了行動電話、面板等消費電子行業。用王一名的話來說,“整個半導體供應鏈都受到了影響,”

在2020年下半年,華為因“芯片禁令”使得行動電話業務陷入休克之后,“缺芯”以另外一種方式降臨到了其他行動電話廠商頭上。

小米副總裁盧偉冰在微博一提到芯片就嘆氣,“唉……”。5月21日,他發微博,如果不是驍龍888處理器缺貨,(小米11系列)銷量遠超(300萬臺)這個數字,他預計,芯片缺貨的周期不會太短,今年肯定是不可能緩解了,明年樂觀的話上半年。有人問,芯片的價格會不會越來越貴?盧偉冰一個字回答,會,

就在日前,三星也已經暫停了Galaxy S21 FE的出貨,這是它高端系列行動電話的大眾版本,暫停原因是缺芯。

就連芯片設計商也抱怨,貨不夠用,高通大陸區的一位管理者在公開場合說,因為缺貨,高通自己的銷售每天被客戶追貨追得都很辛苦,這種情況還將持續一段時間,“這個時候半導體行業如果不缺貨,那你的產品可能做得太差。”

到底是什么原因導致了這股全球“缺芯”潮?

在王一名看來,導致“缺芯”局面的,是多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受疫情影響,產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沖擊,比如芯片生產必須用到日本的化學材料,但這種材料只有2個工廠能生產,而疫情一度影響其開工;同時,全球消費電子產品消費逆向增長,導致供需失衡。另一方面,芯片生產廠商陸續關閉了8寸晶圓的生產,以將生產線轉為12寸生產線,導致8寸晶圓供不應求。”當然,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比如說,大廠商的囤貨等,

在“缺芯”的影響下,漲價勢在必行,就在6月15日,據臺灣媒體報道,大陸臺灣地區的臺積電、聯電等晶圓代工廠,預計在2021年第三季度繼續漲價,最高上漲30%,

“在生產用料環節,芯片的漲價早就不止30%了,我們找到的現貨,價格漲三倍,甚至更高的都有,”漲價對于王一名而言,是一個不得不接受的事實,“只要能拿到貨,漲價也不算什么。沒有貨,就意味著不得不停產,”

為應對缺芯危機,在5月初,全球最大的晶圓代工廠臺積電宣布擴產計劃,他們計劃投資28億美元擴產28納米芯片制程。中芯國際兩度投資擴大28nm芯片生產線,擴建之后,28nm芯片的月產能將會超過10萬片。

“這雖然是一個好消息,但現在這種局面,真正要得到緩解,還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王一名認為,至少在2022年以前,“缺芯”的局面還會一直延續。“就看誰能撐到局面改善了。”

正如王一名所言,情況非常不樂觀,越來越多的生產廠商,尤其是中小生產廠商受“缺芯”的影響,已經陷入生產困局,他們亟待芯片能夠盡快恢復供應,以解燃眉之急,“如果還這樣繼續下去,我只能轉行了,”這是一位設備生產廠商在無奈時對朋友的吐槽,也是諸多中小生產商的窘態,

燃財經接觸到幾位電子行業人士,他們在2020年以及當下,飽受“缺芯”之苦,一位風口之上的新能源行業生產廠商,產能翻番,但買不到芯片,好不容易發現的芯片工廠生產線卻被汽車廠商承包了;一位充電樁企業被迫采用用大陸芯片代替進口芯片,過程漫長,試錯成本很高;一位計算機經銷商去催貨,對方告訴他,等半年。等過了6個月再去,對方依舊告訴他,再等等。

芯片訂單被汽車廠商搶走,漲價也買不到貨

高虎 | 37歲 新能源設備制造商

我們公司是做新能源設備的,這兩年新能源處于風口,帶動了公司業績,對芯片需求也成倍數增加,例如一款28納米的單片機,2020年用量20000顆,今年上半年需求已達近24000顆。但讓我頭痛的是,根本進不到貨。后來我一打聽,據說是這條產線已經被汽車廠商包了,不再對外供貨,這導致我們的訂單一再延遲交付。

從2020年11月份開始,我們開始收到芯片代理商交付周期拉長的通知,今年年初,就感受到了芯片短缺 ,剛開始的時候,加點價在現貨市場還能買到著。到了4月,電源管理芯片、單片機、mos管,沒有一樣不是缺貨的,漲價40%屬于正常,很多直接漲幾倍十幾倍,甚至很多市面找不到貨了,有錢也買不到,

整個訂單延期,客戶催我們,我們催采購部,采購部門只能滿世界找芯片。現在公司也在一邊大量收儲常用芯片市面的存貨,以保證后續公司經營交付,一邊也在找替代,做驗證,但這個過程漫長,成本極高,

可預見的,這種缺芯漲價會持續一兩年。不僅我們公司缺芯片,我們同行公司,有些小企業直接拿不到芯片訂單,沒辦法只能干一天停一天,看看誰可以堅持到緩解的那一天,

我們設備上用的,基本都是進口的芯片,現在也在找大陸替代品,近期不管是中芯國際還是其它芯片代工制造公司,都在努力擴廠。

最近,臺積電南京廠擴建28納米生產線,我是支持的。短期來看,新廠給大陸芯片廠帶來了鯰魚效應,28納米雖然不是最新工藝,但對于投資大、周期長、科技含量高的芯片行業行業來講,算是高科技行業了,畢竟大陸28納米量產的也屈指可數。以前鯰魚在街口,現在鯰魚來到家門口了,更能激發大陸廠商奮起直追。

這幾年貿易戰讓很多科技公司有了危機感及對短板的重視,也加大了相對應的投入,我覺得資金不是問題,關鍵是人才,因為芯片是需要用長時間積累才能進步的,但對大陸來說,由于發展比較晚,缺乏時間積累,加上美國及盟友的打壓,所以唯有有豐富經驗的人才,才能有助推動大陸芯片的發展及追趕,

我每天想的都是下批原材料什么時候到

古月 | 38歲 網路通訊企業老板

芯片是通訊行業的命脈,而我經營的恰好是一家做網路通訊產品的企業。2020年下半年,我們開始出現芯片短缺的情況,到10月份更為凸顯,

芯片缺貨以后,漲價隨之而來,給我們帶來了巨大影響,

芯片缺貨后,我們的工廠不能滿荷運轉,這將導致我們丟掉一部分市場份額。我們不缺訂單,但上游企業原材料短缺,只能滿足我們一半或者三分之二的產能需求,這讓我們沒有辦法再像之前一樣計劃生產。

以前,我們找源頭企業拿貨,下完訂單后,對方會立刻回復時間和價格,甚至很多時候,源頭企業還會提前告訴我們,有了多少貨,問我們需不需要貨,現在不一樣了,現在是我們求著源頭企業給我們發貨。往往我們下了訂單需求,源頭企業也無法回復交貨時間和具體的價格,只能告訴我們在排期,3-5個月都有可能,

缺貨的同時,芯片也普遍漲價。這讓我們的設備毛利率大幅降低,以我們制作交換機的網通主控芯片為例,去年從臺灣那邊的拿貨價是4元左右,現在我們基本上拿不到源頭貨,而渠道拿貨價在20元左右,有些更緊缺的芯片價格已經漲到了10-20倍,

丟失市場份額和毛利率降低,單拿出其中一條,對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都可能造成致命影響,中小企業舉步維艱,停產關門的也不再少數。

造成芯片短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大陸外制裁的影響不容忽視,我們設備的主控芯片是從臺灣進口的,首當其沖受到了波及。

一方面,受疫情影響,供需格局產生變化。半導體產品的主要供應產地分別是美國、大陸臺灣、日本、韓國和馬來西亞等地,在全球疫情影響下,產品供應結構發生了變化。與此同時,需求端的結構也發生了變化,受疫情影響,用戶的消費需求量大增,電子產品銷售火爆,

另一方面,受國外制裁影響,原有產業鏈平衡被打破,一些大型企業等大量備貨,預支了未來一到兩年的產能需求,中小企業也在爭奪剩余的工廠產能,于是,中間商和終端用戶快速感知到芯片短缺,引發恐慌囤貨,進入惡行循環,

再有一點,在國家政策的引導下,企業對國外電子元器件需求正逐步切回大陸,大陸十四五規劃出臺了一系列新政策,以發展本國的半導體產業,應對美國政府的限制,

面對現在的“缺芯”現狀,我們也做了很多應對方案。

針對貨源短缺的問題,我們避開缺貨芯片,重新開發新產品,這需要企業有一定的產品開發能力。面對市場缺貨芯片的變更,企業要能快速應對市場變化,永遠要有備選方案,有時我們甚至同時開發三四款產品,

為了不失去市場份額,我們開拓了新的產品線,將過往因為毛利率低而被邊緣化或已停產的產品,重新投入生產,以維持基礎市場和用戶,保證工廠產能。

在我們的努力下,公司利潤比去年同期有所增長,暫時處于盈利階段,但挑戰始終存在,最大的問題是資訊不明朗,這次缺貨跟以往都不一樣,無法預測就無法計劃,我現在最關心的就是下批原材料什么時候能到,

進口芯片說斷貨就斷貨,只能選擇大陸芯片替代

王強 | 40歲 某汽車充電樁企業從業人員

我是一家制造電動汽車充電樁的員工,從業時間大約有六年。我們的主要業務是生產電動汽車的充電樁,客戶包括比亞迪,大眾等等大型車企,一年產量在幾十萬套左右。

充電樁一般分為直流樁和交流樁,交流樁也稱為慢充,功率比較小,直流樁功率很大,高的可能達到幾百KW(千瓦),我們會根據客戶的需求,做不同類型的充電樁,一般而言,家用的都是交流樁,公共場所的充電樁都是直流樁,

很多人可能有疑惑,充電樁一定需要芯片嗎?實際上,充電樁芯片至關重要,關乎人與公眾的安全。充電樁里面的芯片很多,有控制芯片、通訊芯片,還有隔離芯片,像我們的設備,一般會采用國外的恩智浦(NXP)、意法半導體(ST)的芯片。

沒有通訊芯片的話,充電樁不能與汽車產生通訊,沒有隔離芯片的話,強電和弱電之間沒有隔離,會存在用戶觸電,或者弱電電路芯片被擊穿的風險,像直流電充電樁電壓很高,達到400-500V(伏),非常危險,沒有控制芯片,充電樁就無法控制、檢測汽車的充電狀態,

從去年年底開始,我們面臨大規模芯片短缺,像恩智浦(NXP)、意法半導體(ST)的芯片說斷貨就斷貨。

缺芯前,我們和客戶合作很穩定,缺芯后一切都變了。在芯片貨源最緊缺的時候,我們去采購,供應商不給出貨,交貨周期無限期拉長,我們用幾倍甚至幾十倍的價格掃貨,同時,試驗替代物料,測試和試驗其實是重新制作、生產充電樁。可想而知,帶給我們行業的陣痛有多大,后期我們可能會一直沿用大陸芯片了,如兆易創新(GD)、華大半導體生產的芯片,

據我了解,不只是我們,目前很多視訊編解碼芯片,比如應用到海思上的元器件,就非常緊缺,以及一些交換機芯片、汽車芯片,也非常缺貨,一般只能加價購買,或者使用備選算力替代,如用寒武紀芯片,

當然,大陸芯片產品成熟度肯定比不上國外的芯片,國外芯片配套完整、技術支持、開發文檔,包括Bug補丁,芯片的穩定性都有優勢,但是,目前全球缺芯的狀況,選擇替代方案,總比停產、停工好多了,

朋友圈天天刷芯片缺貨,都麻木了

張歌 | 36歲 健身硬件公司創始人

我是一家運動健身硬件創業公司的創始人,我們生產的產品主要是健身器材硬件,健身單身、可穿戴設備等,一年銷售量在幾百萬件,主要面向海外市場。我們的芯片主要采用的是國外芯片廠商生產的控制器芯片和電路管理方面的芯片,

缺芯前,我們公司運轉、現金流正常,供應商供貨來源充足,

大約在2020年3月份時,全球主流的晶圓廠商調低了銷售預期,一般晶圓廠商生產周期是6-18個月,換句話說,晶圓廠商開始減產,生產周期變長。而去年大陸制造業正在強勢回歸,所以,全球供應鏈并沒有縮水,是需求激增了,這樣就造成了資源擠兌,

缺芯其實從去年下半年就開始了,到今年2月份,產業鏈供求關系緊張度達到頂峰。芯片短缺最嚴重的時候,漲價幾倍,當時我們團隊都很震驚,漲價意味著成本提高,毛利高的產品還好,毛利低的產品,對創業企業而言,非常難受,那段時間,我天天在朋友圈刷芯片缺貨,現在都麻木,沒有感覺了。

其實,從去年年底開始,我們公司很早就發現了芯片短缺的苗頭,緊急和很多芯片供應商談判,在今年三月份,我們已經提前完成備料,一些核心芯片大概在10月份可以到貨,而部分芯片依然短缺,這些芯片很多企業也都在使用,貨源緊缺的程度,大家感受應該相同,

芯片代工企業臺積電這一輪漲價,可能是臺灣疫情導致的。臺積電隨時可能面臨停產,一旦停產將對它整個運營成本、整體利潤都有影響,所以,臺積電必須要進行代工價格調整,當然,臺積電主要代工30nm以下的芯片,可能對我們影響有限,因為,我們使用的芯片對代工廠的要求不高。

我總體上對缺芯這件事情比較樂觀。實際上,每一年的上半年,都是我們銷售的小淡季,在整個產業鏈缺芯的狀況下,我們盡量保證一定毛利潤,我們目前的主要目標是“少打折”。

看到一些運動健身的同行,因為缺芯導致停產,甚至倒閉,我認為還是關系不夠硬,拿不到原廠或者一級代理商的支持,或者是對缺芯這件事情,準備不充分,另外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廠商的量太大了,產品售賣火爆,導致產能跟不上,

汽車缺芯直接影響到了我的工資

王昌元|37歲 長城汽車某地區銷售負責人

我在長城汽車公司工作了三年,主要負責旗下歐拉這個品牌的銷售,每個月的銷售業績還不錯,收入在二三線城市里也算可觀,但是自從去年底出現“缺芯”潮之后,一切都變了,

雖然去年底“缺芯”已經影響到了我們歐拉旗下的幾款汽車產能減產,但是好在庫存夠足,所以面向C端的時候并沒有太明顯的變化,到了今年初情況就不一樣了,由于汽車行業缺芯,工廠產能不足,再加上遲遲難交貨,這就直接影響到銷量。

到了今年4月,長城汽車芯片供應短缺的問題比較嚴重,還被媒體爆料未來幾個月在重慶永川、河北徐水這兩大生產基地或將面臨停產。事實上,長城汽車的芯片供應鏈的確緊張,但是工廠生產只是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并沒有停產,

以長城歐拉黑貓/白貓/好貓這三款汽車舉例,工廠一直在采購芯片積極生產,但是芯片稀缺產能供應不足,顧客還是買不到現車。而且先交定金再提車,整個過程起碼要等三個月,就直接影響到消費者的購買激情,

現在我們展廳連樣車都賣掉了好幾臺,展車都缺貨,我的業績提成也因此受到了影響,每個月到手的工資大幅銳減,

如果按照正常的節奏走,我們的銷量就比現在要好一些,更何況現在國家大力發展新能源汽車,就連地方政府也在積極推進新能源汽車的普及,所以新能源汽車的銷量應該暴漲。但是現在,消費者面對提前三個月的預定,多多少少會退縮,轉而選擇其他品牌。

甚至一些比較傾向于歐拉系列的消費者,轉而選擇了其他牌子的新能源汽車,問過之后才知道,像比亞迪、廣汽等車企,他們的新能源車交付時間就比我們要少很多。可見,車企跟車企之間的短缺情況還是不同的,有的“缺芯”嚴重,有的勉強夠用。

如今,汽車行業“缺芯”已經持續很長時間了,現在如果提到哪家車企因為“缺芯”停產,已經并不稀奇,未來這種情況還會持續一到兩年的時間。

與此同時,“缺芯”是全球車企都要面臨的問題。今年1月,我就看到有新聞說本田、大眾、福特等車企,由于芯片供應不足而減產或關停部分工廠,今年3月底,蔚來汽車也因芯片短缺暫時停產了5天,無論各家解釋的理由多么充分,“缺芯”都會導致汽車公司的工廠產能跟不上,最終影響到汽車銷量和終端銷售人員的業績,

電腦芯片短缺,漲價也進不到貨,門店銷售額連續下滑

鄧康 | 41歲 個人計算機經銷商

我在電腦城賣了十幾年電腦,雖然說之前計算機市場也試過因液晶面板、電池等配件供貨短缺而面臨過漲價壓力,但不會像去年那樣毫無預兆突然漲價,影響周期也不會像這回芯片短缺持續時間這么長。

印象中,去年7、8月份起,整個市場突然漲價,在此之前,我一直沒有收到風聲,直到后來訂貨的時候,我被告知設備漲價。

去年受疫情影響,激發的居家辦公和遠程學習需求帶動了個人電腦需求的增長。在疫情之前,我每個月只能賣出一百臺電腦,但疫情之后,無論是聯系我進行采購還是要求組裝電腦的客戶,都比以往要多得多,每個月能多賣三十多臺電腦,所以得知漲價之后,我也不能減少進貨量,畢竟需求很旺盛。高價進貨后,我會將成本直接轉移到消費者身上,

那段時間,市場也和以往大不相同,之前消費者會貨比三家,覺得不合適還可以說等等雙11等電商大促活動。但在去年下半年,情況截然不同,消費者雖然會對商品突然三五百元的漲價有些怨言,但大部分消費者也還是會對價格買單,

一兩個月過去了,價格沒降反而還在繼續漲價,漲價也就算了,像高端游戲機還出現缺貨現象,去年年底,因為漲價和缺貨原因,我店里的生意也在持續下滑,疫情發生后每月能賣一百多臺電腦,但在去年10月份之后,受缺貨影響,每個月只能賣出幾十臺,為此我還特意找過品牌代理商了解情況,但對方給我的答復永遠就是“芯片短缺”、“芯片提價”……

相對于國外品牌,大陸品牌更容易缺貨。因為大陸電腦的芯片主要依賴進口,但受到疫情影響,芯片供需失衡導致價格不斷上漲,電腦自然也跟著上調價格,從去年漲價到現在快一年時間了,芯片問題依舊還未得以解決,而受零部件價格影響,電腦廠商也在提高產品價格。

我現在很是犯愁,有意來店內購買電腦的客戶不少,但是人家說的產品,要么我拿不到貨,要么從其他渠道商拿到貨價格得在原基礎上最起碼漲了20%,客戶負擔不起。

我的門店銷售額已經連著幾個月下滑了,每天空閑的時候我都找品牌代理商了解情況,但對方那邊給我的答復就沒一句準話。年初說,芯片生產交貨周期要半年,半年后情況就會好轉;但六月份到了又說,芯片加工廠都在國外,國外疫情原因影響了出貨量,明年年初情況就會好轉……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燃次元(ID:chaintruth),作者:燃財經工作室

<!---->全球“芯”塞” src=”https://tp.youmelive.com/uploads/2021/07/21/278159201011207.jpeg” /></p>

<!-- Quick Adsense WordPress Plugin: http://quickadsense.com/ -->
<div class=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