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仍有那么多人熱衷于炒幣?-一個新興的行業

一夜暴富,一個人人都趨之若鶩的夢想

這里我分享一個故事,這是三個真實的故事,我們可以從中窺探幣圈萬相。

一個新興的行業,總會吸引眾多盲目的投機者。如今監管愈加收緊,政策之下,區塊鏈市場或將褪去紙醉金迷的外衣,漸漸走向平穩之路,暴富夢我們還要繼續做嗎?

來源丨節點財經
幣圈歷險記:一年365天我都在做暴富夢_陀螺財經

這個圈子混入了太多投機取巧的人,他們沉浸在“庇護所”里,卻忘了世界的天然規則。

這是三個關于數字貨幣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有經歷過“礦難”的礦工、誤入區塊鏈傳銷的中年婦女、資金斷裂的項目創業者,他們唯一一點共同之處,便是都深陷一夜暴富的美夢且不愿醒來。

故事不必拘泥于結局,如果能讓人靜下心來思考兩分鐘,就夠了。

“胖子的美夢是他一個人的冒險”

2013年5月的一個下午,我和胖子在學校門口的網咖里打網游。

胖子深吸了口煙,把煙頭扔在地上狠狠碾了幾腳,“老驢,你知道BTC/”target=”_blank””>比特幣不,聽說這玩意兒特賺錢。”胖子又大白天做起了發財夢,臉上的肥肉都興奮地顫抖了起來。

“我就知道丘比特。”我忙著打LOL,沒空陪他做白日夢。

“聽人說租個機房,整幾個礦機天天挖礦,賺翻了。”

“你還惦記挖礦?前段時間有個礦廠可剛出事兒,幾十個人遇難,每日熱點天天播呢,你可小心點。”我摘下耳機,嚴肅的看著他。

“嘿,什么跟什么,此礦非彼礦,繼續擼你的吧,跟你聊不明白。”胖子大咧咧地倒在椅子上,又從兜里捻了根煙出來,“要我說你就是眼皮子淺,我要是你,我就賺了錢把這網咖盤下來,天天包場。”他瞇著眼睛嘬了一口,快活地說道。

胖子是我們宿舍里最有“頭腦”的人,滿腦袋使不完的鬼聰明,大一剛入學,他就靠倒賣被褥的小生意賺了幾千塊錢。

后來胖子又想出了新的賺錢點子。當時學校附近的幾個駕校競爭嚴重,胖子瞧出了商機,主動給駕校當校園代理,一個生源提成兩百。那段時間胖子逮誰問誰,“同學,你學車嗎?”如此努力之下,胖子的生活質量確實小有提升,從哈德門升級到了中南海,當然,成績也毫不客氣的亮了七八門紅燈。

這都是小錢,胖子的夢想是賺大錢。

胖子從論壇上看見了比特幣賺錢的消息,帖子的樓主說自己靠挖比特幣,連養老錢都賺夠了。胖子不由得心生向往,這可是暴富啊,自己要是暴富了,首先得從煙上整頓,中南海是不能再抽了,至少也得一天一包中華。

為了中華,胖子開始在網上搜索比特幣的相關資料,下載挖礦教程。論壇上說,前兩年自己用電腦在家挖礦沒準兒還能挖到一些,現在就甭做夢了,散戶想要挖到一個幣比中500萬還難。

抉擇之下,胖子決定斥資幾個月生活費從淘寶購買一套礦機。學校的宿舍晚上10點就斷電,胖子為了礦機能夠正常運轉,在學校附近租了個單間。

從那以后,胖子開始變得忙忙碌碌,鮮見人影。

“比特幣漲瘋了,老子要發財了!”十一假期剛過不久,胖子在Whatsapp上興奮地給我彈消息。

“不會吧?還真讓你小子瞎貓碰上死耗子了?”我蹙了眉頭,胖子成天瞎鼓搗,還真鼓搗出名堂來了?

“嘿嘿,等著瞧吧,等我賺了大錢,一天三頓飯都去星級酒店吃。”胖子發了個得意的吸煙表情過來,“對了,別忘了老師點名時幫我答到啊!大恩大德兄弟我一定銘記在心!”

“等著拿肄業證吧你。”我酸溜溜地回懟了胖子一句,心里竟生出了點羨慕之情。

2013年11月19日上午,比特幣迎來了驚魂30分鐘,胖子的心情也如同幣價一般,坐了一趟瘋狂云霄飛車。那天上午,比特幣價格一度沖到了8000元,很快又回落到5800,隨后又逐步回升到了7000多塊錢。

胖子覺得時機到了,把手中持有的幣拋了出去,狠賺了一筆,雖然不夠養老的錢,但對學生來說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胖子總算初步實現了抽中華的愿望,單間也不住了,改租了整套的公寓。

但他沒成想,好日子這么快就到了頭。隨后比特幣價格就走上了下坡路,一路下跌,到年末的時候,已經跌破70%。高昂的電費和礦機的維護費用,讓胖子每天都在吃老本,連公寓的房租都快支付不起了。按胖子自己的話說,是“每天都活得心驚肉跳,經常夜半夢中驚坐起,神經跟幣價繃在一起了。”

權衡再三,胖子決定結束短暫的礦工生涯,收手不干了。彼時,胖子手里還有少量的幣,“不賣了”,胖子自嘲道,“留著當紀念幣,不枉我在人間走一趟。”

“那以后怎么辦?再也不挖了?”

“不挖了,黃粱美夢一場空,以后老老實實上學,腳踏實地工作。”

胖子的冒險是他一個人的美夢,我們未曾經歷,沒辦法置身處地感受他的心路歷程,逐漸大家也就忘了這碼事兒。

17年末,比特幣價格暴漲又上了每日熱點,我突然想起來胖子手里剩下的那些幣,趕緊給他撥了個電話過去,“胖子,比特幣都十萬塊錢一枚了,你手里剩下的那些呢?”

“嘿嘿,”胖子熟悉的笑聲又響了起來,“等著我發大財吧。”

看來這場美夢,胖子是打算繼續做下去了。

“林紅稀里糊涂又不愿放棄發財機會”

林紅前天剛滿47周歲,生日是在吵架中度過的。

半個月前,她偷偷挪了賬戶里一萬塊錢,跟著朋友投了一個項目,說是“投一萬即返七萬數字資產,七天倍增一次”,結果還沒享到紅利,就被丈夫發現賬戶里的錢不對勁。

丈夫讓林紅去把投資的錢要回來,林紅咬了牙關,就是不肯。兒子馬上要畢業了,這么多年家里也沒給兒子攢出個首付,林紅這次是下定決定要給兒子賺個老婆本兒回來。

“天底下哪有這種一本萬利的好事兒?”丈夫懷疑林紅又遇到了詐騙團伙,這不是第一次了。

“你這榆木腦袋,跟不上時代,”林紅手一擺,“我現在賬戶里就有七萬咧,人家說這叫數字資產,以后拉一個人還能再拿七萬。”

”我不管那么多,你趕緊去把這一萬要回來。“丈夫有點坐不住了,他隱約感覺林紅這筆錢又要打水漂了。

林紅與丈夫做過許多活計,都沒掙到什么錢。

起初丈夫在工廠里做了幾年活,效益不好便辭工回家了。后來又尋了點別的營生,四處湊了點錢,買了輛小吊車,到建筑工地上找活兒干,雖然總得看包工頭臉色,好歹也算是有了長期養家糊口的生計,能夠勉強維持一家三口生活。

林紅一直沒有穩定工作。孩子出生以后,柴米油鹽醬醋茶,處處需要錢,林紅在馬路邊租了個店面賣小吃和飲料,但體力和精力付出太多,賺錢又太少,不過幾個月就關門了。后來又支了輛流動車攤沿街賣東西,多時一天一兩百塊,少時一天幾十塊,丈夫勸林紅,錢雖少,但只要倆人齊心協力,積少成多,也能把日子過美了。

但林紅是個沉不住氣的例外。有一次,一個來流動車買東西的顧客暗暗問她了不了解西部大開發,林紅看著對方神神秘秘的樣子,不由得也壓低了聲音,“什么西部大開發?”

“就是國家在幫助一些膽大的、有魄力、有助于國家發展的底層人才賺錢,解決貧富不均問題,現在投資21份,一份的價格是3300,兩到三年后回報1040萬,這份生意是純資本運作,五進三階模式……”顧客越講越得意,林紅也聽得熱血沸騰。

“要不要跟我去考察考察‘生意’?”

林紅心動了。

世界上居然有一種生意只要投入69800,兩三年就能賺回1000多萬,誰聽了不心動?年前她去算命,先生說她今年將得遇貴人,運勢亨通,如今終于等到了。林紅背著丈夫將流動車攤轉手出去,拿著轉讓的三萬塊錢,還有這幾年夫妻倆勤懇攢下的四萬塊錢,匆匆跟著顧客坐上了西去的火車。

一個月后,林紅給丈夫打電話,一改當初市井婦女腔調,斗志昂揚地跟丈夫介紹自己投資的“1040陽光工程”,并信誓旦旦地告訴丈夫,“要么你再湊點錢投進來,要么你就看著我掙大錢吧。”

丈夫在工地上聽過工友講傳銷組織,立刻意識到林紅這是被洗腦了,無奈林紅被發財沖昏了頭腦,怎么勸也不回來。

可惜林紅的雄心壯志還沒來得及實現,團伙就被人舉報,整個被派出所端掉了,她也只好隨著被驅散的人員一起怏怏回了家。

7萬塊錢怎么辦?還能怎么辦,打水漂了唄。

然而幾年過去,林紅還是不死心。

半個月前,Whatsapp群里有人轉發“北京開了個數字貨幣超市,數字資產將顛覆世界……”、“這一消息宣布后,數字貨幣或將成為新型人民幣!”、“區塊鏈時代來了,千年難得一遇的財富機遇你還要錯過嗎?”等等諸如此類的文章,林紅點開以后,什么“區塊鏈”、什么“杠桿”、什么“網民股東化”、還有一堆英文字母,看得她糊里糊涂,但又不愿放過這“千年一遇的財富機會”,只好去私聊群友問個明白。

群友給林紅發了幾份“優X匯”的文件,文件里明明白白寫著,優X匯在全球招8000萬合伙人,現在是優惠期間,原價十萬現在只需一萬就可以成為合伙人……現在投資一萬塊錢,賬戶上就有7萬的數字資產,其中5萬的數字資產每七天倍增一次……每招募一個合伙人,賬戶上再倍增7萬數字資產……

林紅在心里迅速盤算了一通,是個回本快的買賣,比起69800來說一萬塊錢也不算太多,先投著試試。

群友給她介紹了優X匯負責人,聽了負責人一番講解以后,她愈發覺得這是一個賺錢的新風口,毫不猶豫的轉了一萬過去,負責人效率也高,隔天就給了她一個“賬戶地址”,并通知7萬數字資產已經打到。林紅一顆心放了下來,專心按著負責人的指示,去各個群里發消息,發展下級。

“我不管那么多,你趕緊去把這一萬要回來。”丈夫又重復了一遍,語氣中隱約透著怒氣。

“馬上就又倍增了,倍增之后再取出來行不?”林紅試探性地問,“你不懂區塊鏈和數字資產,這東西增值特別快。”

丈夫不理會她的詢問,一把將行動電話搶奪了過來,他幾乎可以斷定,林紅又被洗腦了,滿嘴的什么“區塊鏈”、“數字資產”,一定是著了魔了。

丈夫從林紅的Whatsapp列表里找到優X匯負責人,要求退回一萬塊錢,負責人磨蹭了半天才回復,退是不能退了,都兌換成數字資產了,數字資產可是會升值的,做人不要目光這么短淺。

“不退我們就報警了。”丈夫憤然敲下一行字,對方卻已經刪掉了好友。

這下,林紅慌了,匆匆翻出負責人曾經發給她的“賬戶”,讓在外地上學的兒子登陸上去查看。兒子發回來的截圖上確是有著幾萬的P幣,但后面也赫然顯示著,約等于人民幣700元。

林紅想著早上剛發過的那句“加入就贏,風險歸0”,突然腳軟了下來。

“區塊鏈這風口必須真金白銀見證一下”

“哥們,最近手頭寬裕嗎,我想借點錢。”

“借多少?”

“幾萬,幾十萬,幾百萬,你能借多少?”

“……我看看手頭有多少,待會兒給你回信。”

掛了電話,我點了根煙,望著窗外漸暗的天色陷入了沉思。

去年春節,我們回老家的二十幾個老同學組織了一場聚會,飯桌上王志強出盡了風光。

當年他成績不算好,畢業后連著找了幾個工作都做不長,后來開始當銷售,賣醫療設備,賣著賣著賣出名堂來了,當上了老板,狠狠賺了幾筆錢。

那天聚會王志強遲到了半個小時,來的時候,呼啦啦從包房門外走進來了兩三個人,王志強向大家熱情介紹,這個是他的“合伙人”、那個是他的“助理”……我們在座的二十幾個同學迅速交流了眼神——這是來聚會呢,還是來裝X呢。王志強個頭矮小,略微禿頂,一件皺巴巴的襯衫勉強包住了凸起的肚子,不說他是老板,外人一定以為他是個司機。

飯桌上喝了點酒,沒多久王志強就滿臉通紅,嗓門也漸漸大了起來,開始手舞足蹈地跟我們談“區塊鏈”、“數字貨幣”。他不停地用食指叩擊桌面,“比特幣從09誕生到現在,9年時間,從五分錢人民幣,到現在翻了幾百萬倍……為什么這么值錢?共識機制知道嗎?全世界都覺得它值,它就值,這就是區塊鏈的信仰和靈魂……”

一套說辭下來,王志強口干舌燥。桌上的同學們大都從事傳統行業,公務員,教師,零售,對他說的這些新奇術語都摸不著頭腦,大家面面相覷,眼神中充滿了懷疑和警惕。有幾個在媒體工作的倒是聽說過一些,但也懷著質疑的態度——“漲得這么快?這得冒多大的風險?”

王志強微微一笑,喝了口茶,“投資嘛,風險越大回報越多。怕風險,可以來投資項目嘛,越趁早投資,獲的利越多——要是大家都知道的東西,早就已經完成套利了,還有你什么事兒。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是能改變未來人類生活的……說這些估計你們也聽不太懂,小劉,把咱們白皮書發給老同學們看看。”

坐在邊上的助理趕緊發了一份pdf文檔到同學群里。“我們這個項目,是把醫療設備跟區塊鏈技術相結合,將醫療設備上鏈,這樣可以做到設備的防偽和溯源……”王志強的合伙人清了清嗓子,開始侃侃而談,“大家研究一下我們這個白皮書,懂的人應該能判斷出來,我們這個項目是有價值的,未來的上漲預期是幾倍甚至幾十倍收益率的。”

一旁的王志強撣了撣煙灰,補充了一句,“區塊鏈這波風口,必須得真金白銀地來見證一下,不然以后肯定得后悔。”

“王志強,你這是想讓我們投資?”

“說白了,我就是想帶著咱們老同學一起飛,一起賺錢,要發財就一起發財,不能我王志強一人吃肉其他人喝湯,大家說是不是。”王志強說得激動,一時之間唾沫星子亂飛,“誰不想發財?贏了那可是靠海別墅,會所嫩模,想要多少有多少。”

話說到這份上,我們也知趣,紛紛站起來敬他,嘴上說著感謝王總,心里對王志強的滋味卻越來越復雜——王志強是個野心勃勃的投機分子,我們這群循規蹈矩的人,是斷然不敢跟的,何況我們到現在還沒摸透這區塊鏈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那天的聚會,王志強有事兒先離開了,他這一走,席間跟炸了鍋似的。

“我看,這王志強腦袋是出了毛病了,好好的生意不做,去搞什么鏈。”

“虧他還是干銷售的,講了這么一通也沒講明白他這項目具體是干啥的,依我看,他自己都不明白這區塊鏈,就是想賺個快錢。”

“行了,咱們就當看樂子了,這投機的事兒啊,膽子小的還真不敢干。”

吐完槽,大家也就當這事兒是茶余飯間的談資,誰也沒真上了心。

但我沒想到王志強這么快就跟我打電話借錢。

電話里頭的他跟半年前意氣風發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問他出了什么事,也只是支支吾吾地說,項目資金方面出了點問題。

畢業以后我進了市里一家雜志社,靠寫稿子為生,稿費也僅夠還個房貸,王志強口中的“幾十萬”、“幾百萬”實在是對我的抬舉。

我這輩子唯一的投機行為,是幾年前單位組織去云南旅游,路過翡翠原料檔口沒經得起導游的誘惑,花了一萬二買了塊碎料——后來我才知道,好的翡翠料子一萬二斷然是買不來的。

從那以后我便不敢再冒這種風險,只買保本保息的理財產品,連股票都沒碰過。

后來懂行的朋友告訴我,那時候的翡翠原料市場看著火熱,實際上已是強弩之末,成品銷售遲滯,新進的投資人也越來越少,進的越晚就越危險。我隱約覺到,王志強似乎遭遇了同樣的境況。

跟自己做了一場思想上的拉鋸戰后,覺得這錢還是不能借王志強。至于區塊鏈到底是不是風口,我并不關心。或許是王志強的風口——但肯定不是我的,我的風口是下個月的工資、獎金和稿費。

一根煙燃盡,天色也完全浸黑了。

“喂,王總,我手頭錢也不多,恐怕是不能借你了”,我暗自組織了一下語言,還是決定跟他攤出底細,“但哥們我勸你一句,離這些幣啊鏈啊遠一點兒,不是咱們能玩得起的。”

王志強顯然沒有預料到是這種反饋,隔著電話也能感覺到他的臉色倏地陰沉了許多,“你不懂——你不懂——,這是風口,把握不住機會就溜了……”

我嘆了口氣,掛了電話。

這下我敢斷定,他是真的走火入魔了。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