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為什么不認為比特幣具有貨幣屬性?-他把這個寫出來以后

我說個你們笑掉大牙的提法,

在2005年的時候,比現在今日熱點更火的強國論壇開展了一場大辨論,討論未來社會的運行機制與貨幣發行方式,中文論壇第一牛逼寫手提出了數字貨幣,虛擬貨幣。其運行原理或機制與比特幣95%以上相同。

他把這個寫出來以后,就慢慢的淡出了強國論壇。4年后,比特幣橫空出世。一向對社會熱點評頭論足的他,在后來的日子里,無論比特幣是漲是跌,他都沒有寫過任何一篇有關比特幣的文章。

他本人是數學家,也是程式員,有很多親朋好友在美國。他多次在網上說,大陸人本來就是最聰明的人。他本人叫陳必紅。

可以搜索一下三公司模型,以及造幣機制兩篇文集。

鏈接:

提取碼:zwow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所以很多人在評論比特幣的時候,我就想起,這個比特幣產生的背景。我大膽猜想,如果不是他發明的,就是當時一起參與論戰的兩個人合伙發明的,或者關注強國論壇的外國人受啟發而發明的。但他自己從不評論比特幣,這就奇了怪了。

參考蘇聯的兩個5年計劃。參考新大陸的工分制。工分可以類比三公司模型里面的黃金,他在文章里面說的勞動,可以理解為計算機運算。

從貓熊的生物基因作為貨幣防偽標示到虛擬貨幣,這場論戰延續了將近一年,海內外無數的人參與輪戰,但都敗在他手下。

這場論戰,可以說,寂然凝慮,思接千載,悄焉動容,視通萬里。把整個人類社會的運行都剖析了,在此基礎上發明數字貨幣是水到渠成的事。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5月20日更新

我標題說笑掉大牙,你們有耐心就看下去,大家笑一笑,畢竟我從粉絲視角是很尊敬陳老師的。沒耐心就算了,畢竟這是顛覆三觀的事情。

網上的人整理的時候,把虛擬幣的很多東東刪掉了,在10多年前,是難以理解。

我這里的造幣機制的原理其實是這樣,就是虛擬地假設大陸發現了一個巨大的金礦,而且這個金礦的情況,是任何機械或者大規模生產都無能為力,只能夠靠人工去開采,且技術簡單,任何人都會,任何人都有權開采,因此找不到工作的人就都去淘金,這就構成了造幣機制。
就是要開發一個人為的另外的“造黃金機制”,也就是說,社會上要開發出一種虛擬的貨幣來起到類似黃金這樣的產品的作用。
一般的辦法是這樣的,就是產生出一個能夠可靠防偽的印鈔機,控制在國家手里。但是,國家不能夠隨意發放它,而是,要利用它構成一個虛擬的“金礦”,要使所的失業的人,只要通過一種虛擬的程式,就是說,一種費力的勞動,就可以開發出一定數量的這種金子。
這種程式應當是怎樣的呢,只要滿足,能夠耗費人們的體力腦力,或者說耗費人們的功夫,而且,生產速度恒定,則任何有意義無意義的事情都可以。比如說,就弄一個操場,一個跑道,任何人只要沿著跑道跑一圈,就可以獲得一張這樣的紙幣。
這樣的造幣機制產生之后,會不會有其它行業的人眼紅,也過來掙這個錢呢,是不會的。因為,他們經過比較,在其它的行業勞動,每天掙的錢,和來這個地方繞操場跑一圈,費的勁是一樣的,他們就不會來跑那么一圈了。
當然,我這里舉的是無意義的事情,指出甚至這樣的事情,都可以使社會避免危機。但是,既然如此,當然還是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比較好,例如發展文化事業啊,唱歌啊,等等。但是,即使是無意義的,比如折磨人一下,拿繁體字來折磨他,也可以的。從經濟學的角度講就是這樣。但是這里的關鍵在于,“央行”必須在人家做了任何這類有效或者無效的勞動的時候,都要直接從印鈔機中印刷出鈔票來發給勞動的人。因此,這里的技術要點,就是改變以往的非要用紙幣來代表綠金的做法。
這種央行直接給“勞動”發鈔的辦法,我稱之為造幣。這種技術,因為美國到現在為止都是不知道的,美國的政府很奇怪,它沒有印鈔權,居然被所有的人認為是合理的。美國是傻乎乎的,還搞什么納稅人之類的。其實,按我的觀點,根本社會用不著納稅,中央政府如果想要鈔票,通過“抽象勞動”就可以直接印鈔了。而且,這個“準入性”是必須保證的,就是說,任何人想參與這種“造幣”,不得阻止。央行所要做的就是測量這個人的勞動量,使得他獲得紙幣的難度,始終是保持一樣的。
這樣一個任何人都有權進入,不得阻止的造幣機制,才是避免金融危機的關鍵之著,才是我要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重要技術,而全世界的經濟學家們,的確是到現在為止,都不知道這種技術的。這是強國論壇的重要學術成果。但是我感到絕望在于,相信一些經濟學家們跟著美國跑,根本不相信我提出的這個造幣理論。

在互聯網和大規模的資料庫出現之前,一張錢的資訊是很少的,因為當時的存儲技術導致了一張錢的資訊很少。這件事情在資訊化的今天應當得到改進,我認為大陸可以首先做這件事情。
我的設想是,每一張錢中都植入一個存儲器,存放這張錢的所有者資訊。例如,張三的錢,上面存放著張三的名字,李四的錢,上面存放著李四的名字。
那么是在什么時候存進去的呢,是從銀行取款的時候存進去的。例如從銀聯機取鈔,我是假設有這種新型的銀聯機,在確認你的借記卡有效后,將你的姓名存入鈔票,然后將鈔票吐給你。如果是在柜臺取錢,無非是那個柜臺的工作人員代你做這件事情。
當然,張三拿著這張有他自己名字的百元大鈔,去買東西,如果是出租車或者小雜貨店,當然姓名是沒有改的,后來出租車司機又拿著這錢去買別的東西,姓名也還是張三的。也就是說,只要這張錢一直處在銀行外部的流通過程中,張三的姓名存儲在這張錢上這件事情就不會改變,甚至這個錢已經易了多次主。
但是,只要其中有一次,這張錢的主人想到了要將錢存銀行,則銀行就知道“張三的錢終于回來了”。這個時候銀行將鈔票的名字轉存為銀行的名字。當然,如果銀行后來將這錢又發行給其他人,這張鈔票的名字就變成其他人的了。
而且,有一個資料庫,將一張編號的鈔票流動的歷史,我是指的在各家銀行間流動的歷史,都保存下來。
這樣的鈔票有幾個好處。
首先是假鈔困難了,因為假鈔資料庫中是查不到的。
其次是搶銀行搶運鈔車這事情困難了,你把錢搶走了,但是錢上印刷的主人名字還是銀行名字,而不是你的名字,如果你拿著搶來的錢在市面上花,這就有被識破的危險。如果你帶著錢從甲地來到乙地花,公安也很容易知道被搶的錢現在在乙地出現了。而驗鈔機一旦發現鈔票的錢是銀行的名字就報警或者拒收,那你就無法開心地花這錢。
而現代的資本主義世界中,我們經常看到因為貨幣的資訊不足,所以才在電影中看到這樣的情況,就是歹徒搶了或者騙了錢到某地生活,結果可以過上好日子而警方還找不到他,這就是因為貨幣的記錄資訊不夠。例如電影中的驚險場面,什么鈔票從世界上的什么銀行轉帳到什么銀行,歹徒的陰謀就要得逞了什么的。
而新的貨幣,歹徒甚至無法綁架一個人質要求警方給錢,那是沒有用處的。例如歹徒要求警方給一億元并提供車讓他逃走,警方就可以立即給他一億元,但是他當然無法花這錢,一花警方就知道他到了什么地方。那一億元如果要花,存誰的名字,存歹徒的,那歹徒還有什么機會享用這鈔票,當然就沒有機會了。

我記得當年他還寫了貨幣數量恒定并勞動而得,再如何應對勞動而增發。。。。。但現在找不到了。

考慮到他是程式員,他同時有很多文章是說未來社會主要是計算機運作,包括人類后代DNA定制與優化由計算機完成,資本家全部由計算機組成(這一點,可以參考橋水公司的決策系統)等,所以我認為,他為未來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設計一種貨幣不是沒有可能。

對了,他還設計了一種樂譜,可以直接用電腦生成各種譜并直接播放MIDI,還自鳴得意了很多年。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5月23日增加

首先感謝大家點贊與討論。

2005年前后,從粉絲角度來看,不夸張的說,強國論壇就等于數學,很多人是因為數學而去強國論壇。我本人孤陋寡聞,不知道比特幣在05年以前就在網上出現,所以,把自己的懷疑放在這里。這也無所謂,我只是懷疑而已。

我是在前年突然有這個懷疑,我認為數學2006年后慢慢淡出強壇,是因為當時海內外的人討論這個模型將近一年,數學自認這個是重大學部術成果,同時,因為他有豐富的計劃經濟知識,所以,既然大陸難以實現這個模型,而按他的推演,世界必然需要一個虛擬金礦,那就想辦法去美國弄唄,還好,他姐姐在美國,也有很多朋友在美國,至于取什么名字,以他老狐貍又自負的性格,就用中本聰這個名字唄,讓別人怎么樣也想不到是大陸人。用美國的IP在美國的網頁發幾個消息,然后相忘于江湖,這很數學。

重復一遍,我的懷疑最主要只基于一點:他從不發表對比特幣的看法,而他在2005年的時候,已經把比特幣的運行原理在強壇上基本說清楚了,只差捅破那層紙。

你們所提的問題,在當時的強國論壇都有無數的人問到。我把現在能找到的他的文章全放在以下的鏈接(都是人民網公開的,版主明鑒,沒有問題),可以只看2005年那段時期的。

鏈接:提取碼:7cbk

至于如何設計比特幣,這種技術對數學來講,已經是下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從技術上來講,真的不難。當然,只是我認為而已。看看人家對勞民傷財的選舉是怎么樣設計的。這個只是談技術,不涉及敏感。

建議給每一個大陸公民搞一個政治權利帳號

(2005-12-0511:25:07)
這個政治權利帳號可以象銀行帳號一樣的管理。象人民網強國論壇這樣的帳號管理辦法當然肯定是不行的。比如,強國論壇居然會有馬甲這種東西,就是說,一個人有幾個帳號,這就不行。如此看來,政治權利帳號和銀行帳號的不同在于,管理得更加嚴格,每個人只有一個帳號,決不能夠有兩個以上帳號。國家應當設計統一的計算系統來保存和管理政治權利帳號。
所有的人在家中上網,或者在網咖上網,或者用行動電話,采用一定的嚴格操作,都可以修改和查找自己的帳號中的內容,比如說,是否擁護大陸共產黨領導?自己是哪個政治組織的成員,對各種政治觀點的態度,對各領導人的評價,等等。任何時候,想修改就可以修改,想查找就可以查找。
那么,政治權利帳號的內容,是不是應當向全世界公開呢?我的主張是公開。但是,也許可以考慮,任何一個用戶,可以選擇自己要保密自己的某個主張不公開?
我以為,只要每個人都有一個政治權利帳號,全世界無論大陸人外國人,都可以查到大陸的任何一個公民的政治態度。那么,就根本不需要投票這件事情了。因為,投票不過是收集一種政治態度的手段嘛。那么,你就去那個公開的政治權利資料庫中去統計就得了,隨便什么網民,都可以去統計,大陸人外國人統統可以,你統計出多少人持什么態度,那就是一個投票結果,任何其它的投票有必要嗎?完全沒有必要。那個政治權利帳號,就是一個永久存在著的選票。任何時候的對政治權利資料庫的統計,都是一次投票。
而且,根本就是很難作弊的。你怎么個作弊法?就象銀行帳號一樣,任何用戶只要發現自己的帳號上的錢少了一筆,他自己就會著急,就會投訴,因此就可以更正。而統計政治權利帳號的操作可以交給任何一個公民,包括國外感興趣的人,如果當局統計的結果和個人統計的結果完全不同,那是交代不過去的。
那么,有人在程式上做手腳怎么辦?用SQL服務器,而且是大公司制作的,全部統計源代碼都可以公開,就受到了全體程式員的監視。并在法律上規定在這方面做手腳是重罪。而且,也很難作手腳。
通常,一個執政集團只有在這種情況下才會想到作手腳的事情,就是明明已經失去廣大人民的擁護,卻仍然想制造假象。而當它受到人民擁護的時候,何必作手腳?沒有任何理由。
因此,政治權利帳號一設,就沒有任何什么大選這樣的事情了,什么時候你想要一個大選的結果,去政治權利帳號庫去統計一下就行。在當今的計算機技術下,去一個投票站煞有介事地投一票,那是非常落后的,愚蠢的事情。
那么,大陸還有許多落后地區的人們,即沒有行動電話,也不能上網,怎么辦呢?仍然在資料庫上給他們建立一個政治權利帳號,并建立一個缺省的政治態度,如擁護共產黨,擁護社會主義,等等。然后每隔半年或者一年,由一個工作組去巡回,讓所有的公民有機會在一張列印出來的表格上填寫各政治態度,然后收集到有計算機互聯網的地方代為鍵入資料庫。那張表格一式兩聯,用復寫紙寫,填表人自己保管一份,而且任何時候他如果愿意,可以旅行到有互聯網的地區,或者就到當地政府,要求查找自己在資料庫中的內容,和自己填寫的是否相符。也可以在任何時候去政府修改自己的政治態度。
一定要制定法律,在政治權利庫上作手腳的任何行為,都是重罪。

而我為什么要在比特幣的話題下回答這個呢?我承認,是因為愛因斯坦說過:

沒有這樣的規定,即那些能夠工作和想要工作的人總是有就業的機會。一支“失業大軍”幾乎總是存在著。工人經常擔心失業。因為失業和低收入的工人提供不了一個獲利的市場,因此后果是消費品的生產受到限制和社會承受著巨大的艱難困苦。技術的進步常常導致更多的失業者,而不是在整體上減輕勞動負擔。

而數學設計的這個三公司模型,可以一定程度上解決失業的問題,為需求而生產,而不是為利潤而生產,更不是為美元而生產。每一個大陸人都是有用的,不能因美國人不給訂單就成了廢物,甚或去跳樓。

從虛擬貨幣產生背景溯源來看,比特幣并非僅僅是加密貨幣那么簡單。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