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仍有那么多人熱衷于炒幣?-以大豆為例

判斷任何事物的存在價值是一種專業活,這個世界因為存在價值認知的差異,且這種差異是巨大的,產生了非常可觀的利差空間。以大豆為例,大豆是制造(養殖)肉類及奶類食品的穩定蛋白來源,幾千幾萬頭豬的養殖不可能靠割草來養,簡單來說,我們國人吃肉喝奶的需求完全依賴于大量的大豆供應。這樣看起來大豆是很有價值的,但是如果你在大陸種大豆,虧死你不償命。大陸九成大豆都是進口,在美國種出來的大豆非常便宜,本質上,其成本構成主要在轉基因、大規模自動化種植技術,而不在于陽光、水、土地,后者成本為零,你會發現大豆本身是沒有價值,真正的價值在于某種技術知識,這些知識的流動(交易)是無國界限制的,不管你從哪個國家買大豆,本質上都是買這些技術知識,而不是大豆本身,這些知識的流動不受海關管轄,在貿易戰里面去加收大豆關稅,沒有任何意義(等同于換個國家進口windows和iphone)。

我們可以看到,這種價值認知差異的存在是很普遍的,即使是國家智囊也會出現不精確的評估。

有很多人傾向于自身的經驗和感知進行價值判斷,這個東西看得見摸得著,就是有價值的,反之無法判斷。但是很多價值的存在并不是很直觀,需要用邏輯去推導和分析,變換角度才能夠發現。對于騙子來說,他們最早發現了比特幣的技術可以用來印假幣,這種印假幣的價值還算比較好發現,但是它還有防止假幣的功能,就不易發現了,因為人人可以印假幣,所以到某種程度,反而會導致假幣很難存活,這種功能并不顯性很難發現。

所以,有人熱衷于炒幣,其實就是有人發現了炒幣的價值,這種東西可以用來炒,房住不炒的意思,就是說這個東西有人發現了它的炒作價值,但不準用來炒。價值的存在是客觀的,你沒有發現,不代表它不存在,有人發現了,就會有人根據自己發現的意義或價值,去采取對應的行動。

價值判斷本身不存在正義、道德、公理,是非常冷酷無情的。人往往是趨利而行,既得利益者和非既得利益者,因為獲取利益的不同,也會有截然不同的觀點。我們注意到有些八卦每日熱點會報道某些知名影星的私生子女,內容看起來毫無營養,但是這些每日熱點隱含著“有人不想它存在”的價值。我一直在虛心學習比特幣各種觀點,在今日熱點的幣圈里面,我是少數非常贊賞郎咸平教授等反比特幣人士觀點的,因為用辯證法去思考,我發現他們說得也很對。當有一種東西,有某些人“不想它存在”,那么就給它賦予了某種“有人不想它存在的價值”,不想它存在的人越高級別,那么價值就越大,越知名的影星的私生子女,會有越多人想看到她/他的相關報道。這可以用索羅斯的反身性理論來解釋,人的情緒構成了市場的組成部分,在你罵它之前和之后,市場本身發生了變化,因為巴菲特去罵它,產生了某種價值。

有很多人買股票虧了,有很多人進賭場虧了,為什么還有人進場玩?對于莊家而言是因為持續地有利可圖(即使是假幣),對于散戶則是有一定的賭博和僥幸心理。賭場總歸有一定的勝率,這個勝率不要跌破眼鏡,也就會有人進場。

總的來說也就是兩點,一是價值分歧是必然存在的,其次,因為認知和視角的不同,采取行動的動機也不盡相同。

貨幣是價值的中介,但價值的中介不等于是貨幣。貨幣本身的作用是很多樣化的,而且貨幣是共識的產物,即“用過的人都說好”(你可以試試不用貨幣,去社會上出賣勞動力交換食物生存看看),所以它一旦產生,就一直存在。基于這個共識基礎,我們人類不斷完善貨幣的發行、制造、保管、流通、兌換方式,如果沒有這個共識,那么它的所有功能都是無根之源,而且它本身也是有價值的,否則無法解釋我們今天為了維持全球化貨幣的使用,付出的高昂的成本,那將會是極其愚蠢的事情(為了一件沒有價值的物品去耗費巨大的成本)。改進貨幣本身,就跟改進我們人類吃穿住行的品質一樣,是很有意義的事情。

比特幣對貨幣有以下四項A 級的改進:

另外它還有一項“抗審查”的A級改進,這很重要,滿足了自由交易的需求,這種需求一直是存在的,只是在貨幣的發展過程中,為了照顧其它的功能(集中化發行、電子化),慢慢削弱了貨幣的抗審查功能。很多人其實只是持有或購入比特幣,并沒有遇到過用比特幣完成交易的場景,使用的人數很少,因此并沒有產生大范圍的共識(“用過的人都說好”)。

需要經歷什么進程,比特幣的共識能夠在社會上形成?這不需要很遙遠的想象,比特幣逐步融入現代金融體系,民眾的法幣資產陸續會轉換為比特幣,以對抗通貨膨脹,鎖定貨幣的購買力。甚至不保守地估計,未來五年內,支付寶和Whatsapp支付可以作為比特幣的支付工具(跟很多人的認知不同,這并不需要改變支付寶和Whatsapp的現有架構和代碼,也不需要任何國家政策的調整)。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