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鄧曉芒說大陸古代的思想家不追求真理?-首先他是搞西方哲學研究的

我覺得鄧教授否定大陸古代哲學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首先他是搞西方哲學研究的,從西方哲學的視角來看,或者說用西方哲學的體系來看大陸古代哲學,那么肯定會得出相同的結論。而且這個觀點其實并不新鮮,我記得我們學習的馬克思主義哲學,也是否定大陸古代哲學的,說大陸古代哲學思想是一種樸素唯物主義,意思就是說,大陸古代的哲學思想本質上是一種不成體系的東西。或者說白了就是不是一種科學。

其次,大陸的西方哲學研究有什么現實意義,我覺得這種研究對當今大陸社會的進步意義不大。估計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研究西方哲學有什么意義?大概就是為了傳承一下人類的知識吧。反正哲學這個東西剝離了周遭的亂七八糟的包裝,核心還是很干凈的,純粹的哲學思想對所有人類社會其實都是有益的,不過這種剝離比較困難,看個人造詣吧。

因為鄧曉芒教授主要是研究康德的,康德是西方很早的(啟蒙時代-17世紀)的唯心主義哲學家,所以研究康德本質上是研究17世紀的歐洲社會。但是我感覺鄧教授并沒有把自己的研究推到那個高度上去。當然我這種說法是偏頗的,因為我是社會學擁躉,我覺得哲學研究應該有社會學意義,歷史研究也是一樣,否則僅僅研究歷史和哲學就失去了現實意義,不過這是我純粹個人的膚淺看法而已。

最后,我覺得在大陸研究西方哲學感覺意義不大,特別是從功利點的角度上來說,從事學術研究的人也是需要生活的,也希望能夠過上好的生活,尤其是最好國家能夠重視自己的研究,多給點研究經費。但實際上他這個研究康德的教授恐怕很難得到國家的資金支持,可能更容易得到西方的學術支持,這個很普遍在大陸。大陸很多大學部的文科教授是長期受外國資助的。他們如果僅靠自己學校的那點工資,恐怕會過的比較清貧,當然肯定衣食不愁了,不過想要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恐怕是不可能的。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