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 羋月傳:羋姝沒想到,即便在嬴駟死后,自己也依然斗不過他的原配

導語:有時候,人的氣場真是個很玄妙的東西,有些人好像天生就有一種不怒自威、神圣不可侵犯的氣場。即便一言不發,對方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嬴駟死后,羋姝曾數次帶來來庸夫人這里搜查遺詔,但每次都無功而返。其實,羋姝完全可以對庸夫人進行搜身,既然庸夫人的宮中到處都搜不到,那么極有可能會藏在庸夫人的衣服里。

而實際上,那份遺詔,也確實就藏在庸夫人的衣服夾層里。但羋姝卻不敢對庸夫人搜身。

1、氣場的威懾力

說來奇怪,羋姝每次面對庸夫人時,都會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敬畏感,似乎庸夫人才是嬴駟的正宗王后,自己不過是嬴駟的一介嬪妾而已。而庸夫人的氣勢也確實給了羋姝這樣的碾壓感。這種感覺令羋姝很不爽。

莫非這就是續弦與原配的區別?盡管嬴駟已經死了,不存在袒護誰和寵愛誰,可為什么羋姝竟這般底氣不足?

盡管羋姝極其不愿意面對庸夫人,可這次她卻無法再逃避了。眼下形式迫在眉睫,據可靠消息透露:羋月已經被人從燕國秘密接回,極有可能是來庸夫人這里承接遺詔的!

羋姝氣勢洶洶帶領一班人馬來庸夫人這里追遺詔、搜羋月。面對羋姝的到來,庸夫人卻恍若未聞,氣定神閑地穿著當初與秦王成親時的那件翟衣,端端正正坐在自己的宮中,原著原文如下:

羋姝走到庸夫人面前,坐下,看著庸夫人惡毒地微笑道:“我真是看錯了你,我一直以為你只是先王的一個棄婦,沒有想到你居然還隱藏著這么大的秘密。”庸夫人表情平靜得近乎漠視,“我與先王,乃是結夫妻,我與他之間并不在乎是否在一起,也并不在乎他身邊那個后位到底是誰在坐著。我知道他這一生,有許多女人,但魏王后也罷,你也罷,都只不過是政治的交易品而已。他真正信任的人,只有我一個。他臨終前,交代我一些事情,我現在把這些事情交托了,便可以隨他而去了。”

不得不承認:庸夫人說的沒錯,可謂一針見血,羋姝的確是嬴駟政治的交易品,無論是魏夫人的姐姐先王后,還是羋姝,嬴駟聯姻的目的都是出于政治考量,而非個人感情。

直到嬴駟死前,最信任的人也只有自己的原配——庸夫人。嬴駟對于她的信任甚至超過了自己弟弟樗里疾。夫妻間,還有什么比刻入骨髓的信任更令人動容的?

對于羋姝來說,嬴駟一生都在利用她,利用她平衡秦楚兩國的關系,利用她制約楚國,利用她破壞五國聯盟。最終竟然還背著她另立了一份遺詔。說到底,她在嬴駟心中當真“什么都不是!”所以,庸夫人如此一番話,直接把羋姝激怒了。

2、追遺詔

羋姝聽了此言,如同被扇了一記耳光。她整個人頓時顫抖起來,尖叫道:“你胡說,胡說……先王喜歡的人,是我,是我——我才是他的王后,我才是將來百年之后,與他同墓而葬共享配祭的人;只有我和他的兒子,才能繼承大秦的江山,傳之后世……”庸夫人輕蔑地笑了一笑:“事情真相如何,你心里最清楚,不是嗎?”羋姝忽然冷笑起來:“你想刺激我,擾亂我的心神,讓我忘記來這里的真正目的,是嗎?可惜我是不會上當的。我問你,羋八子在哪兒,先王的遺詔在哪兒?”

是的,事到如今,再追究嬴駟更愛誰,還有什么意義?羋姝想要保全的是眼下,眼下的榮華富貴,眼下的政治權力。自古成王敗寇,現在是關系到前途命運的關鍵時刻,只要保得住自己的權力和地位,到時候再來談論一下嬴駟更愛誰吧。

至少她跟嬴駟還生有兩個兒子,嬴蕩與公子壯。而你呢?你庸夫人卻沒有與嬴駟生下一男半女,這就是他愛你的見證?可笑!

所以,當務之急是要追回那份致命的遺詔,只要把遺詔燒毀了,羋月就無法承召,她的兒子就無法登基,名不正言不順,則為亂臣賊子!到時候,自己依然是權傾后宮的惠后,她讓誰繼位,誰就可以繼位。然而,庸夫人卻并不妥協于她的淫威。

庸夫人反問道:“先王的遺詔在哪兒,對你有用嗎?如果真有這道遺詔,你奉不奉詔?你若是不奉先王的詔令,你口口聲聲以先王遺孀自命,拿先王來當令箭,又是何等虛偽!你這樣的人,又有什么資格,與我論先王的情真和情假?”她猛地站了起來,氣急敗壞地叫道:“你以為這樣就能夠阻止我嗎?我不妨告訴你,我進來之前,整個西郊行宮都被我包圍了。她就算插翅也飛不出去。來人,給我搜!”

其實,羋姝是自己把路給堵死了,當初她聽聞到遺詔之事,就該裝作不知,對庸夫人恭謹有加,誠心相待。并且好好約束自己的兒子嬴蕩勤政愛民、守好江山、即便無功,至少做到無過,能守得住祖宗的基業也就足夠了。

這樣的話,庸夫人根本不會突兀的拿出什么遺詔,秦王臨死前也是讓庸夫人“見機行事”,倘若嬴蕩難堪大任,再考慮另立君王,這是有前提的。所以,比起那份“死遺詔”,庸夫人這個“活遺詔”才更值得羋姝下注。

但羋姝偏偏是個情緒化的、感情用事的女人,她心里很介意庸夫人曾是嬴駟原配的身份,這個身份讓羋姝感覺被壓得抬不起頭來。既羞憤無奈,又憎恨嫉妒!

之前,她也數次前來尋釁和尋找遺詔,但不知道為何,每每接近庸夫人的身邊時。她就會有畏怯之意,到了關鍵時刻總會因氣餒而放棄。

最終,羋姝依然無功而返,但羋姝不甘心就這樣被庸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既然得不到遺詔,那你也休想得意。

因此,羋姝下令:一把火燒了庸夫人的宮殿,一個活口不留!此時的庸夫人已視死如歸。坦然地閉上眼睛,正襟危坐,任憑烈火焚身巋然不動。也難怪羋姝會畏懼她,庸夫人不是女人,是女神!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