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年前,他以身殉國時,女兒還未滿兩歲

他是毛澤東眼中

“槍桿子和筆桿子都過硬”的將才

他是朱德眼中

“大陸軍事界不可多得的人才”

“八路軍最優秀的將領之一”

他是周恩來口中

“足以為黨之模范”的英雄模范人物

他就是左權

79年前的今天

左權將軍犧牲

他是八路軍在抗日戰爭中犧牲的

最高級別將領

今天,《國家記憶》帶您追憶左權將軍

左權,1905年出生在湖南省醴陵縣一個農民家庭。1924年,19歲的左權進入黃埔軍校。1925年2月,加入大陸共產黨。之后,左權被黨組織選派前往蘇聯學習,先是和鄧小平一起就讀于莫斯科中山大學部,后又轉入伏龍芝軍事學院深造。

他在伏龍芝軍事學院的同班同學劉伯承曾回憶說:“無論是圖上作業,還是野外演習,左權的戰術作業,常稱揚于同學中。”1930年6月,左權回國。在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時,毛澤東力排眾議,親自提名左權任紅一軍團參謀長。紅軍四渡赤水,強渡烏江,巧渡金沙江,左權的參謀工作才能發揮得淋漓盡致。

抗戰爆發后,大陸工農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左權被任命為八路軍副總參謀長。這一時期,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在給八路軍總部行文發電時,常稱朱德、彭德懷、左權為“朱彭左”,八路軍總部下發命令,也往往以“朱彭左”聯名簽署。因此,“朱彭左”便成了八路軍總部的代稱,威震敵后。

此時,太行根據地的八路軍,已經發展成幾萬人的勁旅,但是武器裝備卻嚴重不足。

為此,八路軍總部決定,在太行山抗日根據地建個大型兵工廠。廠址要隱蔽,又要易守難攻。朱德把這個艱巨的任務交給了左權。

左權將軍接到選址的任務以后呀,他走遍了黎城、武鄉、遼縣(今左權縣)這一帶的山山水水,最終把目光投在了黎城的黃崖洞地區。

黃崖洞位于太行山脈中部,海拔在1500米至2000米,峭壁拔地而起,連綿數十公里。這里唯一的出入口,是一條寬不過10米、長卻有近500米的峽谷。這條險象環生的峽谷通道蜿蜒曲折,兩側百米巨峰直插云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朱德和彭德懷當即同意。

在建設黃崖洞兵工廠的同時,左權還在一溝之隔的寬嶂山,為冀南銀行的印鈔廠選好了廠址。就這樣,八路軍的兩個絕密基地,都藏身在了太行山腹地。黃崖洞兵工廠建成后,每個月生產新式步槍400多支、擲彈筒200多門,還可以生產地雷、手榴彈、刺刀、炮彈等武器裝備。

冀南銀行印鈔廠印發的“冀鈔”,流通晉冀魯豫邊區。這個紅色經濟命脈的搏動,為抗日軍民注入了源源血液,對粉碎敵人的經濟封鎖,壯大根據地經濟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

1940年4月、5月間,日軍一方面派大量的飛機轟炸重慶,同時在華北調集重兵,推行“以鐵路為柱,公路為鏈,碉堡為鎖”的“囚籠”政策,企圖摧毀華北抗日根據地。

7月22日,左權起草了破襲正太路的《戰役預備命令》。8月8日,朱德、彭德懷和左權,下達了《戰役行動命令》。這就是后來震驚中外的“百團大戰”。

1940年8月20日20時整,戰役準時打響。

八路軍各路突擊部隊猶如猛虎下山,迅速撲向日軍控制的鐵路沿線據點、車站、橋梁、碉堡。正太路、同蒲路、白晉路、平漢路、津浦路等華北各主要鐵路和公路干線先后燃起了戰火。

八路軍總部作戰科科長王政柱非常地興奮,就給彭德懷副司令員與左權參謀長匯報,說我們這一次大戰,我們參與的部隊已經到了105個團。

左權當即就說:“好!這是百團大戰。作戰科要仔細核實。”彭總高興地說:“不管他一百零幾個團,我看這一次戰斗,我們把它叫成百團大戰。”

毛澤東贊揚:“左權吃的洋面包都消化了,槍桿子和筆桿子都過硬。”

華北的戰事愈演愈烈。考慮到妻女隨總部指揮機關轉戰多有不便,左權決定將劉志蘭和女兒送到延安去。在一家人離別的前夕,左權專門請來部隊的攝影師,在他們居住的磚壁村小屋前,拍一張全家福。

他將女兒抱在胸前,與愛妻比肩而倚。在面對鏡頭的一剎那,平時神情嚴肅不茍言笑的左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這也成了他們一家三口唯一的合影。

10月6日,關家垴之戰打響了。關家垴之戰成為百團大戰第三階段作戰最重要的一場戰斗,為百團大戰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1940年11月12日,在昏黃的油燈下,左權洗去征塵,看著桌旁一家三口的照片,鋪開信紙,終于寫下了給遠在延安的妻兒的第一封信:

“志蘭,你們走時正是百團大戰勝利開展之時,上月六日開始向晉東南進攻,連續來了三次掃蕩,直至今日大體已經結束。不管這種形勢在一定時期內如何嚴重地發展,對我個人說來是沒有什么的,你總可放心。志蘭親愛的,最近的期間內恐難見面的,相互努力工作與學習吧!”

1941年4月,華北方面軍司令岡村寧次采取了更毒辣的“蠶食”政策。華北敵后抗日根據地進入到了最艱苦、最困難、最危急的階段。

1942年5月20日晚上,左權在忙碌之余,給妻子寫下了最后的一封信:

“志蘭,希特勒的‘春季攻勢’作戰已經爆發,這將影響日寇行動及大陸大陸局勢。大陸局勢將如何變遷,不久或可明朗化了……我雖如此愛太北,但是時局有變,你可大膽按情處理太北的問題,不必顧及我。……志蘭!親愛的:別時容易見時難,分離二十一個月了,何日相聚?念、念、念、念!”

從百團大戰發起時,送妻女離開太行山已經21個月了。再過兩天女兒小太北就滿兩歲了。左權將這兩個月給劉志蘭寫的信,一起裝進信封,和捎帶的物品備好待發,然后便躺下了。

已經連續兩天兩夜沒合眼的左權,剛躺下沒多久,就被飛機的轟鳴聲和炸彈的爆炸聲驚醒了。

左權不顧炮彈爆炸掀起的巨浪,站上山頭指揮戰斗并督促撤退。就在離安全地帶還有數十步的時候,一發炮彈突然落在左權身邊不遠處,但他仍舊繼續站在山頂上,大聲呼喊著指揮突圍。很快,第二顆炮彈就在他身邊落下,喊聲戛然而止。

左權倒下了。一代抗日名將,滿懷報國之志壯烈犧牲,年僅37歲。

1949年,解放軍南下準備解放全大陸。左權的母親仍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已經殉國。老人希望,從路過家門的戰士們那里探知兒子的下落,但得到的所有答復都是“老人家,我們都是您的兒子”。

直到此時,左權的母親才知道,自己日思夜念的小兒子已為國捐軀7年。左權母親請人代筆,為兒子寫下這樣的祭文:

“吾兒抗日成仁,死得其所,不愧有志男兒。現已得著民主解放成功,犧牲一身,有何足惜,吾兒有知,地下瞑目矣!”

1942年9月8日,八路軍總部在河北涉縣蓮花山下,挑選一塊風景秀麗之處,為左權修了陵墓。

彭德懷親寫墓志銘“壯志未成,遺恨太行。露冷風凄,慟失全民優秀之指揮”。

朱德題詩“名將以身殉國家,愿將熱血衛吾華。太行浩氣傳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

為紀念左權將軍,1942年9月18日,應山西數萬民眾請求,遼縣更名為左權縣。

1951年11月,毛澤東在南方視察的歸途中,提出專列在邯鄲站下車。他去了晉冀魯豫烈士陵園,專程在左權墓前致敬。

左權將軍為中華民族抗擊侵略

民族獨立而貢獻出生命

今日,緬懷左權將軍!


來源 CCTV國家記憶微信公眾號

編輯:高晨晨

流程編輯 吳越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