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儲Taper時間表漸近 瑞銀:關注Taper節奏-美國縮減購債計劃(taper)正越來越快地被提上議事日程

瑞銀認為,美聯儲最有可能在12月taper,并將在12個月內完成taper路徑。此外,瑞銀還表示,與其猜測taper時間點,不如關注taper節奏。

美國縮減購債計劃(taper)正越來越快地被提上議事日程。

早些時候,一些分析師指出,如果經濟繼續復蘇,美聯儲官員將在大約三個月之后啟動taper,其中一些官員還在推動在明年年中時結束taper的計劃。

在最近的一些采訪和官方聲明之中,一些人主張美聯儲應該制定時間表,包括taper和提高利率的具體實施計劃。

瑞銀認為美聯儲最有可能在12月完成taper路徑,并將在12個月之內完成taper路徑。此外,瑞銀還表示,與其猜測taper時間點,不如通過美聯儲官員的講話關注taper節奏。
通過美聯儲官員的講話,也大致可以看到一個關于taper節奏的模糊畫像:9月至明年初宣布開啟taper,并于明年3月至年中前結束taper。

在數量上,美聯儲官員們認為應該每月減少100-200億美元的國債購買量和50-100億美元的抵押貸款支持證券購買量。

PART1.
瑞銀:12月最可能taper,最重要的是節奏

瑞銀在其報告之中表示,目前的關鍵問題不是taper日期,而是節奏和進度。

他們預計美聯儲將在12個月之內完成這項工作。目前,,市場面臨的最小問題是-taper將有多快。

瑞銀預計美聯儲將在2021年12月至2022年11月的每次利率會議之上減少150億美元的資產購買。

PART2.
美聯儲官員在taper時間節點的態度是什么

美聯儲去年12月首次提出將繼續實施債券購買計劃,保持2%的平均值通脹目標,直到在7月的利率會議之上在強大的就業目標之上取得實質性進展,美聯儲主要討論了兩個問題:何時開始削減每月80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和400億美元的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的購買,以及進展有多慢。美聯儲將于周三公布會議紀要,這將會提供有關taper的進一步線索。

taper的具體實施路徑細節對于金融市場非常重要,因為美聯儲官員曾表示,他們更愿意在將利率從接近于零的水平上調之前結束taper,因此taper和加息息息相關。

在6月的議息會議上,18位美聯儲官員中有13位預計他們將在2023年底前加息;有7位預計到2022年底加息。

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7月28日的每日熱點發布會上表示,美聯儲“距離考慮加息還有一段距離。但最近強勁的非農就業報告卻加強了美聯儲在9月21-22日的下一次議息會議上宣布taper的意圖的理由。此外,鮑威爾而還表示,taper不再遙遙無期。

芝加哥聯儲主席埃文斯上周在與記者的虛擬圓桌會議上表示:“預計我們將看到經濟具備實質性進展的點,但可能在今年晚些時候。”

但埃文斯沒有說明他認為美聯儲需要多長時間停止taper。他預計到明年年底通脹率將回落至2%,這將減少取消貨幣刺激措施的緊迫性。他還表示,如果其他人更有信心認為通脹會持續走高,那么更快的taper可能是正確的道路。

波士頓聯儲主席格倫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他預計到9月21-22日的時點將實現足夠的就業增長,以滿足taper的標準。他在上周接受采訪時表示,今年秋天的某個時候將可能taper,這取決于德爾塔變體和其他covid19變體不會大幅削弱勞動力市場。如果經濟的強勁增長繼續下去,他們們將在明年年中之前完成taper。

但也有一些美聯儲官員主張要有更多的耐心。美聯儲理事布雷納德上個月表示,她希望在做出決定之前先看看9月份的就業數據,而該數據要到10月初才能公布,這將推遲任何taper計劃,直到美聯儲11月2-3日的議息會議之前。

舊金山聯儲主席戴利上周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她認為目前的經濟狀況應該支持在今年晚些時候或明年開始taper。她還說勞動力市場越來越強勁,但現在說應該如何taper還為時過早,這些事情還沒有決定。

PART3.
taper的具體數量該有多少?美聯儲官員這樣說

至于taper的具體數額,波士頓聯儲主席羅森格認為每月應該減少等量的債券購買。由于美聯儲購買的國債的數量是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的兩倍,這將導致抵押債券購買的結束時間是美國國債購買的一半。

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表示,他贊成在八個月之內減少購買這兩種債券,或每月減少10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和50億美元的抵押貸款支持證券。在他看來,這是最慎重的做法:盡快開始,循序漸進。

卡普蘭先生說,通過更早地減少資產購買,這可能會使美聯儲在未來如何調整聯邦基金利率方面更加靈活和更有耐心。

布拉德他希望在10月開始逐漸減少,并在3月結束該計劃,每月購買美國國債減少200億美元,抵押貸款支持證券減少100億美元。美聯儲主席沃勒上周在一次采訪之中表達了相似的觀點,他說他相信這樣做會讓美聯儲在決定明年晚些時候是否加息時有更小的靈活性。而且他不想過早地提高利率,因為這可能會造成巨大的破壞。”

PART4.
對比2013,taper該有怎樣的節奏?

2013年之后,美聯儲縮減的步伐非常慢,在10個月之內逐漸結束了縮減過程。

但當時,美聯儲面臨的宏觀環境有所不同。當時,低迷的經濟、不斷上升的失業率和高通脹率幾乎與當前的情況相反。面對這樣的環境,美聯儲當時當然有理由保持慎重。畢竟,在時任美聯儲主席伯南克暗示減量之后,美國長期國債收益率飆升,市場蕭條,這也震驚了美聯儲和市場。最終那場恐慌被稱為“taper恐慌”。

但現在美聯儲實際上比當時更幸福了:經濟正在快速增長,失業率遙遠低于當時(7月為5.4%),通脹率更低。盡管美聯儲已經開始討論減量,但美國債券收益率增長慢。

因此,如果美聯儲仍以2013年的速度行事,這次減量的速度和強度可能會比2013年快得多。


來 源:金投網
聲 明:文章轉載自網路,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