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薩克斯坦騷亂:自發抗議、顏色革命還是政治內斗

Troops in Almaty, 6 January

發生在哈薩克斯坦的街頭騷亂在當局的迅速鎮壓下似乎趨于平息,但這場突如其來的危機給這個長年政局相對穩定的中亞國家帶來疑云。

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Kassym-Jomart Tokayev)稱,這場致命暴力沖突是一次未遂政變。他對集體安全條約組織(集安組織)的其他領導人說,此次行動是由一個“單一中心”協調發動的,但他沒有指明責任人。

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則表示,哈薩克斯坦已成為國際恐怖主義的目標,但沒有為這一說法提供證據。他補充說,俄羅斯永遠不會允許該地區發生革命。

暴力事件爆發一周后,俄羅斯和其他國家的軍隊正在哈薩克斯坦恢復秩序。當局表示,目前局勢已經穩定下來。軍隊繼續進行“清理”行動,并守衛戰略設施。

全國仍處于緊急狀態和宵禁狀態。哈薩克斯坦內政部周一(1月10日)表示,全國有近8000人被拘留。

在俄羅斯領導的軍事聯盟——集安組織的領導人舉行安全會談之際,哈薩克斯坦舉行了一個官方哀悼日,以紀念在騷亂中喪生的人。

在受騷亂沖擊最嚴重的哈薩克斯坦最大城市阿拉木圖,市長巴赫詹·薩金塔耶夫(Bakhytzhan Sagintayev)對BBC說,他并不認為騷亂是民眾自發進行的。

“這些歹徒被恐怖分子控制,就組織層面而言,這一定是一個犯罪集團事先策劃的,”他說道。

阿拉木圖被燒毀的汽車。
圖像加注文字,

阿拉木圖在騷亂期間被燒毀的汽車。

他的話契合了總統托卡耶夫的論調。托卡耶夫說:“伺機而動的武裝分子加入了抗議活動。主要目標很明顯:破壞憲法秩序,摧毀政府機構和奪取權力。這是一場未遂的政變。”

他說,抗議者的目標是阿拉木圖,而最終目的是奪取該國南部地區和首都努爾蘇丹。他稱有16名安全部隊人員被殺,暴力事件中被殺的平民人數仍在核查中。

他補充說,對“恐怖分子”的追捕仍在繼續,哈薩克斯坦將很快提供證據,向國際社會證明發生了什么。

政治內斗?

上周,由燃料價格上漲引發的示威活動演變成了哈薩克斯坦獨立30年來最嚴重的騷亂。該國幾個主要城市的地方政府大樓被短暫占領或被燒毀。最大城市阿拉木圖的機場也被短暫控制。

抗議活動始于1月2日,最初源于當局取消了液化石油氣的價格限制引發了民憤。許多哈薩克斯坦人用這種燃料給汽車提供動力。但在該國西部的抗議很快蔓延全國,并反映出民眾對政府和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的廣泛不滿。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騷亂的原因是哈薩克斯坦乏力的經濟和巨大的貧富差距。

一名男子走過阿拉木圖被燒毀的政府大樓。
圖像加注文字,

一名男子走過阿拉木圖被燒毀的政府大樓。

“如果你看看哈薩克斯坦的各大城市,你可以看到城市周圍有大量失業的年輕人。這是潛在的激進群體。”阿拉木圖的政治分析人士多西姆·薩帕耶夫(Dosym Satpayev)對BBC說。

2019年,當哈薩克斯坦首任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在掌權近30年后宣布辭職時,人們興奮地認為變革即將來臨,但他仍通過安全委員會主席職務保持影響力。他的繼任者托卡耶夫也被視為是他的忠實盟友。

但一些觀察人士認為,公眾的不滿并不能解釋為什么這些抗議活動變得如此暴力。總統后續的一系列行動加劇了人們的猜測:這可能是一場權力斗爭。

在騷亂發生后,托卡耶夫馬上解除了81歲的納扎爾巴耶夫的安全委員會主席職務,并由自己出任。

納扎爾巴耶夫在哈薩克斯坦掌權近30年。
圖像加注文字,

納扎爾巴耶夫在哈薩克斯坦掌權近30年。

許多人還認為,前情報機構領導人、納扎爾巴耶夫的親密盟友卡里姆·馬西莫夫(Karim Masimov)最近被捕,是這種權力斗爭的另一個例證。他被指涉嫌叛國罪,他的兩名副手也已被免職。

此外,托卡耶夫還解散了納扎爾巴耶夫親自挑選的內閣,并將騷亂歸咎于部長們。

薩帕耶夫表示,精英階層內部的權力競爭對哈薩克斯坦的穩定構成了嚴重威脅。然而,他認為,權力斗爭不一定發生在兩位領導人之間,而可能發生在屬于他們“核心圈子”的人之間。

哈薩克斯坦曾經是一個加盟蘇聯的蘇維埃共和國。它在1991年獨立,納扎爾巴耶夫幾乎成為這個國家各方面的主宰者。30年來,哈薩克斯坦成為中亞國家中經濟繁榮和社會穩定的佼佼者,但批評人士指責他的家族控制著該國眾多行業,權力也集中在少數富有的精英手中。

納扎爾巴耶夫的大女兒達莉佳(Dariga)被任命為哈薩克斯坦參議院議長,這是該國第二個最有權勢的職位,她在2020年被免職。他的另一個女兒迪娜拉(Dinara)是哈薩克斯坦最富有的人之一。

裝甲車被部署到阿拉木圖街頭。
圖像加注文字,

裝甲車被部署到阿拉木圖街頭。

英國中亞政治分析師本杰明·戈德溫(Benjamin Godwin)表示,在早期抗議爆發時,哈薩克斯坦不同地區的抗議者訴求并不相同。

例如,在西部的曼格斯套州(Mangystau),人們要求降低燃料價格并改善工作條件,而其他一些大城市,許多示威者呼吁進行改革,修改憲法。但到了1月5日,情況發生了變化。成群結隊的武裝人員出現在街道上。

“到1月5日晚上,出現了一些車輛,其中出現了攜帶自動武器的人。很明顯,一些有組織的團體和搶劫者在街上活動。一些人開始搶劫銀行。這顯然不再是一場抗議。”戈德溫說。

顏色革命?

與此同時,包括俄羅斯和大陸在內的一些與哈薩克斯坦保持密切關系的國家,則將這場騷亂歸結為“顏色革命”。

普京在集安組織視訊會議上對其他領導人表示,他相信最近幾天參與暴力活動的人曾在外國接受過訓練,但他沒有提供證據。

“有人利用組織良好、管理明確的武裝組織參與其中,托卡耶夫總統剛剛談到了這一點,包括那些顯然在國外恐怖分子營地接受過訓練的人,”普京說。“我們清楚,哈薩克斯坦事件遠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有外部力量企圖干涉我們各國的內政。”

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
圖像加注文字,

哈薩克斯坦總統托卡耶夫

他表示,集安組織的干預“表明我們不會允許任何人挑起騷亂,也不會允許所謂的顏色革命的發生”。

莫斯科長期以來一直指責西方在其后院鼓勵反政府起義,即所謂的“顏色革命”。對俄羅斯來說,烏克蘭、格魯吉亞、吉爾吉斯斯坦和亞美尼亞等前蘇聯國家的政府垮臺都是前車之鑒。

其中,同在中亞的吉爾吉斯斯坦自1991年獨立以來,一直是俄羅斯、大陸和美國爭奪的對象。

2020年10月,因反對黨指控議會選舉存在舞弊行為,抗議者沖進首都比什凱克的總統辦公室和其他政府大樓。在壓力下,與俄羅斯關系良好的總統索隆拜·熱恩別科夫(Sooronbai Jeenbekov)宣布辭職,在獄中的反對黨成員薩德爾·扎帕羅夫(Sadyr Japarov)被救出,在持續了幾個月的動蕩之后,他上臺成為了總統。

在此次哈薩克斯坦發生騷亂后,大陸也將其描述為“顏色革命”。

官方媒體報道稱,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1月7日向托卡耶夫致口信。習近平稱,大陸堅決反對外部勢力蓄意在哈薩克斯坦制造動蕩、策動“顏色革命”。

Kazakh soldiers at a mall in Almaty
圖像加注文字,

當局將暴力事件歸咎于“恐怖分子”所為。

大陸外交部長王毅周一(1月10日)在和哈薩克斯坦外長通話時再次提到“顏色革命”一詞。他表示,大陸希望與哈薩克斯坦加大執法、安全部門合作,維護兩國政治制度和政權安全,共同反對任何外部勢力的干涉滲透。

但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上周公開質疑哈薩克斯坦向俄羅斯求援的決定。他稱,“近代史上的一個教訓是,有時候,一旦俄羅斯人進入你的房子,讓他們離開就難了。”當時,俄羅斯領導的首支大約2030人的軍隊已經抵達該國。

這讓俄羅斯大為惱火。俄外交部反駁稱:“一旦美國人進入你的房子,就不是被搶劫或被強奸的問題了,你可能性命都難保。”莫斯科官員還保證,他們的到來只是暫時的。

無論這場動蕩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有一點似乎可以確定——納扎爾巴耶夫的時代已經結束。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