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棉詐騙與臺灣:在“一帶一路”與“新南向政策”牽扯中,青年被卷入人販子泥潭

高棉西哈努克市(西港)一家賭場外的工地(資料圖片)
圖像加注文字,

西哈努克市(西港)曾經是中資賭場集中地,現在演變成中資“詐騙園區”溫床。

國際社會聚焦大陸與美國在臺灣問題上激烈交鋒,和與之關聯的臺灣海峽軍事緊張之際,臺灣島內因接連有青年人被引誘到高棉從事電信詐騙活動,甚至遭受禁錮虐待,或拐賣他處,而議論紛紛。

臺灣媒體一度傳出有約4000人在高棉“失蹤”,臺灣警察部門駁斥有關說法,但仍證實至少120人在當地未能聯系。警察專門到機場攔查和勸返準備赴高棉的民眾,引來在野黨派嘲笑,同時批評執政民進黨營救不力。

在此之前,美國國務院發表年度《人口販運報告》,將高棉降至情況最惡劣的第三級觀察名單,引起金邊政府強烈不滿。該報告明確指控由大陸人組織的犯罪集團誘騙外國勞工到高棉,從事電信詐騙活動。

這起有關詐騙與人口販運的跨國犯罪活動受到輿論關注之際,臺灣的“新南向政策”與大陸的“一帶一路”倡議也被牽扯其中。

大陸外交部8月18日對此發表評論說,大陸駐有關國家使領館正與駐在國政府,保持密切溝通,積極查找并解救相關人員,大陸將“全力維護包括香港同胞和臺灣同胞在內的海外大陸公民安全與合法權益”。

不少評論指出,高棉洪森政府多年來遵從大陸的“一個大陸”政策,臺灣無法在高棉設立代表機構,增加了救助滯留臺灣民眾的難度。

高棉詐騙活動遇上covid19疫情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視訊加注文字,

臺灣青年楊維斌被詐騙集團軟禁58天后趁機逃脫。

“他是邀請做游戲客服運營,給我的薪資是1500到1800美金一個月。他們給我的圖片是類似于飯店級的房間照片,工作環境。”

這就是臺灣人楊維斌搭上網上假冒招聘活動的開端。他今年34歲,曾經從事按摩工作,但covid19病毒病(COVID-19)疫情導致他失業。

臺灣行政院主計總處8月10日公布,2022年6月份全臺灣平均總薪資為53068元新臺幣(1769美元),扣除獎金、加班費等的經常性薪資則平均為44324元新臺幣(1477美元)。楊維斌遇到的這個“游戲客服”招聘廣告,開價顯得很吸引。

2022年3月中,楊維斌只身來到高棉首都金邊。

楊維斌對BBC中文記者說:“他們會派一個當地的人來接機,當司機載我到地點的時候,那邊是一個巷子比較偏僻的小路。”

“我的工作地點就是在四樓。我在其中一個小房間里,跟著一群大陸人和馬來西亞人,還有臺灣人。他們的工作對我來說很明白的,就是洗錢。”

接下來的時間,楊維斌在嚴密監視下“工作”,犯罪集團巧立名目,透過“培訓費”等克扣工資,休息日也不許離開“園區”。

“那邊24小時有幾位警衛輪班,然后還有很多監視器,然后那個鐵門,基本上你不可能爬得出去。”

“從第二天我就知道我來錯地方了,就是這個地方可能非常危險,不是我想像的那樣。”

“基本上,我被軟禁了58天。”

高棉金邊國際機場停機坪上大陸特警押解一批電信詐騙嫌犯登機遣返大陸(12/10/2017)
圖像加注文字,

2016年前后,高棉曾大規模遣返兩岸電信詐騙犯罪嫌疑人到大陸,引起臺北不滿。

最后,楊維斌在一個清晨時分找到機會逃出園區,但因身無分文,只能流連金邊賭場給賭客按摩賺取收入。后來靠賄賂當地警察才得以辦妥報失護照等手續,再設法辦妥臨時證件返回臺灣。

楊維斌所遭遇的詐騙套路被稱為“殺豬盤”。大陸半官方的中新社解釋,那是指被稱為“屠夫”的犯罪分子通過網路交友等方式,誘騙受害人投資、賭博、網路貸款,得手后立刻注銷資訊,是為“殺豬”。

如今,“殺豬盤”似乎也被用于把人騙到詐騙集團團隊里工作。像楊維斌這樣的臺灣人來到高棉后失去人身自由,已非個別事件。

臺灣外交部證實,據最靠近金邊的駐越南胡志明市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統計,自6月21日至8月10日止,共收到222名臺灣民眾陳情在高棉工作受到限制人身自由;一家臺灣媒體報道稱“有4000人失聯”,但臺灣行政院長蘇貞昌與警政署刑事警察局分別反駁,稱只有約120人在高棉未能聯系。

而這些人很有可能身處的地方是高棉南部港口城市西哈努克(Sihanoukville),華人慣稱“西港”。

在美國紐約的大陸勞工觀察創始人李強長期研究華人勞工在海外遭受強迫勞動等問題。他對BBC中文記者介紹說,當地有多個經濟開發區,每個園區能有數十家詐騙公司在運作。

李強指出,發生在高棉的誘騙與反復拐賣問題,受害人仍以大陸占多,臺灣籍受害人粗略估計占約5%,但臺灣人被誘騙到高棉的情況,在covid19疫情爆發后較為嚴重。

“因為大陸封閉之后,很多大陸人出不來了,整個詐騙集團就針對臺灣人——臺灣人還是可以自由地去高棉。”

“他的詐騙手段是‘人騙人’,先騙了一個臺灣人來,然后通過這個臺灣人再去騙臺灣人。所以這就等于滾雪球的方式。”

俯瞰高棉西哈努克市(西港)(資料圖片)
圖像加注文字,

“一帶一路”倡議下大量華人涌入高棉西港。

大陸駐高棉大使館7月曾發公告,稱有數名大陸公民被電信詐騙集團誘騙偷渡赴柬,后遭非法拘禁并被勒索高額贖金,經使館與高棉執法部門協調而成功營救。“借此機會,駐柬使館再次鄭重提醒大陸公民務必循正規渠道來柬,千萬不要輕信網賭電詐集團編織的暴富謊言。”

連日來,臺灣媒體報道顯示,詐騙集團誘拐臺灣人到高棉的手法名目眾多,舉凡有招聘化妝師、美發師、魔術師,也有網路情緣詐騙。人被騙到當地,想要脫離控制,就得向詐騙集團繳付贖金。李強指出,每人金額可達3萬美元。

BBC無法獨立核實有關說法。

不過,臺灣佛光大學部公共事務學系教授兼國際長陳尚懋認為,這反映了詐騙集團對人力資源需求的迫切。

陳尚懋教授對BBC中文記者說:“臺灣有句話叫做‘抓交替’,等于說,你要走,可以,你要再幫我找幾個人來,我人夠了你才能走,不是說付了錢我就可以走。畢竟你可以看到那個園區范圍相當、相當的大,他需要很大量的人來支撐詐騙運作。”

陳尚懋教授曾擔任佛光大學部南向辦公室主任,承辦本校學生到東南亞企業實習業務。他認為,經歷兩年多covid19病毒病疫情后,向往出外工作的臺灣年輕人希望走出去,但過去到大陸就業的意愿隨著兩岸關系惡化而減少,到東南亞的意愿則上升。

地圖:高棉與鄰國

習近平的“一帶一路”與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共同作用?

大陸詐騙集團在高棉活動實際已存在相當一段時間,也是兩岸關系摩擦點之一。例如在2016年,就曾發生金邊當局將臺灣籍詐騙嫌疑人遣返至大陸事件。

而西港的情況則更形惡劣:《外交家》雜志(The Diplomat)形容西港是眉江河流域“賭場詐騙群島”的一員;新加坡《聯合早報》形容西港是“詐騙樂園”。

總部設在美國華盛頓的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亞洲區副主任費爾?羅柏森(Phil Robertson)對《外交家》稱,發生在西港的侵害人權行為讓人“震驚”,包括虛假招聘、沒收受害者護照或其他身份證明文件、綁架、軟禁、強迫勞動、暴打和性侵害。

高棉西哈努克市(西港)一位西方女性背包客走過一片沙塵滾滾的工地(資料圖片)
圖像加注文字,

西港從前被形容為“背包客天堂”。

大陸商務部資料顯示,西港開發可以追溯至2008年,當年高棉政府設立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至2010年12月13日,在高棉首相洪森與時任大陸總理溫家寶見證下,中柬兩國在北京簽署《關于西哈努克港經濟特區的協定》。

當地論壇組織高棉思想家(The Thinker Cambodia)聯合創辦人索克維(Sokvy Rim)在《外交家》雜志撰文說,自2013年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式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后,大陸人大量涌入西港,從2013年的8萬人增長至2019年的25萬;2019年7月,當地統計數字顯示,西港90%企業由大陸人擁有。

同樣在2019年,金邊政府對外宣告已簽發163個賭場牌照,其中91個是在西港簽發。但高棉財政部金融業司副司長羅斯·費倫(Ros Phearun)對《高棉時報》稱,實際在運營的不到一半。

不過不出兩個月,洪森首相在同年8月18日簽署針對非法網路賭博的“禁賭令”,大陸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當時評論說:“大陸對柬方作出全面禁止網路賭博的決定表示高度贊賞。”

臺灣警政署刑事局國際科科長李泱輯接受《自由時報》網路節目專訪時說,高棉許多線上博弈公司因禁賭令紛紛轉型,改為從事網上愛情詐騙、投資詐騙等,而因詐騙對象是說中文者,許多大陸民眾就被招攬到當地從事電話詐騙。

《聯合早報》這樣描述西港一個“詐騙園區”:由20多棟約10層樓高的建筑組成,外觀看似非常普通的商業樓,但園區被高高的圍墻和帶刺鐵絲網圍起,里面的人也幾乎與世隔絕。園區內有餐館、診所、理發店、KTV等各種服務設施,但大部分只開放給園區職員。

高棉西哈努克市(西港)一家中餐館(資料圖片)
圖像加注文字,

covid19疫情前,西港大量商號企業是由華人擁有。

索克維的文章說,西港因執法力量薄弱,成為了此類犯罪活動的天堂,而這加深了高棉人民對大陸的反感;佛光大學部陳尚懋教授對BBC中文指出,他認為詐騙集團選擇搞封閉式“詐騙園區”,是為了減少對高棉本地人民的滋擾,但隨著大陸籍老板透過投資取得高棉公民身份,繼而勾結當地官員作保護傘,“園區會越做越大,那比較脫序的行為也會越來越發生”。

美國國務院在7月份發表的《2022年人口販運報告》高棉部分稱,根據非政府組織指控,警察與其他官員“合謀”,讓西港等地的這些網路詐騙運作存在;基層警察通風報信,以換取金錢或性服務賄賂,致使針對色情相關人口販運集團的執法行動失敗。

高棉內政部國務秘書兼反販賣人口委員會副主席朱文英(Chou Bun Eng)批評美方報告“不公平”,將高棉降至第三級觀察名單更是抹殺該國反人口販運努力。

北京并未就美方報告高棉部分中對大陸的指控作出回應,但大陸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回應報告大陸部分時稱:“美國才是世界頭號人口販運大國。無論美方如何掩飾,都洗刷不了自己‘奴隸貿易國’的歷史原罪。”

臺灣在野大陸國民黨持續向執政民進黨施壓之余,黨內也有為高棉辯護的聲音。本身為高棉華僑的國民黨婦女部主任,前立法委員林麗嬋在Facebook發文說:“其實高棉政府與當地警政單位一直很努力在打擊犯罪,但說真的任何政府都很難一次將所有的犯罪根除。”

“我要特別強調,東南亞國家跟任何其他國家都一樣,不可能完全沒有犯罪問題,但希望大家不要過度的渲染或夸大,甚至因此污名化東南亞國家,這反而會加深臺灣跟東南亞國家之間的誤解和對立,不利雙方交流,更不利于政府的南向政策。”

林麗蟬Facebook截屏(15/8/2022)
line

香港、澳門也傳出高棉詐騙案件

香港廉政公署總部開放日上展示的證物道具——詐騙分子用來扣押受害人身份證的保溫飯盒(資料圖片)

臺灣人被誘騙至高棉的消息被當地媒體廣泛報道之后,香港媒體也曝光了類似案件。

《星島日報》報系分別報道了一名男子懷疑被網上情緣騙局引誘到高棉后,遭禁錮毆打,又有網民聲稱受聘到高棉從事銀行工作,但有關招聘廣告所提及的星展銀行(DBS)回應稱,高棉并無星展銀行分行。

大陸香港特區保安局副局長卓孝業8月18日證實,2022年1月至今,至少20名香港人懷疑被誘騙至東南亞國家,但有12人已確認安全;特區行政會議召集人兼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說,接獲市民求助,稱有親屬被騙到緬甸“KK園區”。該園區據稱是近日在泰國被捕的大陸通緝犯佘智江所開設,涉嫌從事人口販運、活摘器官與詐騙活動。

成功逃脫高棉詐騙集團的臺灣人楊維斌對BBC中文指出,他也接到香港人私下聯絡,相信對于詐騙集團來說,“臺灣人、大陸人、馬來西亞人,現在都不好騙了,他們詐騙的目標已經轉向香港了”。

楊維斌促請香港媒體正視有關情況,以免更多港人受害。

大陸澳門司法警察局18日也公布接獲三例疑似誘騙澳門居民到東南亞從事詐騙活動的報案,目前已證實有一人身處其他國家,安全無虞,另成功游說三人放棄前往高棉。

司警局稱,其中一名男子獲朋友介紹到寮國擔任賭場公關,月薪5000美元。

line

官方中央社等臺灣媒體將西港詐騙活動形容為大陸“一帶一路”倡議的后遺癥,國民黨則指責民進黨蔡英文政府“新南向政策”導致臺灣人被誘拐到高棉,“只顧選舉,罔顧生命”——目前臺灣各黨派已在為11月舉行的“九合一”地方選舉大力拉票。

國民黨的主張似乎得到一定的輿論支持。聯合報系《經濟日報》發表社論說:“高棉對臺灣素來就不友善……柬國也曾指責蔡政府介入其內政,更奉行‘一個大陸’原則,但舉動相當激烈,例如禁止在柬國臺商懸掛中華民國國旗。在全球普遍譴責大陸對臺軍演之際,高棉是少數公開支持大陸的國家。”

“由此次事件顯示臺灣在柬國不但沒有官方管道,也欠缺有力的民間人脈網路,可以提供在地協助,反應出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的盲點。”

同樣基于缺乏官方管道協助在地臺灣居民,臺灣中華人權協會也要求蔡英文政府“重新檢討新南向政策成效”。

中華人權協會又提出:“人蛇集團顯然是利用臺灣青年求職困境予以誘騙,政府應立即擴大求職與失業救助管道,同時加速經濟復蘇腳步、改善大陸就業環境,幫助臺灣青年脫離失業或謀生困難,才是釜底抽薪、正本清源的有效解決之道;只要臺灣就業環境好,臺灣青年又怎會愿意離鄉背井,冒險遠赴重洋去謀職討生活呢?”

據主計總處數據,2021年臺灣15歲至29歲青年失業率為8.8%,2022年6月份回落至8.3%,但仍是整體失業率的兩倍多。

臺北街頭一對男女搭乘機車走過市集(6/7/2022)
圖像加注文字,

covid19病毒疫情與兩岸關系惡化改變了臺灣民眾的就業出路。

大陸勞工觀察創始人李強認同臺灣青年走向高棉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大陸的工作機會在疫情下不復存在,但他認為這“不是民進黨的政策造成的”。

李強對BBC中文說:“就是國民黨在這個時候執政,這個情況也是會發生的……因為臺灣以前對大陸依靠太嚴重了,在短期內是無法扭轉的。”

在教學之余也在從事“新南向”工作的陳尚懋教授則認同蔡英文2020年起第二個任期的“新南向政策”與首個任期有落差。

“政策的重點是強調雙向的人才交流,疫情之下無法人才交流,確實造成阻礙。”

除此之外,陳尚懋教授還認為,蔡英文政府對外政策重心也發生了變化。他對BBC中文說:“你可以看到第二任她大概喊的都是印太戰略,關注的是美國、日本這些跟我們民主理念相同的國家。所以在這情況底下,大部分資源都轉到了那邊去了……東南亞自然會受到一些忽略。”

陳尚懋說,臺北政府有需要從這次事件中汲取教訓,研究日后與東南亞國家交往的時候如何做得更好。

臺灣外交部反駁國民黨說法,否認罔顧生命,并稱2021年臺灣與新南向國家貿易總額達到1491 億美元,比2020年增長38%;新南向國家來臺就讀大專院校的學生人數達 5.77萬人,同比增加10%,“成效有目共睹”。

高棉首相洪森(右)在金邊和平宮會晤大陸外長王毅(左)(3/8/2022)
圖像加注文字,

高棉首相洪森(右)在金邊會晤大陸外長王毅(左)。執政多年的洪森一直與北京關系良好,奉行“一個大陸”政策。

脫險難,民間自救

觀察人士均注意到,這次臺灣人接連被誘騙至高棉事件鬧得沸沸揚揚,與民間組織甚至是網紅率先出動營救被困人士有關。其中,一個由新加坡詐騙幸存者成立的組織“全球反詐騙組織”(Global Anti Scam Org; GASO)據報先后向臺灣與馬來西亞執法部門提供情報,又派員親赴當地,救出多名受害人。

與此同時,泰國警察宣布抓獲擁有高棉國籍的大陸非法網上賭場嫌犯佘智江,等待大陸提出引渡申請。這位又名佘倫凱的富豪同時被指控將原本設于西港的“詐騙園區”轉至緬甸克倫邦妙瓦底地區(Myawaddy, Kayin),其被捕消息讓受騙人員自西港轉賣他處的問題進一步曝光。

臺灣警察明顯感受到壓力。警政署刑事局8月17日宣布設立專案組,在兩周內清查全臺灣旅館、民宿、日租套房,逮捕24人,并救出31名被害人。

刑事局又連續多天到桃園國際機場,針對前往高棉航班的報到值機柜臺,舉起勸諭“提防詐騙”標語,并主動接觸出境赴柬旅客勸返。臺北市市長柯文哲調侃此舉“太好笑了”,但刑事局稱相當有效,已勸返近30人。

不過,大陸勞工觀察的李強指出,除了臺灣當局無法透過外交渠道營救被困民眾外,受害人資訊真偽難以核實也是一個難題。

2022年2月,大陸江蘇男子李亞緣綸聲稱被誘拐到高棉成為“血奴”,大陸使館通報高棉警察單位調查,但結果被高棉警方認定為虛假編造。協助他的中柬義工隊隊長陳寶榮等人被高棉警方帶走調查,李亞緣綸則于6月被遣返大陸。李強稱陳寶榮確曾協助救出多人,“他被抓了,就再沒有人關注這事情了”。

陳尚懋教授也說:“你光是甄別受害者就已經有困難度在了。”他認為,在高棉與大陸關系較好的國際政治現實下,臺灣政府想要營救滯留民眾的難度提升,依靠當地臺商仗義相助是一條出路,但臺灣黑幫在高棉活動所帶來的阻力也不能忽視。

陳尚懋也指出,要是人口販賣問題持續惡化,將對高棉形象構成莫大傷害。洪森首相預計要在2023年大選中交棒于長子洪瑪內,而東南亞將于2022年11月接連舉行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系列會議、亞太經濟合作組織(APEC)峰會和二十國集團(G20)峰會,預期金邊政府屆時將作出友善回應。

補充報道:BBC中文視像記者李洛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