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給你一次選擇性別的機會你會選擇男性還是女性?-那時候我成績不好

大陸小的時候很滿意自己是個女孩子,覺得如果有的選我也一定要做女生。

那時候我成績不好,人也邋遢,身無長物。我直系親屬沒有任何重男輕女的想法,對我超級寵超級包容。我經常和男生一起瘋玩,最后老師都會看在我是姑娘的份上少罵兩句,對我的皮和菜比較包容。

我那個時候覺得我要是個男生肯定被打死了,還是當女孩子好。

后來國中,我成績開竅了,像是被神仙點了腦門一樣,雖然依然不咋好好學,卻開始穩坐全班第一了。。。

那時候大家都情竇初開,可流行寫情書表白談戀愛了。我從小和男孩子玩的多,性格大咧且沖,人家都是男生調戲女同學,寫情書耍流氓。。我。。直接給喜歡的男生寫情書表白,天天黏著對方,黏到全世界都知道“這倆人在一起了”。。。

然后我就發現,那些成績優異還用于表白追求真愛的男生,在學校里名聲顯赫,大家提到他們,男生直呼“大佬牛逼”女生嬌羞低頭。。。而我這個成績優異追求真愛的姑娘,名聲也顯赫,但是評價非常負面。。。

那時候我就想,還是做個男生比較好吧,這樣我不但能無所顧忌的黏著喜歡的人,還不會被風言風語。

后來高中,我考進了全市最好的學校,身邊都是學霸,一下子光環就沒了,我成為了一個“成績中上的普通人”。

一中校風非常好,老師們也并不很抵制同學們那種正能量的、青澀的情感狀態。我就繼續秉承國中用于表白的行為方針,大概是因為沒了光環吧。。碰壁了。。。

然后我就發現,大家對那些“表白失敗”的男生普遍沒什么同情,常年調笑。但我這種表白失敗的姑娘吧,大家都比較照顧我面子,沒傳開。

我又覺得做個女生好啊,可以表白失敗不丟。

后來我轉修了藝術,并從理轉文。(我學藝和我成績下滑沒有任何關系)我有個不太近的親戚,我喊小姨,但并不是我媽的親姐妹。她家一直看我家不順眼,還有點重男輕女那味。

聽說我學想藝術,第一個跑過來陰陽怪氣,假惺惺的勸我爸媽同意我學藝:“哎呀,我就說嘛,女孩子后勁不足學不過男孩子的呀。你們家閨女想的很明白呀,在學習的賽道上跑不過男生,轉去學藝術挺好的,很適合女孩子呀。你看我們家兒子,雖然中考的時候還沒開竅進了二中,但是現在在二中名列前茅呢!”

我白眼都快翻到天上了,我爸媽也聽的生氣,壓根不接這傻缺的話。

后來我學畫畫,因為老家是個小城市,最開始的時候只能跟著一些當地的辣雞畫室學。那時候我才發現,好家伙,女生還真是不受待見。我幾乎在所有老師嘴里都聽過“男生對空間結構素描更有天賦,女生嘛,這方面不太行。不過一般女生色彩好點。可惜咯,聯考色彩占分少,所以女生一般考不上美院的啦。”

直到我離開老家,到北京學畫,才擺脫了這種陰陽怪氣的固有印象。并且直到我考進中傳,幾個好朋友考上央國美,實際情況狠打了這波人臉:女性占比絲毫不少,甚至在不少專業里占了大頭。

我考上之后,家里辦升學宴。我覺著雖然他們可能不懂中傳對于藝術生來說意味著什么,但我怎么說也能有個211學生待遇吧。。結果這群一年見不著兩面的親戚,最常說的話居然是“啊,大陸傳媒大學部?北京電影學院?這種學校可以考的嗎?那塞了好多錢吧?”或者用那種奇怪的眼光看著我,一副“這姑娘馬上要去賣x了”的表情。。。

那時候我迫切的希望自己是個男孩子,我要是個男生我就把這些傻缺臉都打爛。

后來我上大學部,竭盡全力沖我夢想的職業。我越來越常常希望自己是男生,越來越痛恨自己對他人評價的在意。

我總被說性格不好,不夠隨和,不溫柔。但我想任何一個卯足勁逼自己學習奮斗的人都很難隨和溫柔。我被說不善良,沒有女生樣。我很怕面對“女生職業生涯短,上升空間小”。我很怕別人說我丑,我怕自己沒人要,我迫切著急的要把自己嫁出去。如果要生孩子我急切的希望越早越好,以防“大齡婚嫁生子影響我的職業前途”。

我想學3d,問公司前輩,前輩說“女生我不建議學3d啊”。我努力畫畫,總有人在我耳邊嗶嗶賴賴“你看職業原畫沒幾個姑娘,女生做這個前景暗淡”。我說我想做獨立游戲,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做制作人,總有前輩語重心長的說“我沒見過女制作人的,除非是女性向項目。但女性向市場很小的,崗位需求很少,沒有前途。”

我曉得決定權在我手上,這些嘴上說的本不該影響我的抉擇。但人啊,人其實沒有那么堅強的。人人都希望自己努力奔向夢想的時候,聽到的都是身邊人的加油吶喊,沒有人喜歡自己奔向夢想的時候,身邊都在喝倒彩。

但是有的時候吧,我學一個東西學到精神恍惚,坐在那發呆的時候,我又慶幸自己是個姑娘。

這樣我的失敗就不丟人,我輸的一無所有了,我還可以回去找爸媽哭,可以回去生孩子,可以找份掙錢很少的工作也少遭非議。

雖然總有人在路邊喝倒彩,但至少沒有人等著在我退下賽道的時候砸我菜葉子。

但是真的要我選,我還是想做男孩子。

你看男生即可以被上,又可以上人。。女生卻只能選擇被上。。。

不公平!我也想上別人!!!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