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驅趕釣魚人,晚上下網捕撈!長江池州段護漁員變“偷魚賊”-但有一些護漁員

長江“十年禁漁”之后,沿江的一些漁民上岸之后,變身“護漁員”,加入到長江魚類資源保護的行列。

這原本是一件一舉兩得的好事,既合理安排了漁民的就業,又達到了生態保護的目的,對長江魚類資源恢復有著“保駕護航”的作用。

但有一些護漁員,卻忘記了自己的本職所在,打著護漁的幌子,背地里卻干著非法捕撈的勾當。近日,安徽池州5名護漁員,因在巡邏時頻繁從事非法捕撈,被判六個月至八個月不等的刑期。

圖片

網路圖片,不代表文字特指

據稱,5名護漁員利用地籠、流刺網等工具,在長江池州段從事非法捕撈,并將捕撈的水產品賣給水產店。自2020年7月29日以來,單單這些人偷捕的江蟹,就賣了上萬元。最終,他們均因非法捕撈水產品罪被判刑。

長江池州段護漁員變身“偷魚賊”!這在很多人看來有些不可思議。但在釣友的眼中,這些人算是重操舊業,舊習難改。

在成為護漁員之前,他們之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本身就是依靠“電捕魚”、“絕戶網”來捕魚獲利。變身“護漁員”之后,這些人便利用自身的方便之處,白天到處驅趕釣魚人,晚上下網撈魚。

圖片

2021年1月30日晚,岳陽君山同樣發生了一起比較詭異的夜間捕魚事件。據岳陽反電魚志愿者協會介紹,當晚有戴著“君山護漁隊”袖章的人穿著防水褲,來驅趕周邊的釣友,待釣魚人被趕走后,“護漁隊員”便從黑暗隱蔽處拖出事先藏匿好的皮劃艇進行收網作業。

白天驅趕釣魚人,晚上下網捕撈!看來,護漁員變“偷魚賊”的案例,絕非冰山一角。

有釣友稱:這些人不讓別人釣魚,自己卻下網捕撈。趕走了釣魚人,就好像沒人監督了,他們會變得更加大膽。

圖片

長江“禁漁”之后,農業農村部門對休閑垂釣的規范和管理,從本意上是杜絕生產性垂釣,但到了一些護漁員的口中,就變成了全面禁止釣魚。

一時間,很多地方的釣魚人與護漁員之間也爆發了不少沖突。在很多釣友看來,出現這樣的現象很不正常。

之前,岸邊的釣魚人往往是非法捕撈的第一目擊者,有責任心的釣友遇到類似捕撈行為,都會出面制止或反饋給相關部門。但長江禁漁后,很多地方不讓釣魚了,江邊看似變得清凈了許多,但同時也缺少了一個個移動的“攝像頭”。

圖片

有人說,釣魚人就是“江湖的眼睛”,有一雙雙眼睛注視著,那些非法捕撈者也會有所忌憚,并不敢肆意妄為。但現在很多區域沒了釣友,就好像變成了瞎子。尤其是夜晚,非法捕撈者也會趁虛而入。

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對此,“反電魚聯盟”創始人朱凱先生建議,“護漁員”不能單一地讓退捕漁民來做,務必要形成多方制約機制,才能讓“護漁隊”體現出最大的價值和成效。比如,可由地方漁政主導 公益組織(如反電魚工作站)日常管理 退捕漁民組成共建模式,共同制約、監督,以防出現監守自盜的情形。

朱凱先生講:“我們的非法捕撈線索60%以上均是來自于釣魚人,這么多免費的監控攝像頭我們為什么要拒絕呢?”

這么多義務巡護員,我們有什么理由不要呢?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