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生男孩還是女孩,都請善待他們的童年

“假如生命是無趣的,我怕有來生,

假如生命是有趣的,今生已是滿足的了。”

童年是什么?

童年是記憶深處的一顆火種,童年是人生初始的一段陽光,童年還是小巷深處的一首歌謠。

最近加入了一個特別有愛心的組織,城市支教。關愛的對象是一些在城市流動的弱勢兒童!組織啟動會活動上,讓我們志愿者一起來分享各自的童年回憶,話題如下:

分享童年時讓你印象很深刻的一件事情。童年的時候什么樣的對待讓你深深感覺到被理解被接納?或者不被理解不被接納的?

一群陌生的志愿者從破冰游戲中開始相互認識,相互熟悉,于是大家開始放開心扉分享自己的童年故事。

充滿趣味性的童年

小春, 40歲,來自哈爾濱,她是一個學霸,MBA學歷,戴著一副褐色眼鏡,身穿白色裙子,簡單知性,散發出一種濃濃的知識分子氣質!她說:

說到童年印象深刻的事情,我就想起我們那邊每逢端午節的時候,孩子們最喜歡玩的就是“碰雞蛋”游戲了。

一嗨起來就玩得不亦樂乎。記得小時候,鄰居的小伙伴會聚在一起,拿著大人給準備的雞蛋來進行對決,而我總是屢戰屢敗。我發現贏得總是紅雞蛋!

于是回家跟我媽嘮叨,我說怎么別人有紅雞蛋而我沒有,讓我總是輸,見我郁悶,我媽不知道從哪里給我找來了一個鵝蛋,我眼睛一亮“哇塞,好大的蛋”。

心里樂開了花,想到即將成為碰蛋高手興奮不已。然后馬上找小伙伴再戰一場,勝券在握的我,一出手就把他們的各色各樣的雞蛋“摧毀”了。特有成就感!小伙伴們都問我哪里可以找到鵝蛋。

現場笑聲此起彼伏,大家都沉浸在她歡樂的童年回憶中。

小春的童年深處印象是有趣味性的,也是充滿歡樂的。

冰心曾經說過:假如生命是無趣的,我怕有來生,假如生命是有趣的,今生已是滿足的了。

我感受到小春言語中散發出的是對生活的無限期待和向往,這歸咎于她有趣的童年,給予了她生命有趣的靈魂。

童年像是周杰倫唱的《稻香》

小冬35歲,是一家公益機構的健康教育師。梨花頭齊劉海,單眼皮,臉蛋白白凈凈的,身穿一條碎花裙子,清秀溫婉,整個人看上去很有老師的味道。

她說:我的童年經常被爸媽叫到田里干活,還記得夏天的時候到田里插秧,實在太累太辛苦了。

特別是夏天,太陽當空照,田里的水都是熱的,腳還要光腳站著在里邊,背部忍受著太陽的炙烤,用手把稻苗一棵一棵安插在泥土里。

一樣的動作要重復好幾個小時,回家路上整個人腰酸背痛,渾身無力。只想好好呆家里躺上一整天!

還有就是放學的時候我居然還得去放牛,有時候牛牛還要發牛脾氣,不聽指揮。我就用桿子悄悄鞭策一下它屁股,它才乖乖動起來吃草。

有一次打他,可能打得過于用力了,牛牛居然給我玩失蹤,一跑就跑出了我的視線范圍,原本以為回家得挨罵了,回到家樹頭下它已經在乖乖等我了。

現在想起來,難以置信當年的自己怎么那么勇敢,可以牽起一頭牛去吃草。現在的我可不敢去牽牛呢。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牛牛的影響,我往后的人生特別能吃苦,擁有牛一樣的干勁。

全場一陣爆笑…

她繼續說:大概是因為覺得小時候太苦了,感覺不到讀書有多累。

那時候反而覺得上學更輕松,也從此在心里立志:我一定要努力讀書,走出去,那時候看到天空的飛鳥,我就希望我長大后能飛出去,能飛得更高更遠,能看到外面的世界。

現在,我做到了。

全場一陣掌聲…

小冬的童年深處印象是一個“苦”字,正是經歷了苦,才更想要過上“甜”的生活,她沒有辜負努力的自己,她更珍惜現在來之不易的“甜”

生活就如杰倫所唱的:

多少人為生命 在努力勇敢地走下去

我們是不是該知足

珍惜一切 就算沒有擁有

童年是在外婆的澎湖灣

小秋,32歲,本科畢業,本該有美好的前程可奔赴,但她甘為全職媽媽。即使可能會失去自我價值,但是她仍然覺得陪伴是給予孩子最好的童年禮物。

小秋說:小時候父母都不在我身邊。我整個童年的回憶就是被外婆的愛填滿的。

記得有一天,下大雨,路上都是泥巴路,外婆為了不讓我的鞋子搞臟了,背著我走了兩公里的泥巴路回校。

那個場景一直到今天依然在我的腦海里,在我的心里留下深刻的記憶。

雖然父母不在身邊,但是外婆的愛支撐了我整個童年的美好,我覺得我是一個知足常樂的人,我能感受到大自然的美好是一種恩賜,我覺得幸福與貧富無關,我更能滿足于精神世界,我愿意成為一個溫暖別人的人。

這一切我覺得源于童年有一顆心靈溫暖了另一個心靈!源于生命有幸遇上我外婆!

現在我已經為人母,我深深知道對于孩子而言,陪伴就是最好的愛。

我能給到我孩子的,就是讓他們的童年充滿快樂和感受愛的能力以及愛人的能力,讓他們成為一個自信陽光的人!有自信的孩子不太容易受傷!他的自愈力也是特別強的!

她的童年是外婆的澎湖灣

有她許多的童年幻想

陽光、沙灘、海浪、仙人掌…

充滿性別暴力的童年

小夏,33歲,來自廣西,現在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媽。她說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接受父母的安排,嫁回給自己家鄉的男人。后悔在童年陰影的籠罩下沒能把握自己的命運的能力!

她生長的地方充滿性別暴力,多數家庭重男輕女。

她說:我們那個地方,祖輩包括父母就認為你是女孩子,你就應該凡事讓著家里的男孩子,所有的家務活都得女孩子干。包括上學讀書,有兒子的家庭一定可以去讀書,女兒讀不讀書倒是無所謂的。

她說:要我說童年受到過的被理解被接納我還真的沒有可以分享的,但是不被接納不被理解的事情我可以說個三天三夜。

小時候,因為媽媽只生了兩個女兒,阿公阿么是重男輕女的思想,所以我和姐姐出生后并沒有感受到被阿公阿么寵愛過。

爸媽吵架的時候,阿公阿么總是站在我爸那邊,還竟然說兩個女兒都是“賠錢貨”,這三個字一直印刻在我的童年印象里,難以磨滅。

最可怕的是連我親媽也是這種思想。她一直覺得自己不爭氣,怎么只能生兩個女兒,認為自己命苦!

記得有一次我和她聊到生男娃還是女娃好的問題,我只是隨意說了一句生女兒挺好的,女兒體貼孝順。

她竟然反駁我說:母憑子貴。當然是生男娃好。

我說:要是生個男娃不爭氣也會被氣死。

她說:女兒總是要嫁人的,要到別人的家庭去。兒子就算他做乞丐,你也可以跟著他。

我對他的愚昧思想感到無語,這種思想已經根深蒂固。是我根本無法扭轉的那種!

小秋說到這里更加激動了,眼淚都控制不住:有一件更可惡的事情,直接影響了我一生的愛情。

她說,那一年我才8歲,我爸有個酒肉朋友,經常來我家做客。

有一次兩個人聚一塊喝酒,我爸喝多了直接回房間睡覺了,當時我媽和姐姐外出趕集了,那時候我在房間自個兒玩耍,突然聽到有人敲門。

我一開門竟然是那個“怪叔叔”,當時也沒有什么戒備心理,“怪叔叔”竟然關上門,那時候我內心極度恐懼,心想他要干嘛?沒反應過來,只見他的手直接伸向我的胸膛……

我一聲尖叫,只聽樓下上來匆匆的腳步聲,“怪叔叔”臉色慌張,馬上就溜出去了。聽步伐是我媽回來了。

我內心驚嚇到不能自拔,我提心吊膽得告訴我媽剛剛發生的那一幕,迫切希望她能為我討回公道。

她卻只說了一些令我心寒的話:千萬不要告訴你爸爸,也千萬不要外揚出去,女孩子的聲譽很重要!

那時的我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這個童年陰影一直伴隨著我長大,我變得不喜歡跟異性交流,不愿意接近他們,不會跟異性打成一片。

有些女孩子可以跟男生稱兄道弟,我卻沒有一個能哈拉的異性朋友!

我討厭40歲以上的男人,覺得他們都懷著“怪叔叔”的心思。

漸漸的,我發現跟異性很難有共同話題。長大后即使有人追求我,我都是無動于衷,甚至覺得他們都是惡心的存在。

我對婚姻沒有任何期待,就連我現在的老公,也是父母安排的相親認識的!

小秋童年的充滿性別暴力,性別暴力對人的心靈傷害是巨大,甚至是無法磨滅,是跟隨一生的影響,性別暴力的童年只有傷痛、眼淚和陰影。

真心希望痛苦悲劇不要再延續,她最后說:要是有人敢對我女兒這樣,我定拿刀捅死他!老子還真不怕坐牢!

當然,我知道這只是她對邪惡勢力不畏懼的一種宣誓,她表達的是任何勢力都不能低估和不可侵犯的一種母性威力!

法國作家安德烈·莫羅阿在《人生的五大問題中》有這樣一句話:

怎樣才是幸福的童年?是父母之間毫無間隙,在溫柔地愛他們孩子時,同時維持著堅固的紀律,且在兒童之間保持著絕對的一事同仁的平等態度。

不幸的童年要用一生來治愈,但愿每個孩子都能被善待。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