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詩意故事:人在世上飄

人在世上飄

作者: 簡宜貴

麗麗坐在一樓臨街的陽臺上。肉色絲襪包裹著的長腿,腳上那雙扎著蝴蝶結的紅色平底皮鞋,一頭蜷曲的棕色燙發,白色鑲邊的寬袖口,以及正從她鮮紅的唇邊慢慢變大的紅色氣球,成了這個灰頭土臉的小鎮街道邊一道亮麗的風景。

她坐的這個地方是A鎮一條老街的最里端,房屋的外墻已顯得斑駁和粗陋,看上去給人一種滄桑的感覺。街道顯得那么窄,但行人穿越道、紅綠燈一應俱全,沒有分道柵欄的街道上車輛來來往往,似乎永不停息,這一撥過去了,那一撥又過來。這一輛從麗麗對面左手邊的彎道拐過去了,隊伍的盡頭又冒上來一輛接續著,街道就像一條永不停息的河流,像蘇子說的水流走了,又流來,如此循環,“逝者如斯”,卻又永無止境。

時間也如此吧。她突然覺得,人,昨天過去了就永遠回不去了,可時間,卻仿佛永遠都存在在這個世界,流去了又流來。無奈的是人,看不到時間的頭和尾。

她的腳下,并排停著七八輛橋車,中間那輛紅色的寶馬就是麗麗的。這個周六的下午,麗麗終于放下了手頭的工作,關掉了行動電話,簡單處理了晚飯,舒舒服服洗了一個熱水澡,套上那雙紅色平底皮鞋,肉色絲襪和那件藍底白花的有著寬大長袖的衣服,坐上臨街的陽臺,看著左側街道上的車水馬龍,將時間完全交給自己,任思緒拉長了線的風箏一樣在記憶里漫游。

她讓回憶牽著自己,先回到小時候。就想到了那些關于飛翔的夢。

她伸長手臂,張開手掌,傾刻間兩臂就長出了長長的羽毛。她扇動著兩翅,像流水柔和起伏,更像揮動著長袖,翩然起舞。在花叢中,在歌聲里,在流水邊,在草地上,在山巖前……她的外衣嘣嘣嘣掙斷紐扣,衣裙就隨風飄動,頭發向兩側分開,演變成兩支對稱的螺旋槳,快速地旋轉,旋轉。風在耳邊呼呼飛過,她腳在地上輕輕一點,身體就飄了起來。

飄啊飄,飄過房頂,飄過村莊,飄過學堂,飄過他喜歡的男孩窗前,飄過放牛打柴的山坡,浣衣戲水的小河,朝她去過和沒去過的地方,朝她曾經想去的地方,飛去。

她還看見了那個叫麗麗的小女孩,那個頭上扎著兩個羊角辮,穿著一身白色連衣裙的小女孩,她讓同伴在她的兩條辮子上綁上花花綠綠的氫氣球,氣球向上飄動,辮子也向上飄,風鼓蕩著她的裙裾,整個人就有了想飛的感覺,她張開手臂在曠野里跑啊跑,多么想像夢里一樣飛起來啊。

飄!她突然想到了這個詞語。很小的時候,自己在夢里飄。在烏江里鳧水的時候她曾經仰躺著身體在水上漂,當時就覺得能漂在水上,那是有流水在托著。能飄在夢里,有想像在托著自己。而今,自己從鄉村飄到城市,她昨天在B城睡覺,天亮了又乘飛機去C城洽談業務,今天卻坐在了A鎮的一個陽臺上,這不是飄又是什么?這個飄又依托著什么?金錢?榮譽?目標?麗麗一時間覺得有些恍惚。

或許,來到這個世界,我們就一直依托著時間在飄吧?只要活著,我們就得為了各種目標、各種原因和理由,不停地飄呢。這樣想著,麗麗微笑著跳下陽臺,打開行動電話,迎接著下一飄的到來……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1. 轉發了

  2. 轉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