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作家】童兆君/靈魂的訴說

靈魂的訴說

作者:童兆君

昨夜大雨滂沱,晨來香樟搖曳。道路兩旁的樹上,雨水沖刷了4.29自建房倒塌時落下的揚塵,仍是那般青青細葉蔥蘢,我的靈魂附在一棵枝繁葉茂的樹上,看著這滿街的蒼翠,以及俊男靚女,穿梭的車流,牽手的情侶,似乎結束了我經歷的那一場夢!

我看到鄰桌的她,化成了一只青鳥,扇動翅膀在那旁邊的屋頂上悲鳴,那是她在把男友尋找。

聽說要起了風,天空又有點灰蒙,輿論一層一層壓向自建房,一些制服在那里指點,我的意識又開始模糊,也許是在廢墟壓得太久,也許是過于饑渴,眼前發黑了,我看不見了,我只能用耳朵聽,讓思絮飄,好像他也過來了,我聽到了他的腳步聲,但我不愿睜眼,本來,我和他在吃“麻辣燙”,他在房子倒塌前的瞬間沖出去了,他比我幸運!

他是來自南方的山區,他是父母的希望,我看他在這里徘徊,然后蹲在地上哭泣……

我是來自北方的孤星,想承載中醫瑰寶回家治病救人,未曾想到,出師未捷身先死,夢斷南方自建房……南方是很美的,我從小就向往著南方,南方有撲鼻的花香,有悠長的湘江,有朗朗書聲的學府,還有琳瑯滿目的商行,誘人的各種小吃……更是偉人的故鄉!我想像自己是一位丁香花般的姑娘,撐一把油紙傘,可以和他在黃興路上牽手閑逛,更想和他這個暑假去韶山瞻仰。可惜如今陰陽兩隔,只成了一段紅塵恩怨。

我已經不用再冥思苦想,也不用再挑燈夜讀,任這縷孤魂在江南游暢,南方,有小橋流水人家,有漁舟唱晚,有荷背風翻白,有蓮腮雨退紅,有煙柳綠纏綿。曾經的朝思暮念,萬水千山的夢里江南,現如今正翠堤鳥鳴春曉,可邀五十三位亡友,遍游橘洲,喜登岳麓,歡踏南郊。

對于曾經的他,夜不能眠,只成為了一段傷心朦朧的情緣。

遠在北國的父母,曾經美好的祈盼,如今成了夢斷南方的憂傷,只能把所有的想念托付在夢中,當您想我時,請翻開著那發黃的兒時照片的相冊吧,我一樣能感受到您關心我的模樣,兒時的記憶,小時候的幸福,都已經在那小小的相冊中收藏。

今夜,我會回到您的夢中,訴說我內心落寞,在塵土揚起時剎那的恐懼,以及深埋廢墟中絕望,明知生已緲茫,卻還寄托希望,十小時的黑暗,二十小時的痛楚,三十小時麻木,四十小時的饑渴……一百小時的等待……終于還是熬不過時間這尊大神,我只能將靈魂從身體中抽走,從廢墟的縫隙中飄出,我附在一棵樹上,終于看到很多“紅衣”和“白衣”在廢墟中忙碌,晚上亦是燈火通明,路上停滿了救護車,消防車,還有警車,他們在挑燈夜戰,沒有停歇……一人,二人,三人被救出來,……一具,二具,三具被抬走……,

很多人都在議論,什么加層,什么改造,什么審批,什么安全鑒定……很多很多的專業詞語,這里面的玄機太深,我聽不懂,也許是我太年輕,也許是我涉世未深,我才十八歲,但是,我知道我已經死了,我的死與這些專業名詞有關,我卻無何奈何!只想把這些事在夢中告訴您。您不要過分悲傷,人世還是很美好的,我今晚留在這夢里與您依偎,來世我還想做您的女兒。

作者簡介

童兆君,出生于湖南平江。先在長沙洪山律師事務所工作,幾年后辭職回家,拜多位老師學藝,繼承和發揚祖傳中醫正骨術。現在長沙杏元春堂國醫館坐診。

圖片:作者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