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阿來對談成都七中學子:創造充滿自然情志的文學世界

封面每日熱點記者 曾潔 圖據向宇

5月27日下午,“阿來書房 名家進校園”成都七中人文講座如約而至,作家阿來以“創造一個充滿自然情志的文學世界”為題,分享了自己從師范畢業去鄉村教書,而后成為一名作家的心路歷程。講座過程中,他寄語成都七中林蔭校區學子,要多閱讀經典著作,同時構建自己的閱讀體系。

值得一提的,阿來笑言,他抱著對話的心態與中學生們聊聊文學,講座結束之后,成都七中的學子在提問環節開啟了“搶話筒”的模式,就文學創作的語言是否應該樸素無華、現當代都市生活是否值得寫作等問題大膽提問。這些或犀利或幽默的問題,因為獨到的思考而贏得阿來的贊揚。

阿來

阿來分享

寫作首先要健全的人格

從一個牧羊少年到鄉村教師,再到著名作家,這樣的成長經歷,在阿來看來是閱讀的力量和教育的魅力。無論是在鄉村播撒文化的種子,還是成為著作等身的作家,他始終對文化、文學、知識有著非常狂熱的喜愛。

鄉村教書期間,阿來開始海量閱讀,兩年讀完中學閱覽室等四五千冊圖書。從《光榮與夢想》,到海明威、福克納、惠特曼……他的閱讀習慣培養,寫作語言訓練,以及對故鄉和自然的感悟,都始于1980年代。

閱讀的過程中,阿來產生了創作的沖動,寫作了人生的第一首小詩。他向學子發問:我們為什么要寫作?“杜甫當年寫詩沒有稿費,不然也不會在成都生活凄涼,給老朋友寫信討要物資修建草堂。”盡管已經斬獲了茅盾文學獎和魯迅文學獎,但阿來從來不覺得獲得文學獎是一件多么值得稱道的事情,他笑言,如果把摘得文學獎奉為圭臬,就不會誕生《詩經》這種經典作品或者杜甫這樣的文壇巨匠。

在他看來,一個作家,首先需要健全的人格,不要被成功學、被流行一時的東西沖昏頭腦。“如果一個人像計算機一樣被設定了程式,未來的人生都是在預期中按部就班,那還有什么太大的意義呢?”他始終希望,要用寫作的力量來構建審美,對讀者的精神世界發揮一些引領的作用。

在阿來的眼中,當下的世界是一個有情世界,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無論是一棵參天大樹,還是遠航鯨魚,生命體都有它的成長,所以他的文學當中始終還有一個強大的、美麗的自然界,森林、雪山、草原,都在他的筆下呈現五光十色的一面,他的文學世界始終充滿自然情志。

現場座無虛席

對談學子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文學

一談起阿來的文學創作,影響最大的無疑是長篇小說《塵埃落定》。從20年前首次出版至今,《塵埃落定》已印行過十多個不同的版本,還被改編成電視劇、川劇等多種藝術形式,在大陸外影響深遠。講座當天,許多學子帶來了阿來的作品,其中,《塵埃落定》是在提問環節被問及最多的一部作品。

一位男生首先搶到了話筒,他大方提問:“阿來先生的書中描寫了一些傻人的形象,無論是《塵埃落定》里的二少爺,還是《格薩爾王》中的說唱人,他們并非智力低下,而是一種淳樸本真,這樣的傻人有什么意義?”

阿來贊不絕口,直言這是一個好問題。這樣的人設,是對歷史的“戲仿”,阿來從劉邦到漢獻帝聯想一個家族內權力的更迭。此外,阿來觀察到社會衡量人們聰明與否的標準,有的人聰明過頭,蠅營狗茍,他反而愿意和傻人打交道,所謂的傻人,反而對社會有一些疏離感,有一些自己的是非曲直的判斷,就像塞萬提斯筆下的堂吉訶德也是一個傻人,反而創造了西班牙文學史上的經典。

阿來走進成都七中開講

一位熱愛文學的少年提問,為何一提及現當代文學的經典,大多是在描寫1980年代的生活,當下的都市生活難道沒有記敘的價值嗎?這一略顯犀利的提問,引來一陣善意的笑聲。阿來坦言,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文學,書寫1980年代生活的這批主力軍曾經創造輝煌,如今漸漸老去,希望年輕的作家朋友更多關照當下社會的現實與挑戰,記錄當下的歷史,“現當代文學等待大家去填補”。

最后一位搶到話筒的同學拋出一串問題,核心是希望建立自己的閱讀體系與審美世界,希望得到阿來先生的建議。阿來從自己的閱讀習慣開始分享:“我自己讀過的書,不是基于消遣的目的,也不是基于流行的判斷,更多的是能透過自己的閱讀史看到思想的、情感的成長史,從閱讀的書單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個人的成長變化。”他寄語學子,如果熱愛文學,我們永遠不要指望作家開幾本書的書單,就能掌握文學的精髓,而要從文學史入手,知道好作品的源流,同時回歸經典,“希望你找到自己感興趣的領域,成體系地閱讀經典”。

據悉,此次講座活動由四川省教育廳、四川日報報業集團、四川省作家協會、四川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主辦,阿來書房、四川省教育融媒體中心、四川川報上行文化公司、四川省校園文學藝術發展促進會、成都七中承辦。這是“四川全民閱讀·書香校園暨阿來書房·名家讀書進校園”系列活動之一,除現場約700名學生聆聽講座之外,七中網校還面向全國313所學校,吸引近9萬學生收看直播,聽阿來分享如何創造一個充滿自然情志的文學世界。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