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大吼一聲“禿驢何在”?小和尚回4字,竟然成千古名句

前段時間抖音上蘇軾蘇轍兩兄弟掀起了一股風潮,一貶再貶的蘇大貶和他的苦命撈弟,“懷民亦未寢”更是引起了很多人的二次創作,這些都讓我們更加立體的了解了這位遙不可及的大文豪。其實,這一切都和蘇軾的性格緊密聯系。

被稱為蘇懟懟的蘇軾擁有朝堂中不可多得的真性情。他雖然剛開始反對王安石變法,但最后發現變法的功效后也曾力挺他,絲毫不在意他人的評價。

對于朋友他更是不拘一格,各種稱呼手到擒來,結果有一天居然被一個小和尚懟了回去。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互懟式友誼

這位大文豪的故事幾乎是家喻戶曉,他可謂是個地地道道的吃貨,貶到哪吃到哪,東坡肘子,荔枝等等都曾受過他的寵幸。但他又不是一個單純的吃貨。

蘇軾所處的年代是怎樣的呢?思想文化空前繁榮,儒佛道呈現出合流局勢。作為一個博學多才的文人,蘇軾不但能熟讀儒家經典,對于佛經也頗有造詣,還結下了許多和尚朋友,佛印禪師就是其中一位。

要說這兩人的關系那可真是高山流水覓知音啊,作為大文豪蘇軾的才情自然不用多說。而佛印禪師也是從小修讀儒家經典,三歲誦《論語》,五歲能背三千多首詩,比起蘇軾也是毫不遜色。

這兩個人的相處可謂是“相愛相殺”“刀光劍影”懟的是有來有往,毫不相讓,而常常落下風的居然是這位蘇大才子。

相傳有一天,愛好佛經的蘇軾覺得自己修禪已經大有進步,于是便寫信向佛印禪師炫耀,說自己已經能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而收到這封信的佛印只寫下了兩個字讓書童帶回。

自詡寵辱不驚的蘇軾卻在家里坐立難安,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這位損友的評價。他興高采烈地打開回信,結果沒想到只有兩個字“放屁。”蘇軾一下子就坐不住了,決定親自找他理論理論,身為一個禪師怎么能罵人呢?

佛印看著蘇軾氣沖沖甩過來的回信,笑瞇瞇地說:“你不是順自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那?怎么這兩個字就讓你過江了?”蘇軾看著那放屁二字,明知道自己被耍了,卻也只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一直被佛印“欺負”的蘇軾自然也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可以損他的機會。作為一個和尚佛印卻并不是只吃素,有一天他剛想吃魚,結果蘇軾恰巧來找他,無奈之下,他只能先把魚藏到大磬里。

可蘇軾剛靠近就聞到了魚的味道,看著眼前假裝無事發生的佛印,蘇軾決定逗他一逗。他一早就發現了桌旁明顯的大磬,若無其事地“下套”,‘向陽門第春常在’的下一句為何?”

心里有鬼的佛印自然想不了那么多,一心只想將這個吃貨攆走,博學多通的他立刻對道:“積善人家慶有余”。

可剛對完他就發現了其中的問題,這蘇大饞分明已經發現了他的魚。意識到上當以后他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拿出魚,讓蘇軾美美的吃了一頓。

無拘無束反被小和尚懟

蘇軾和佛印兩個人就是一對歡喜冤家,兩人相處起來十分的隨意。有一次蘇軾去金山寺尋佛印,一進門就高喊:“禿驢何在?”可是,當時佛印并不在,只有一個小和尚。

雖然他們兩個互懟已經是常態,但在小和尚聽來禿驢這個稱號就十分的刺耳,是對師父的不尊敬。于是,他丟下掃把,很是隨意地回了句:“東坡吃草。”這四個字一出蘇軾愣住了,但沒一會兒他就跟小和尚道了歉。

作為一個文人蘇軾有自己的傲骨,但他從來不假清高。他愣了一兩秒就明白了雖然他與佛印很熟悉,相處模式也從來都是那樣。但在小和尚看來那就是對他師父不尊重,出言懟他也情有可原,于是他選擇了道歉。

小和尚見蘇軾真誠的道歉也并未對剛才的事情耿耿于懷,給蘇軾指了路就繼續干活了。那么這“東坡吃草”四個字妙在何處?為什么被稱為千古絕對呢?

東坡吃草的妙處

首先,蘇軾問的是“禿驢何在”這其中的禿驢指的自然是佛印了。可小和尚卻將它故意解讀成拉磨的老驢,告訴蘇軾那頭驢正在東邊的坡上吃草,而“東坡”又是蘇軾的字,一句話就將蘇軾改為了廟里的驢。

這番對答既為佛印和尚報了仇,又讓蘇軾挑不出任何毛病,只能吃啞巴虧,堪稱是千古絕對。當然,讓這位蘇懟懟熄火的可不止小和尚的巧妙作答,還有他意識到了此番問題產生的源泉。

說到底他們二人不管怎樣互稱也是自己的私事,公開場合下還是要注意言辭,蘇軾也萬萬沒想到自己不光贏不了師父在徒弟那也只能吃啞巴虧了,可這絲毫沒有打擊到我們蘇軾,他還是鍥而不舍的與佛印“作對。”

有一天,他們兩人又相約游覽西湖。本來良辰美景,好友做伴,是不可多得的愜意時光。可是突然佛印卻將一把有蘇軾詞作的扇子扔到了水里,并說:水流東坡詩(尸)。

蘇軾一聽頓時上頭了,他明白這是佛印在調侃自己,暗自思索如何才能扳回一城,正好他看到了岸邊一個正在啃骨頭的小狗,便回道:狗啃河上(和尚)骨,佛印聽完大笑不止。

還有一次,蘇軾和佛印一同打坐,蘇軾問佛印你看我現在像什么?佛印不疑有他,回答他像一尊佛。蘇軾笑了笑,說你知道我看你坐在那像什么嗎?就像一坨牛糞。

佛印聽完只是無奈地笑了笑,蘇軾本以為扳回一城,結果沒想到這一局還是他輸了。參禪最重要的便是見心見性,他將佛印比作牛糞就證明他心中有的也是牛糞,而佛印心中有佛。

他們兩個的相處沒有秉燭夜談,沒有歲月靜好,只有無休止的拌嘴。可這就是他們獨特的相處方式,高山流水覓知音,知音難覓,能得一兩個足以。

蘇軾和佛印之間的小趣事只言片語難以說明白,但他們二人獨特的友誼毋庸置疑。他們在一起時可以放下所有事情,就算去想如何捉弄對方,也會因為一時反應遲鈍而耿耿于懷。他們兩人是棋逢對手,更是高山流水。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