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真卿最特別的一件楷書,看懂你就會寫大字了!

《顏真卿書大字麻姑仙壇記》

潘奕雋篆題

顔真卿(七〇九—七八四),字清臣,別號應方,京兆萬年(今陜西西安)人,祖籍瑯邪臨沂(今山東臨沂)。唐玄宗開元二十二年(七三四)登進士第,歷任監察御史、殿中侍御史。曾為平原太守,世稱“顏平原”。唐代宗時官至吏部尚書、太子太師,封魯郡公,人稱“顔魯公”。身后追贈司徒,謚號“文忠”。

顔真卿書法精妙,擅長行、楷,初學褚遂良,后師從張旭,得其筆法。其楷書端莊雄偉,自成一體,世稱“顔體”,對后世影響深遠。顔真卿與歐陽詢、柳公權、趙孟頫并稱“楷書四大家”,其在書法史上的影響僅次于王羲之,后世學者綿延不絕。其代表作有行草書《祭侄文稿》《爭座位帖》,楷書《多寶塔碑》《東方朔畫贊》《郭家廟碑》《麻姑仙壇記》《宋璟碑》《臧懷恪碑》《李玄靖碑》《顔勤禮碑》《楊家廟碑》等。

唐永泰二年(七六六),宰相元載專權,以誹謗時政罪貶顔真卿為硤州別駕,后又改任吉州別駕。在吉州期間與僧、道、儒均有交流,寄情山水,沉湎詩文,詩文輯成《廬陵集》十卷。大曆三年(七六八)五月,顔真卿除撫州刺史,期間與道教相關的書籍頗豐,如為仙壇觀道士譚仙巖所書《馬伏波語》,以及《橋仙觀碑記》《南岳魏夫人仙壇碑》《井山華姑仙壇碑》《華蓋山王郭二真君壇碑銘》等,《逍遙樓》《麻姑仙壇記》也是這一時期作品,表示其對道教一定程度的尊重和欣賞。

《麻姑仙壇記》全稱《有唐撫州南城縣麻姑山仙壇記》,唐代宗大曆六年(七七一)四月刻立于撫州南城縣(今江西南城),顔真卿撰并楷書(時年六十三歲),全文九〇一字,撰記麻姑得道之事。此跡氣勢磅礴,筆力遒勁,為世人所重。宋歐陽修在《集古錄》中評:“此記遒峻緊結……筆畫巨細皆有法,愈看愈佳,然后知非魯公不能書也。”宋朱長文《續書斷》云:“觀《仙壇記》則秀穎超舉,象其志氣之妙。”

《麻姑仙壇記》流傳至今有大、中、小三種版本,以大字本最得顏書神韻。關于大字本原碑的流傳有多種說法,傳原石于宋末遭雷火焚毀,因此原碑尺寸、行次、形制已不詳;又傳宋時有原墨跡木刻本。

據文獻所載,元代建昌知府梁伯達曾重建此碑,今也未見有確切拓片流傳,明清均有翻刻本。然今所存宋拓,僅見橫木刻本,所見有如下八種:

一、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張之洞本

二、上海圖書館藏趙之謙跋本

三、上海博物館藏戴熙跋本

四、香港中文大學部文物館藏何紹基本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彭守約本

六、日本書道博物館藏吳云本

七、端方本(上冊藏上海龍美術館,下冊二〇一六年法國蘇富比拍出)

八、臺灣地區私人藏羅振玉本

另見費念慈舊藏一開,與以上八種皆為同木刻版拓出。由此可見,宋時有原墨跡木刻一說更為可信。

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藏《大字麻姑山仙壇記》宋拓橫木刻本,九〇一字足本,為彭守約、何子京、何厚琦、顔韻伯等遞藏。此冊共四十一開,冊高四十厘米,寬二十一點三厘米,碑文三十開半,帖封缺失,帖首潘奕雋篆題“魯公真跡”四字,帖末有今頗跋、鴻仿跋(光緒己丑)、阮氏跋(光緒丙申)、潘奕雋跋(嘉慶丙寅)、何慶湘尺牘、彭祖賢跋(光緒庚辰)、何厚琦四跋(民國三、五年)、顔世清(韻伯)三跋(丁巳)。

此冊日本二玄社一九六三年“書跡名品叢刊”(四〇)膠印本、清雅堂一九九五年珂羅版曾輯入,均為黑白印本。今福州寶玥齋獲東京國立博物館授權,由西泠印社出版社出版發行,首次全本原尺寸調頻網彩印,最大程度還原宋拓面貌,為學習“顔體”書法再增范本。

原本舊貌真實還原

題跋完整輯入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