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陳獨秀,近代上海還有哪些安徽人留下“高光時刻”?

5月27日是大陸共產黨的主要創始人、黨的早期主要領導人陳獨秀逝世八十周年紀念日。滬皖兩地學者相聚云端,舉行《近代上海安徽人》審稿會暨紀念陳獨秀逝世八十周年學術座談會。

《近代上海安徽人》由上海江南書院、上海社會科學院上海史研究室組織一批中共黨史和大陸近現代史學者聯合編寫,上海市文史館研究館員、上海江南書院院長、上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熊月之擔任總主編。該書記述的時段,主要是自1840年鴉片戰爭到1949年上海解放,有些人物事跡略有上溯與下延。根據“遴選重點,分立傳略,集成一章”的編寫原則,遴選出重要人物21位,一般人物近120人,包括政治領袖、革命英杰、洋務精英、教育大家、文學巨匠、藝術宗師等各行各業的杰出人物。人物編排上按出生年月為順序,對每位人物,主要遴選其在上海的事跡和功業。全書緊扣“安徽人物、上海地界、近代范圍”,以傳記體例,體現嚴謹通俗、圖文并茂。

與會學者認為,當前編寫《近代上海安徽人》一書意義重要。安徽與上海同處萬里長江下游,近代安徽的省府安慶歷來有“萬里長江此封喉,吳楚分疆第一州”之譽。在近代大陸歷史百年長河中,八百里皖江一直是安徽人走向外界的主要通道,上海成為安徽人順江東下的主要目的地。在上海從“東南壯縣”走向國際都市的歷史進程中,留下了無數安徽人的身影。進入新時代,安徽被黨中央、國務院納入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的國家戰略,迎來了新的發展機遇。上海江南書院經過較長時間的醞釀和籌劃,組織編寫《近代上海安徽人》一書,有助于全面梳理近代安徽與上海的歷史聯系,有助于達到宣傳安徽、傳播文化、促進融入的文化功效,展示了滬皖一體化進程的歷史深度和文化寬度。

有學者提出,安徽與上海本來就是一家。明、清以降,在南直隸、江南省時代首尾近四百年中,今蘇、皖、滬地域本歸同一省級行政機構管轄,自不用說,即使清代蘇(包括上海)、皖分置以后,兩省行政聯系依然極為密切。安徽設省以后,最初其省會仍寄設在江寧府即南京,直到1760年才遷到安慶府。尤其值得注意的是,江南分省后,蘇、皖兩省有一項極為重要的活動依然沒有分開,即江南鄉試。江蘇(包括上海)、安徽的秀才依舊需在南京的江南貢院統一參加舉人考試。江南鄉試的舉人名額相對固定,故競爭強、質量高,他們與全國各省的舉人統一參加會試時,往往名列前茅,占有明顯優勢。

與會學者認為,安徽人是近代上海移民的重要組成部分,人數眾多,特色鮮明,作用突出,影響巨大。他們在上海城市發展、經濟繁榮、思想文化創新、社會建設、政治演進等方面,都取得了重要成就。他們在上海的活動實踐和重要貢獻,極大地豐富、提升了上海的城市精神與城市品格,密切了安徽與上海地區的聯系,強化了長三角地區一體化,為紅色文化、海派文化與江南文化,注入了充滿時代特征的新鮮內涵。

有學者在精細統計后提出,研究近代上海安徽人還有鮮明的現實啟示。近代上海是典型的移民城市,人口來自全國各地。上海安徽人眾多,是由滬皖之間地緣、經濟、文化等方面密切的聯系決定的。安徽人在近代上海移民中,數量名列前茅,通常排在第三或第四位。改革開放以來,上海導入的安徽人較前更為眾多,表現也較前更為豐富,更為精彩。據2020年進行的全國第七次人口普查顯示,上海外來人口中,安徽人達242.64萬人,超過江蘇、河南、四川和浙江人,高居榜首,顯示出強勁的勢頭,為上海的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

在《近代上海安徽人》一書中,陳獨秀無疑是主要人物之一。有學者指出,如果說安徽出了個李鴻章,這是安徽對大陸近代化的重要貢獻;那么安徽出了個陳獨秀,就是安徽對大陸共產黨的重大貢獻。陳獨秀1879年10月9日出生在安徽省府安慶,雖然1942年5月27日病逝于四川江津(今屬重慶),但他發動新文化運動、傳播馬克思主義、參加大陸共產黨、領導大陸革命的主要地點,都在上海。可以說,陳獨秀一生事業的高光時刻就在上海。

會上,市中共黨史學會副會長、上海江南書院副院長、上海立信會計金融學院教授、《近代上海安徽人》主編之一徐光壽作了《陳獨秀生命的最后時光》的學術報告,上海江南書院特聘研究員、上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近代上海安徽人》主編之一徐濤匯報了叢書編寫提綱及進展情況。

據悉,該書將由上海學林出版社出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上觀每日熱點”,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

(欄目信箱:[email protected]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