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客以茶

人老了就喜歡回憶。年輕時我在淮安鄉下頗待過幾年。

曾經老淮安鄉下人是有很多忌諱的。譬如吃中藥,他不說喝中藥,而是美化成“吃香茶”。這么一粉飾,苦嘰嘰的中藥湯好像就成了充滿詩情畫意的香茗。

不過,那時候真的來客人了 ,鄉下人卻是沒有茶葉待客的。因為找遍整個村莊也不會找到一片茶葉。縣城或許有家把茶葉店,但鄉村沒有人賣茶葉,賣也沒人去買。飯都吃不周全,田里活計都忙不過來,誰還有閑工夫優雅閑適地弄一杯茶來吃?更是因為沒有那個閑錢。這是三四十年前的老話。

那時候,來客人了,如果是常客,那么渴了就自己找水喝,鍋里有,鍋里舀,鍋里沒有,湯罐里舀。實在沒有,缸里舀,咕咚咕咚仰脖子喝下去,大手嘴一抹,有事說事,沒事閑話。不常來的客,先坐,主婦趕緊一邊說笑一邊忙著到灶門口點火添柴,炒米茶,水鋪蛋,茶馓子。要么和面攤薄餅,沒蔥花用韭菜,一鍋薄餅半村香。起鍋上鍋蓋,菜刀切成菱花形,鍋里添水,水開,餅下鍋,滴上三五滴麻油或者菜子油。這便是給客人吃的,叫“餅茶”。蛋茶,馓子茶,餅茶,非貴客不能享受。炒米茶,是介于常客貴客之間的一道禮。鄉人講實在,給吃的才是真情,空肚子請喝水,哪怕有幾根茶葉,這叫什么待客之道呀?

農村里也不是絕對沒有茶。大約都在麥收之后,蠶豆麥子收獲了,天氣熱了,心也閑了。青蠶豆的皮收集起來,曬干,鐵鍋里炒煳,蠶豆皮卷成了碧螺春模樣。弄一個土缽子,沖上開水,孩子玩累了,大人口渴了,都可以喝。這是一種橙黃色的水,帶一點焦枯味,又有一點田野的芳香。大麥亦然,不過舍得用大麥炒茶喝的人家較少。河畔柳下的樹蔭里,農閑時人們有一些心思喝茶了,只不過,防暑降溫的用意更重一些。

又過了二三十年,青年一代當家了。客人來了,泡茶是常禮,區別是茶葉的檔次高低。要是進門就玩三個水鋪蛋,客人吃不下,主人嫌麻煩,更莫提上鍋點灶摸刀動鏟,煙熏火燎了。待客以茶,君子之交淡如水。

五十年前,“香茶”是不可隨意說的,哪怕說的真是茶,上年紀的會動氣,你壞良心了,我好好的你叫我喝什么“香茶”?那個時代,茶葉真是窮人不可想象的奢侈品,而現在,一杯清茶幾位好友,坐在一起聊哈拉,那是極正常的現象。快過年了,我將以茶待客,配上幾碟小點心,知音好友知我意請來一聚。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