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么

我的阿么是個和藹可親的老人,中等個頭,挽著髻,一身青布衣總是洗得干干凈凈。阿么特別疼愛我們,雖然她已離開好多年,可我總是難忘和她在一起的幸福時光。

我是在阿么的懷抱里長大。每回放學,一到家就能看見阿么在廚房忙碌的身影,她會說,“肚子肯定餓了吧,快去洗手來吃飯”,或者說,“多吃點,要多吃青菜”。我拿起碗筷狼吞虎咽地吃起來,從小到大我最喜歡阿么做的菜。

我阿公是個商人,長年在外奔波,為一家人的生計操勞。他病逝后,生活的重擔就全壓在了阿么的肩上。阿么含辛茹苦將五個子女撫養成人,并培養出了三個大學部生。她對讀書這件事絕對支持。

我在離家不遠的馬墅國小就讀,那時農村都是些彎彎曲曲的泥巴小路,一到雨雪天就格外濕滑。每到這樣的天氣,阿么就讓我中午放學別回家,她來送飯給我吃。記得有一年,雪下得特別大,路特別滑,那天中午好幾個同學都吃過了,阿么依然沒有來,在我快絕望時,阿么終于來了。晚上到家媽媽告訴我,阿么當天發高燒,本來家里人不讓她送飯,可她堅持親自給我送,由于發燒渾身無力,并不遙遠的路她卻走了將近40分鐘。因為她怕我餓肚子影響學習效果。那天,阿么因為怕飯菜涼了,便將盛飯菜的大茶缸放在棉襖里,這么一折騰,回家后她燒得更厲害了,足足在床上躺了一周。

阿么會在太陽好的日子,坐在凳子上納鞋底,做兒童穿的老虎鞋,做我們兄弟姐妹一年四季的鞋子,每一雙單鞋鞋底邊都是針線扣的花,棉靴子都有繡花。鞋墊則是阿么自己畫好了圖案用花線繡的花。那時我們兄弟姐妹的鞋子總會引起同學的羨慕。

隨著我讀高中、上班,見到阿么的次數越來越少。每回見到阿么,她總會拉著我的手問長問短,我也都盡可能地和她說詳細點。上班后,我看望阿么時都會給她一些零花錢,可她一分都舍不得花,積攢著到春節時給重孫們包壓歲錢。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我在異國他鄉的迪拜經商后,回家陪伴阿么的時間更少了。每次我回去,她都會拽著我的手不愿意放開,讓我陪著她哈拉。我便乖乖地坐在她旁邊,像小時候一樣聽她講那些陳芝麻爛谷子的往事。

后來,阿么離開了。我很后悔,后悔對阿么許下過的很多承諾未能實現:明明說好了要帶她去迪拜看一看一望無垠的大沙漠,去北京登長城,去四川賞美景看大貓熊……現在,我對家人的承諾總是會抓緊時間實現,我想,這是阿么對我最后的教導。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