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見

沒有想到,和他竟然就這么見面了。

我去他任職的公司辦事,閑暇時隨口問了一句,他好像在你們公司?熱情的同事立刻去找他。

我們是國中同學,當時家住得很近。那時大家關系非常好,我沒有腳踏車,每天上學他路過我家,都會在樓下叫我,我立刻飛奔下樓,跨上他腳踏車的后座,一起去上學。放學也大多一同回家,我們關系親密得好像一家人似的。

國中畢業后,大家各奔東西,那時沒有微信、行動電話之類的聯系方式,后來大家都搬了家,漸漸地失去了聯系。前幾年,國中的班代費經周折建了班級微信群,張羅了二十幾個同學進群。在群里大家禮貌地打了招呼,我和他也相互加了好友,說了幾句客套話,通過朋友圈,隱約地了解了一下對方的情況。

正沉浸在往事的回憶中,他走進了會議室。如果在路上偶遇,基本就是擦肩而過了,他胖了,發際線后移了不少。因為有之前的鋪墊,我們都迅速認出了對方,熱情地握手言歡。

時間尚早,大家聊了聊現在的狀況,還有班上同學的情況,其實大多內容我們都知道,但似乎需要尋找一個由頭才能開始話題的交談,我們都相互默契地回避著個人的家庭、職位之類的私人話題。

畢業以后的情況,也是簡單聊聊,半小時之后,大家一下沒了話題,出現了片刻的冷場。這時,同事叫一起坐車回去了。借機大家起身,還是熱情地相互道別,說要下次打電話再約時間好好聚聚。

回去的路上,我突然發現,我們只有微信,連電話號碼都沒留,也不知他的微信號是否就是行動電話號。這時窗外淅淅瀝瀝地下起了小雨,以前騎車他帶我時,遇到下雨,或是我鉆進他的雨披,或是我幫他打傘,一路上總是歡聲笑語不斷,還時常打趣班上誰又和誰好了之類的話題。微信上,同學群里曾經開玩笑地說過,幾十年沒見,遇到可要說個三天三夜。可如今這短短的半小時,大家似乎跨過了幾十年的人生。

年輕時讀魯迅的《閏土》,對后來魯迅和閏土相遇的酸澀和漠然無法完全理解,教材中的標準答案說是由于地位差異造成的。如今漸漸走到了人生的暮年,才慢慢理解其實并不完全是所謂地位的差異,更多的是隨著時光的變遷,每個人都會烙上不同環境的痕跡,不同的痕跡就是不同的人生軌跡,而軌跡大多是平行的。人與人的交往其實都是即時、都是當下,遠去的回憶永遠都是過去。

晚上我做了個夢,夢到了我們以前一起上學、放學的情景,也許人老了就是如此吧。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