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山雪凇

雨雪輕飄,空山鳥靜。

沖鋒衣、冰爪鞋、登山杖,一路向上,攀登熊山。

熊山在新化城北,是全縣海拔最高的地方。

元旦前一個寒風凜冽的傍晚,新化迎來第一場雪雨。

那夜,在城里,細細麻麻的雨夾雪開始飄灑,落在窗臺上,落在樹葉間,落在行人的身子上。我小心翼翼地在屋外走動,被路燈下的景致所吸引,駐足觀望,被寒風剝光了葉子的柳樹,柔軟的枝頭在燈光的映照下垂蔓著,枝節上掛滿了圓圓的水珠,像是一粒粒玉潔剔透的寶石,閃著晶瑩飽滿的珠光。寒意侵入身心,但我希望氣溫能再低點,雨雪再多點,那樣,熊山的雪凇會更加美麗動人。

如我所愿,氣溫真的到了零攝氏度以下。細細的雨絲變成了漫天飛舞的雪花,杜鵑樹、芭茅草、毛竹林的枝椏上,掛滿了潔白的雪花, 漸漸,庭院、道路、山林,屋檐、路燈都被雪凇一同打扮起來。

清晨,像是約好了似的,人們將車停在了半山腰,換上了裝備,一齊上陣,向上攀援,觀霧景、賞雪凇。

草砂油路上已經結起了一層薄冰。如果你是第一次來熊山看雪凇,或者是沒有經驗的游客,走在路面,你剛剛邁開腿,一個趔趄,就會摔一跤。有經驗的游客會走山間小道,踩著濕濕的泥土凍結的路面,“咯吱、咯吱”的踏雪聲打破了熊山的寂靜,卻并不能驚擾游客欣賞雪凇的美好心情。俏皮的孩子會拍打著雪凇,發出嘰嘰喳喳的響聲,冰碴飄散到空中,飛濺到我們身上,和呼出的熱氣融合在一起,讓周圍都變成白蒙蒙的一片。

一路上,雨雪凝結枝椏,晶瑩剔透,猶如白色的珊瑚綴滿枝頭。冰雨包裹著的雪凇里,有微微的暗紅,那是還沒凋謝的花蕾、花蕊;一叢叢、一束束、一蔸蔸的灌木和草叢披掛著雪凇,有如身著白色鎧甲的戰士,威風凜凜、氣宇軒昂。山溝處、小溪旁,漂亮的冰碴和冰瀑,與山石互補。

我們手腳并用,一步一步地攀援到熊山高處,那里是一個瞭望臺,遠遠看去,瞭望臺猶如一個純潔透明的卡通人物,萌萌可愛。待你走近,瞭望臺的四面墻和墻垛子上都披掛著厚厚的雪凇。我們登上瞭望臺,環顧四周,潔白靜謐,感覺天地間是一望無際的蒼茫,遠方的山際間如一絲長長的海岸線,腳下的山峰成了銀白色的“沙灘”,偶爾有一兩個峰頂露了出來,如大海中的小島礁。雪凇猶如開在冬日里的水仙花,扮靚了熊山的整個世界。

置身此景,我們顧不上抖落身上的冰碴,用心盡享這難得的寧靜,享受著大自然的神奇造化。雪凇自己的生命有限,只待陽光稍稍照耀,就會讓它悄然落去,化作一汪碧水流淌在大地的懷抱,一個轉瞬即逝的輪回。

我想,熊山杜鵑花年年開得那樣的緋紅與艷麗,是不是因為熊山的雪凇滋潤了土壤?

我想,人世有諸多寒涼,結出不同的冰凌與雪霧,但只要有希望如同一縷陽光,世界便能重回春日,生機勃勃。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