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走進一場夢

久雨后的晴日,第一次驅車去長沙。

在導航信號不佳、延遲提醒的囧況下,沿著路牌行駛100余公里,歷經兩個半小時,才抵達毛澤東文學院。這條通往夢想的路漫長而又充滿勇氣。

毛院有別于突兀聳立的高樓大廈,建筑僅有4層,青磚、白墻、香樟、庭院、小池,每一個角落都是一道風景線,與其說是學院,更像流淌著浪漫和古典氣息的精神家園。走進毛院,仿佛走進了一場夢,《文學的味道》《種蓮子開荷花》《從靈感到文本》,翻閱學員手冊上的課程表,早已滿懷憧憬。培訓還貼心安排了與文學期刊、報紙副刊、出版社編輯面對面交流的機會,脫貧攻堅主題文藝創作頒獎活動、湖南省長篇小說創作研討會,更是濃墨重彩的文學盛宴。學習期間,常有文友、高校學子旁聽蹭課,有的甚至坐火車趕過來,只為一見枕邊書上那個熟悉的名字。時不時有人念叨:“你年紀比我小很多,怎么來這的?來學習要哪些條件?”面對連環“拷問”,內心的幸福感不自覺地膨脹。在這個靜謐的院子里,從60后到00后,從大叔到小姑娘,因為懷著一顆熱愛文學、想要記錄世界的赤誠之心,因著同一個夢想,我們跨越性別、年齡、職業的差異,成就了一個單純的關系——同學。

雖然只有短短20天,但卻豐富而寶貴。聽課、讀書、碼字、聽風,晝與夜在讀寫中交替;和小組的伙伴們討論小說寫作,排練話劇《家》,在報告文學沙龍上,聽汪雪濤老師臨場答疑,晨與昏在渴求與快意中更迭。“散文是一個瞬間的爆發點”“文學能為我們的生活找到一個出口”“你們只要去寫,我就能幫助你們,你們不寫,我毫無辦法”這些滾燙的句子與我平日所思所想不謀而合,內心得到極大的鼓舞。我忍不住打開電腦,寫《幽靜的出口》,剛敲出開頭,又趕往報告廳繼續下午的學習,一邊凝神聽課,一邊攥著腦子里微妙的小感覺。挨到晚上,才擠出時間把文章寫完。這是今年寫的第一篇散文,久違的靈感,暢快淋漓的書寫,一直到凌晨3點。好幾年沒有這樣的體驗,因為寫一篇文章、一首詩,激活麻木的交感神經,腦袋持續處于點燃狀態,睡眠也悄然流失,這樣的夜被打上了詩意的“烙印”。

“酒店還招人嗎?我想來當服務員,工作完就碼碼字。”在毛院附近的餐廳,室友以莫如是自薦,一定是一種由衷的向往吧。身處毛院,大家仿佛從樊籠中抽離出來,柴米油鹽、家庭瑣事暫時被擱淺,話題聚焦于文學創作,談人生、談閱歷、談怦然心動的感覺,分享初戀、婚姻、轉行、夢境等私密的小故事。在這里,我樂意打開自己,把不夠成熟的小說拿出來接受檢閱和評判,和一位沒有深交的同學述說創作之路的點點滴滴。因為真誠,以往毫無交集的時間和空間慢慢縮小;因為文字,一個人與另一個人發生心靈的碰撞。

十月的風吹過,桂花香著,銀杏葉、楓葉黃了,都長出了薄薄的翅膀,在風中飄飛的時候,仿佛隨時會把人帶進一場夢。站在毛澤東文學院的匾額下,我總覺得,一個奔向而立之年的人,也可以活得更詩意一點。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