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譜記

我15歲那年,生產隊讓我當了保管員。隊長把隊屋的牛尾鎖鑰匙塞進我手里時,我并不覺得自己承擔了多大責任,只是對谷倉充滿了向往。正是青黃不接的時節,家家都是吃稀不拉嘰的菜糊糊,一頓飯好像幾泡尿就屙掉了。谷倉里興許藏著一些能吃的東西呢,比如沒有播種完的花生黃豆之類。于是那天,趁著社員們都上山做工去了,隊屋里沒有別人,我悄悄打開了倉門。

可谷倉里空空蕩蕩的,除了倉角蹲著一只積滿灰塵的木箱,啥都沒有。箱子四四方方,是樟木做的,紅漆斑駁,笨重老舊,倒像是裝著一些秘密。但既然沒有可飽口腹的東西,我對它也就沒了興趣。我不輕不重地踢了它一腳,怏怏地裝上倉門,重新把它和那股嗆人的霉味兒關在里面。沒過幾天,六月六到了。六月六,曬紅綠。隊長吩咐我將族譜曬一遍。我這才曉得,紅漆樟木箱里是何種寶貝。隊長特地交待,那是祖宗傳下來的東西,千萬保管好,不能讓它長霉生蟲,更不能被竊失傳。我拭去箱子上的灰塵,箱蓋上“資江陶氏族譜”字樣赫然顯現。我小心翼翼地將那些古色古香的線裝書拿出來,放在曬簟里,攤開晾曬。大概有十幾二十余冊吧,全是發黃的紙張,字跡倒也清晰,只是,以大陸小五年級的文化水平,完全讀不懂那些文言文,也認不出眾多畫像中誰是我的直系祖宗。所以,我隨手翻了翻,滿足了一下好奇心。

不過,我還是認出了其中一冊兩江總督陶澍的畫像。這個人實在是太有名了,村子里到處有他的傳說。比如村口懸崖上,曾建有供他讀書的涼亭,據說他一吟誦,七星巖上的石星星就閃爍不已。又比如,幼小的他以口語吟詩,難倒過抄錄的塾師,“咪嘛一小舟,娑婆水上游”之類。至于陶澍私訪南京懲辦貪官的故事,更是為鄉親們津津樂道。前些年我去南京旅游,特意去了總督府——原來他的總督府后來成了蔣介石的總統府,真是牛啊。全村戶主都姓陶,無疑是同族同宗,但自己和陶澍到底是什么樣的親戚關系,我很久都沒有搞清。

上世紀九十年代,熱心族人發起修譜。當然是件極好的事,我積極地交了贊助款,呈上自己的資料。沒幾年,《資江陶氏八續族譜》便大功告成。只是,我去年才得到總譜第一冊及載有自己名份的一本分冊。我再次從祖宗群像里看到了官儀凜凜的陶澍,還有陶侃、陶淵明等。細讀之下,終于明白,資江陶氏乃長沙郡公陶侃后裔,元朝前,由一個叫陶升的老祖宗從江西吉安遷徒至安化資江河畔,繁衍至今。資江陶氏分為奇、良、端三房,我屬奇房,而陶澍在端房。陶澍是英字輩,我是用字輩,我小他六輩。老家石磅溪為陶氏祖業,山青水秀,風景優美,是有名的避暑山莊,陶澍在這出生長大,這里到處布滿他的故事,也就不足為怪了。

水有源,樹有根,人有祖。祖宗是我們生命的源頭,族譜則是我們的文字血脈。能入族譜,令人欣慰,我們的后代可以在此讀到我們了。我自然而然地聯想起,我曾翻曬過的那一箱族譜。我還不知它是第幾續呢,不知它還在不在。于是打電話詢問鄉下的堂弟少吾。少吾卻說,解散生產隊,拆掉隊屋之后,那箱族譜一直由村支書保管著,可是前不久忽然不見了,不知被誰偷走了。我多少有點失落。不管那一箱族譜流落到誰手里了,我只希望占有它的人能善待它,如同善待我們的歷史。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