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酒

中元節起源于一千多年的東漢時期,由古代的人們秋嘗祭祖演變而來,到如今成為百姓人家祭祀仙逝親人的傳統節日。這一天的心情是沉重的,想想自己生活經歷的不如意,想起逝去父親曾經的心酸,心里不是滋味。遂心從行動電話里找到一首歌《爹娘的恩情還不夠》聽一聽,沖釋下內心的苦澀味。里面有句歌詞“為了兒女吃盡了苦頭,想給老爸斟滿一杯酒”。聽到“酒”這個字眼,勾起了過去時候父親喝酒的一些軼事,從腦海深處的角落里慢慢清晰起來。

八十年代孩童時的家里是窮苦的,雖然勉強能填飽肚子,但是對于尋常的莊稼人,酒是奢侈品。只有在過年節或者來客人時才會問道酒辛辣的香氣。在我的印象里父親的酒量很差,并且喝一點就紅臉,所以從來未見過父親酩酊大醉的樣子,更不得見耍酒瘋的壞脾氣,喝過酒也極少耽誤手里的活。那時的父親年輕力壯,一年忙忙碌碌,整天不得閑,春夏秋在地里營生莊稼,冬閑時做點小生意。有一年的冬天,天很冷,天時常下雪,凍滑濕路,卻沒能動搖為生活打拼的父親。他做起了販牲口的生意,騎大輪車去六百多里以外的河北販幾頭毛驢回來,去集上賣。那個年代,驢是農村拉車、犁地干農活的主力。其實也只有生活狀況好點的人家才買得起,這樣販牲口的生意應時而生。這天,父親和幾個同村的生意伙伴趕著毛驢正往回走,天又下起了麻麻密密的雪花,路又濕又滑,驢蹄打滑跑不起來,車子也無法騎了,只能慢吞吞地走著。父親額頭上的汗水和著雪水,騰騰冒著熱氣溢散進棉帽沿的周圈。以往晌午過后就能到家的路程,那天到家已經是下半夜了,炕上的我已經睡熟了。“娘卻放心不下,似睡非睡得躺著,聽到敲門聲,知道平安到家了。父親進屋暖和著,母親趕緊燒火做飯,特意熱上了一壺酒,讓父親喝點酒驅寒解乏。母親給父親斟滿一盅酒,靜靜地看著他喝下吃著菜,母親瞅著父親疲憊而又紅砂的臉,眼里噙滿了淚花。或許這是父親喝得最有滋味的酒了”。這是后來聽母親講的,卻深深地埋藏在我的腦海里。

長大一點的我讀完國小,到縣里讀中學,經常住校,回家少了。放假回家,偶爾碰到家里來了親戚,父親會極力挽留親戚吃頓飯再回去,雖然那時的生活并不寬裕。酒和菜上桌,孩子們一律不得在桌邊玩,這是父親立下的家規。父親的酒只喝一點點,卻熱情的勸著親戚多喝點,唯恐招待不周。所以在我年少時認為的想法里,“家里來客人,父親像變了一個人,酒讓他失去平時慈祥的父愛”。

歲月如梭,年輪催白了父親兩鬢的黑發,成年的我結婚了。婚后的第一個春節,大年三十晚上,媳婦幫著娘張羅了滿滿一桌子菜。我給父親斟滿一杯酒,他顫顫巍巍地端起酒杯說:“兒子你已成家立業,過年了,咱爺倆喝一個。”父親抿了一小口,咧著嘴笑了,也笑也說,這酒真香呀!一家人其樂融融的笑聲彌漫著整個除夕夜,這個年夜喝酒成為父親這輩子最開心的事了。

父親不知疲倦的勞作,是他的身體大不如前,五十多歲的年紀看上去像六七十歲的人。我結婚兩個月后的那個春天里,再一次田間干活時,病魔無情的剪刀,剪斷了父親的生命線,讓他突發疾病,轟然倒下。倒在他掙扎一輩子的土地上,我撕心裂肺的喊著父親,“你醒醒你醒醒”,天地驟啞,氣息一點點迷失……另一個世界好冷啊!我拿了他珍藏多年的兩瓶酒放在他身旁,但那邊冷了,喝上一口暖暖身子,不舍得不舍得,帶著不舍離開了。內心知道酒不是父親這輩子的最愛,但是兒的一片孝心。

父親的酒承載了一輩父愛的回憶,教我學會了做人,學會了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又是一年中元節,千古相傳,聽歌思人,聽著爹娘的恩情永遠還不夠,心生感傷,真想再斟滿一杯老爸的酒,寄望閃閃的酒光中重現父親為兒女吃苦受累的情景。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