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你日漸蒼老

我的母親八十多歲了,長年住在鄉下。

老家的村子,位于豫西丘陵地帶。我家的院子緊靠一個陽坡,迎面可見盤旋的山路和層層梯田。母親喜歡這樣的環境,多少年了,她都不愿離開。

前幾天,母親打電話說,腿疼,睡不好覺。說完,嘆了一口氣。

聽到母親的嘆息聲,我心里不由一陣難過。年少時,我總想著逃離。先是外出求學,后是參加工作,像鳥一樣越飛越遠。我真沒留意過,在歲月的塵埃里,母親已經一天天蒼老了。

我決定回家看望母親。

一路輾轉顛簸,到家已是中午。母親正坐在屋門前打瞌睡。看到我,她先是“噫”了一聲,旋即臉上綻開燦爛的笑容。

我從包里拿出兩雙老北京布鞋,蹲下給母親試穿。

記得小時候,我們穿的布鞋都是母親親手做的。做一雙鞋,要經過描鞋樣、制鞋襯、選鞋面、納鞋底、绱鞋幫等工序。母親忙了一天,打發我們睡下后,就坐到床邊,在昏黃的油燈旁,開始納鞋底。針線發出刺啦刺啦的聲音,搖籃曲一樣催我們入夢。有時針不利了,母親就在頭皮上蹭一蹭,有時扎了手,母親就把指頭放到嘴里吮一吮。母親就這樣一針針、一線線地把對我們的愛縫進鞋里。

母親穿我買的布鞋,卻是生平第一次。看著母親的腳,我的眼睛有些濕潤:這雙腳寬大厚實,趾關節因長期勞作變得特別粗大,腳面皮膚松弛,腳掌布滿老繭。然而,正是這樣一雙腳,長年行走在鄉間泥濘的田埂上,行走在坎坷不平的山路上,給我們這個貧寒之家帶來了希望。

母親穿上新鞋,站起來走了兩步,嘴唇嚅動了半天,也沒說出一句話,就轉過身去抹起了眼淚。

中午,母親做酸菜蔥花雜面條。柔韌的面葉,褐色的酸菜,金色的黃豆,翠綠的蔥花,太誘人了!雜面條味道醇正,我吃得呼嚕呼嚕的,像小豬一樣。一抬頭,發現母親正看著我,臉上盡是滿足與幸福。我的心一抖,這樣的場景似曾相識。小時候,每逢考試,母親都會做這樣的飯,給我鼓勁兒……

那幾天,母親做的都是我喜歡的飯菜:南瓜絲撈面條、麥仁面片、蔥花油饃、疙瘩湯、仙草湯、素餡扁食、蒜調饸饹。每一樣,都帶著母親的深情。每一樣,我都吃得大汗淋漓。

如果說世上有種甜美的鄉愁,那便是母親的呼喚。如果你愛你的母親,那就回去看她,吃光她給你做的飯菜。

一個禮拜到了,我得走了。聽說我去買車票,母親的神色立即暗淡下來,但她沒攔我,只是站在家門口目送我離開。

母親的目光清澈、溫暖,充滿慈愛的力量。我不敢回頭,不忍與母親的目光相對。當翻過一座小山,看不到母親時,我卻仍能感覺到她的注視。在那注視中,母親分明在說:“孩子,你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媽祝福你們!”

她一定是這樣說的!

因為,她是我的母親!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