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的夜

一個吹著微風的傍晚,我忍受不住孤獨的凄涼,步出陋室,走向那條江邊綠道。

司法學院駐守在路邊。黃昏下,它仍是那樣的神秘和孤獨。門崗猶如神般存在,被幽靜的環境和夕陽一同供奉在那里,神秘而又高不可攀;圖書館里的燈亮著,求知若渴的人們或在桌前奮筆疾書,或在電腦上敲出一個又一個文字……

光線一絲絲抽離天空、大地和叢林,各種鳥萬聲和鳴,用歌聲歡送光明。夕陽西下,高樓上閃爍的霓虹燈光連成了一片,為這座城注入了一束束希望,為夜幕涂上了濃重的色彩,彰顯著城市的活力與魅力。

紅綠燈有人沒人一樣明滅,操縱城市的手永遠躲在看不見的地方。

路兩邊停放的車輛整齊劃一,不敢越標線一步,我如檢閱一般,獨自走過。

耿直的道路一波又一波運送著南來北往的人們,宛若永不疲倦。

寬大的廣告熒屏閃亮著五彩繽紛的畫面,LED流動字幕映射出門店的身影。

海聯路與仲愷路交接的十字街口,是一處小吃夜市。膻味的羊肉串,辣味的鴨脖,奇香的臭豆腐。攤位上燈火搖曳,爐灶上火苗跳動。攤主的吆喝聲和燒烤架上烤肉發出的滋滋聲響攜著醬料與肉的香氣在街道上飄散開來。

海聯路的東邊有一家書店,它是個別致的存在,那里偶爾會舉辦讀書活動,我時常去旁聽,看他們燃燒才華。

書店旁邊是一家茶店,門口臥著一條狗。狗的主人是個擅長茶道的中年婦女。每次路過,我都能看見她在一張古舊的桌旁擺弄茶具。

輕快舒緩的音樂從藍月亮酒吧窗口溢出,酒吧內,燈光搖曳。幾處臺桌,都坐滿了客人,人們邊喝著咖啡,邊輕輕地交談著或脈脈地相望著。浪漫的氣息彌漫在酒吧。門口圍了幾圈年輕的孩子,一邊拿著行動電話低頭刷刷刷,一邊等空位。

海聯路西邊的店鋪可蕪雜了,古玩鋪、房產中介、美容店,林林總總。小店大多金碧輝煌,店主容光煥發。我很少走進這些小店中去,它們陳列的東西與我無甚瓜葛。我只接近那些與自己氣味相投的東西。比如路邊那些四季鮮明的大葉紫微,樹下零零散散的攤販……

我經常站在樹下聽那個賣蘋果的老漢胡吹亂侃。他吞云吐霧時的笑聲,有種詭異的詼諧。城管很少來這里,來了他就叼著煙蹬著三輪車跑,不來他就這么閑散地擺攤。煙霧從他頭頂飄過來,還是那種烈性的自制煙草所特有的氣味。我大聲說:"生意可好?"他有種難得的隨遇而安的心態,"就這么熬日子唄,天塌了也這么過。"他嘿嘿一笑。

矮墻邊賣板栗的大叔,是個河南人。每次經過他的攤點,都能看見他揮動鐵鏟熟練地翻動鐵鍋里的板栗,濃郁的香味一下就飄進我的鼻子。挨著他閑坐的,是三兩個無所事事的退休大爺,它們或是擺張報紙下盤棋,或是邊抽煙邊侃大山。悠閑的姿態,與不遠處大道上奔流不息的車流對比鮮明。

江邊人不少,小路像一條條絲帶將人傳送到江邊的綠道。

遠遠望去,城市恰似一個平放的大花盆,女士們像花枝、像花朵,不斷從那盆里伸展出來、綻放開來。花的旗袍,花的裙子,花的綢衣,從高樓從小巷款款飄忽到江邊,匯成一條花的河流。此刻,溜街的人是香的,也香了江邊綠道。

一對戀人站在綠道邊的榕樹下,時而牽手對視,時而相擁在一起,一旁經過的路人對此見怪不怪,熱戀的舉動受到夏夜城市的包容。

不經意間,一切都站在夜幕里了,木棉樹葉變成黑的一片,三角梅的紅色已經黯淡;天上掛滿星星了,月亮羞答答、滿臉紅暈的從鋼筋混凝土叢林中姍姍而來,漸漸地亮麗,漸漸地退卻羞澀,照耀著城市里的男人、女人們。

遠處工地趁著夜色在不停地工作,夯實鋼筋混凝土柱子的錘擊聲特別巨大而有節奏,一陣又一陣轟響,砸向地心的力量巨大,那是要樓宇生來就有根,就扎實穩固、牢不可動,錘擊的聲音增加了夜的魑魅。

白天,江邊綠道如美女的臉頰,襯托著珠江,襯托著濱江路,是城市一道美麗的風景線。入夜,音樂響起,江風隨著樂韻,一群廣場舞者滿載抖動的遐想,踏歌而舞,美感盡情地飄送,幸福地展示著女性的身段之美;兒童騎在童車上,童車載著長輩的愛,歡快地轉動著;江灣橋下,一群戲曲愛好者,唱的是粵劇,隨著伴奏的樂曲聲起,輕柔婉轉的粵曲蕩漾在綠道上空。

一只野貓蹲在果皮箱下聽得陶醉,被我的突然到來嚇得跳起來,出溜一躍身從我的腳下沖過,爬上一棵木棉樹的枝丫,綠汪汪的眼睛盯著我不友好的察看。望著蹲在樹上的野貓,我狠狠地跺了一下腳,貓"喵嗷"叫了一聲,從木棉樹上跳下來,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一顆流星受了驚嚇,一頭墜進了江水之中,我回頭向江里望了一眼,它正眨著眼睛在江水里笑……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