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的憂傷與靜美

深秋,萬物蕭瑟,草啊、樹啊都齊刷刷地披上了金袍,呈露出讓人炫目的金色。隨風飄落的葉子,鋪成一地錦繡,金燦燦的,軟綿綿的,像一席厚厚的地毯,踩在上面帶有一點彈性,伴隨著沙沙的聲響。

偶爾,一陣秋風吹過,葉子就會隨風在你的腳邊舞蹈,像一只只蝴蝶。淘氣的孩子也會踩著落葉跑來跑去,或抓起一把葉子向空中拋撒,然后追逐著紛紛揚揚的落葉嘻嘻哈哈。最引人駐足而望的是那些把自己融入銀杏美麗中的拍照者,他們或三五成群,或形單影只,或攜家帶口,擺著各種拍照的姿勢,只為留下銀杏的美,留下自己燦爛美好的一刻。我有一個朋友,不辭辛苦和麻煩,更不懼寒冷,脫光了鞋襪,赤腳踩在厚厚的銀杏葉上,來回走了好幾趟,趕在清潔工清掃之前,拍下了在銀杏葉上赤足的樣子,更特別的是拍下了銀杏葉上的一雙美足。

行走在光影斑駁的林間,感受暖暖的陽光,那是一種妙不可言的美麗。金黃的落葉搖曳出了深秋最絢爛的那一抹色彩,把秋的美渲染到了極致。銀杏的美,美在云淡風輕,美在不經意間,美在毫不張揚,一不留神就撞入你的心間,落入你的眼眸,有種千帆過盡卻只為你而留的浪漫。可這番美景終歸被掃走,美麗的金色還沒入眸便已成塵土,秋風也不禁嗚咽。

最近看過大陸臺灣著名學者齊邦媛的《巨流河》之后,又是深深的感慨和嘆息。書中寫到:大學部三年級開學后,朱光潛老師已辭掉院長工作,專任外文系教授兼主任,他邀我們幾個去他家喝茶。那時已秋深了,走進他的小院子,地上積著厚厚的落葉,走上去颯颯地響。有一位男同學拿起門旁小屋內一把掃帚說:“我幫老師掃枯葉。”朱老師立刻阻止他說:“我等了好久才存了這么多層落葉,晚上在書房看書,可以聽見雨落下來,風卷起的聲音。這個記憶,比讀許多秋天境界的詩更為生動、深刻。”此情此景讓齊邦媛把那一院子落葉和雪萊的《西風頌》中的意象聯想在一起,深感歲月凋零之悲中有美,深深感念落葉對她生命品位的啟發。齊邦媛還寫到:朱光潛先生在抗戰時期已是名滿天下的大學部者,他的《談美》在當時是中學生以上都必讀的“開竅”之書,估計他都沒想到,不讓掃落葉這件事會深深影響學生對秋之美的理解。什么是情調,什么是品位,什么是意境,不用多說,只是你的一個行為,就意義深遠。

小時候小伙伴之間有著一個不為大人所知的秘密:把干凈漂亮沒有斑點的落葉放進書里,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落葉就會變成綢帶。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美麗的綢帶只是奢侈的想象。我想象那美麗的落葉像一只只蝴蝶俏立于我的發梢,瞬間覺得自己就是一位漂亮的小公主,于是帶著憧憬把費了很大勁兒找來的漂亮落葉小心翼翼一片片放進書頁,然后一一撫平,同時放進的還有無限的期待和想象。一天一天地扳著手指數,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落葉并沒有變成綢帶,卻變成了一枚枚漂亮的樹葉書簽,像一只只蝴蝶在紙上翩躚,以另一種美麗回味于書里,存留于我的記憶里,帶給我許多童年美好的想象和美的啟蒙。落葉的美,那是時光的凝結和生命盛放過后的沉靜。總有一片落葉,唯美了這個秋天,回味了你的童年。

可是,現實生活中,又有多少人懂得落葉的情調、落葉的靜美、落葉的華麗呢?誰又會踩著落葉感受生命的美好?那一份生命怒放之后的沉寂與靜美,在浮躁的塵世蕩漾起詩一般的漣漪。我喜歡踩著落葉的聲響,回味曾經走過的人生。人的一生就如這一地銀杏落葉,由蒼翠蔥蘢到枯黃衰敗,最終回歸大地,但,即便是終將走向沒落,也要如銀杏一樣在生命的最后閃出耀眼的金色。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