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有很多男生打電動就可以很快樂?-有一次我爸在我打CS時候問我:有什么可玩的

這個問題在我上學時候就思考過,那時候我很沉迷CS,癡迷到聯考中午間隙,別人要么趕緊休息,要么再看看習題,我就直接進網咖擼CS……

家中有一個酷愛釣魚的老爸,可以為了釣魚凌晨起床開車去上百公里遠的地方釣魚.“野坑”的特點就是環境也相對“野生”,雜草叢生,蚊蟲叮咬,飯都吃不了一頓正常的,有時更是可能連飯都吃不上,風吹日曬也沒地方遮擋,因為地形原因不是哪里都可以扎遮陽傘什么的,枯燥無聊且單調,在我看來簡直就是找罪受。

有一次我爸在我打CS時候問我:有什么可玩的,天天玩?

我決定轉守為攻,對他發起了靈魂拷問:你為什么這么喜歡釣魚?

然后老爸沉默了一瞬間,這一瞬間貌似時間都靜止,你能清楚看到老爸表情的微妙變化,猶如一個“影帝”在熒屏上演技炸裂的瞬間,哪怕一毫面部肌肉的微微變化你都能察覺的一清二楚,邊思考邊回答的說道:釣魚的時候,那種一個人,什么也不想的狀態,就好像整個世界都很靜….

人生總有某些時刻你是會頓悟的,來的突然,卻又好像久等的老友,我爸講完這句話,我就秒懂了。

我打CS,他釣魚,不是因為本身這個行為或者活動有多好玩或刺激,甚至本人也會跟旁觀者一樣覺得枯燥無聊。但是在進行這個活動的時刻,我們的身心都是放空的,什么都不想,什么煩心事也不會來找你,我覺得這跟“沉迷”完全不是一個境界的東西,你會覺得你內心到了一個平衡點。

其實作為游戲從業者,都會知道游戲設計有一個理論:心流。我對此并沒有非常深刻的研究,在我的理解來看,就是游戲設計時候,通過所有可利用的條件,來使玩家達到一個感官與心流的通暢合一的回路。比如玩消消樂,幾行方塊消失的瞬間;打戰地,擊殺時的跳字;打只狼,一次完美的擋返…這些特定的瞬間,都是玩家達到心流的地方。如果這可以解釋我們愛玩游戲。那么如何解釋,我們會特定選擇固定的游戲來玩?

有的人現在依舊還是愛打“傳奇”,“WOW”,“CS”,“老War3”。。。

這說明心流只是游戲讓玩家接受的第一階段。

現實世界往往是言不由衷的,就比如如果一個人不想理你,你約ta,ta不會說你很煩,而會說:對不起我很忙。又比如吵架的一對情侶,明明想說為什么你不可以多愛我一點,但是說出口的卻是:我們分手吧,哼~。

所以心流無法成為公式,有時候刻意的設計反而事與愿違,這就是為什么很多游戲的續作被原作粉噴。可能同樣的煙,什么都不換,只換個牌子,你就不愛吸了。

當我們重復一種娛樂的時候,快樂到底從哪里來?心流本身是會帶來快樂,但是不足以支撐我們保持不變,帶來同等快樂的游戲比比皆是。拋開心流的表現,我發現真的是那種平衡點,會讓你“根本停不下來”。在追求心流的同時,其實一直在找那個平衡點,找到了,一切都會和諧,內心就會很平靜,一切煩惱都會在那一刻湮滅。但是在這之前,你深陷的是一個迷宮。這條通路只是在你從事某項娛樂時候,不小心找到了。所以同樣是游戲,只有你在某個特定游戲下找到了通路,你就會“沉迷”。但是當你每次重復走這條路,你會熟悉。這個時候,其實你不會“沉迷”。就是說不會不顧一切的玩這個游戲,但是你知道,當你需要內心平衡的時候,就來玩這個游戲。

這種內心無雜念的感覺,其實到了這些年,如果那天什么也不做,寫了一天代碼,有時候狀態也會感覺同樣,不會覺得累,只是覺得舒服。

所以現在,每到周末,我就趁孩子上補習班的間隙,打打R6……

真的,當你再次熟練的打開你熟悉的游戲界面,或者開始你熱愛的活動,你可以刻意的留意下,當你覺得開心的那一刻,是不是根本不是什么虛榮,成就,滿足。其實只是很簡單的因為:

那一刻,你的心如明鏡。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
    暫無討論,說說你的看法吧